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May 2017

敦马替希盟挖坑


在野党在来届大选将推举谁是首相,各党各怀鬼胎的盘算已使到希望联盟内讧互捅。土著团结党实权顾问敦马哈迪和主席慕尤丁在公正党大会上以假动作拒绝高举“安华是第7任首相”的大字报,明打明就是不能苟同公正党一厢情愿的梦想。

对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而言,只要希盟夺下布城政权,就可使用一切法律手段扫除障碍,如获得最高元首特赦,释放后可通过补选重出江湖,而旺姐会以过渡首相的身份安排丈夫回归。这也说明,希盟可以为一个人的欲望操弄法律。

在这个阶段筹谋安华回笼简直不可思议,在希盟中谁将赢得最多议席而当老大根本没有任何可靠迹象。刚加入的土著团结党,敦马凭藉过去叱咤风云的余威,如今后来居上试图领导希盟,他当然希望自己、儿子慕克里或慕尤丁一马当先,然而,土团党到底有多少号召力也只是执掌人自我感觉美好,并沒有实际的势力看好土团党可以震撼巫统。敦马如今倚仗行动党鼓吹华社以救国的名乂扶植土团党,希望火箭复制壮大伊斯兰党的模式为土团党注入激素。但如果依循上届大选的选绩,即使行动党有幸成为最大党倒是很不幸,在当前主要是马来人争权夺势的战争中,行动党只是见机行事,依附在那一个最强的马来政党在政权上做个安乐公。

土团党若崛起又将是华社的灾难。国阵曾因伊斯兰党以宗教进逼而在国内競比伊斯兰化,这已使到非穆斯林忧心忡忡至今难解。土团党打的是种族牌,若一朝占有不可轻估的一席之地,必然鼓吹马来族群的利益高於一切,而敦马22年的铁腕统治,已证明摧毁民主、人权和自由绝不手软,尤其是华社在经济和教育上的权益,敦马施刀狠斩驾轻就熟。因此,在宗教上伊党执掌话语权,土团党也可能受行动党的误导而成一时之霸,使到宗教和种族的矛盾尖锐化,国家社稷将动荡不安。

敦马拒绝安华任相,早在去年4月,就嫌弃74岁的安华已经太老,不适合成为首相人选。但马哈迪从不改口风的批评还是安华德行有问题,没有资格称当大马领袖。而他掌权时罗织各项罪状把安华投狱,如今把责任推给首相纳吉。而1998年安华落难后,一股烈火莫熄的热焰翻腾而催生了今天的公正党正是针对敦马的起义。敦马的推缷只让人对他的诚信咬牙切齿。

两年前,当敦马狠批纳吉时是以他任期内批准马星建造一座弯桥,因为没有落实而大动肝火,在当时他挑起这课题不能产生共鸣,过后遇到1MDB和26亿政治献金的爆发而全力轰炸,然而如今已成强弩之末,取而代之的是与林吉祥合唱救国之声,但若推翻纳吉之后,希盟各头头都拿不出什么方案,就连共同政纲至今也交不出货色。

希盟允准土团党鸠占雀巢,以敦马事事以一己之见一己之利要各党遵循,只会把希盟当前内忧外患的困境进一步推落另一个坑。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3-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