18 May 2017

吸血鬼的财智游戏





社会舆论热火朝天超过一个月,警方才动手扣押JJPTR(解救普通人)创办人李宗圣涉嫌欺骗,不知执法当局有什么錦囊妙算把李宗圣的团伙绳之以法。

JJPTR搞的是金銭游戏,在此之前,向公众筹集资金并以高达每月20-30%的利息作为诱饵,叫做快速致富。警方从各方搜集的资讯,这个組织过去两年水深静流从数万人吸纳了17亿令吉。李宗圣对JJPTR崩盘自称一笔5亿令吉的款项因电脑遭到骇侵而全盘皆落索,但他沒有报案寻求助查。

东窗事发后,28岁的李宗圣不断表演将负全责而不会逃到国外避难的英雄之姿。他提出匪夷所思的建议,即另开盘口由新的投资者注入新的资金,以便新的资金可以偿还旧账。这种以良币救劣币的招数到底能有多少号召力,至今未明朗,李宗圣要求投资者给他5年时间收复失地,但多数人连5个月也沒耐心等待。他们宁可要回母金也不期求什么利息,但这艘船说沉就沉,已经无法航行。

李宗圣几天前在吉隆坡露脸,退还约100名残障人士的投资资金,这一举动是想藉着关怀弱势群体而得到赞扬和洋溢着仁慈精神,但这冰山一角的惺惺作态,还是无法平息数以万计的投资者的怒气。

JJPTR瘫痪后,至今只有5起报案,李宗圣与两名左右手落网,警方是針对一名巴生人投报遭欺骗约5万令吉而採取行动。在过去的快速致富的金銭游戏一旦有风吹草动,个别投资者都不急於报案查办,希望给老板机会想办法补救。其中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多年前以卖金条兜客而付出丰厚月息的公司遭到国家银行对付,那时数以千计的投资者责骂执法当局破坏他们的好事。结果是,一些主要负责人面对洗黑銭的提控,最终无罪释放,而投资者有没有取回款项,相信不了了之如此这般落幕。

也因为过去筹资付高利息的生意勾当多数逃出法律制裁,李宗圣恫言法律拿他没办法,潜台词是,他倒了大家抱着一起死,这也影响了投资者投鼠忌噐。

在檳城,真多“财智过人” 的年轻人以金銭游戏说出天方夜谭的故事能翻手为銭覆手为财,只要他们开业后能以后继之力付出利息,口碑一传就有人蜂涌加入,组织越搞越大。但是,十个瓶子七八个盖终会因资金运作呆滞而露出尾巴。而多数金钱游戏的设计者都会在最恰当的时机找藉口逃之夭夭,目前盛传有多家公司已尾随着JJPTR将仆街。

究其历史渊源,金钱游戏是由多层次传销蜕变出来的吸血鬼。参与的民众图的是能每月吸血二三十巴仙的利息,比做大耳窿还要轻松,而老板喂养了大批的吸血鬼之后,最终把他们呑掉。

一个贪字可以是金銭游戏的关键字,据说,檳城不少政治人物,新闻从业员以及各领域的专业人士都参予“被解救的普通人” 计划,碍於面子只好哑吧吃黄莲,在金銭诱惑面前,“财智” 往往缺乏智商和流量。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8-5-2017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