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May 2017

敦马替希盟挖坑


在野党在来届大选将推举谁是首相,各党各怀鬼胎的盘算已使到希望联盟内讧互捅。土著团结党实权顾问敦马哈迪和主席慕尤丁在公正党大会上以假动作拒绝高举“安华是第7任首相”的大字报,明打明就是不能苟同公正党一厢情愿的梦想。

对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而言,只要希盟夺下布城政权,就可使用一切法律手段扫除障碍,如获得最高元首特赦,释放后可通过补选重出江湖,而旺姐会以过渡首相的身份安排丈夫回归。这也说明,希盟可以为一个人的欲望操弄法律。

在这个阶段筹谋安华回笼简直不可思议,在希盟中谁将赢得最多议席而当老大根本没有任何可靠迹象。刚加入的土著团结党,敦马凭藉过去叱咤风云的余威,如今后来居上试图领导希盟,他当然希望自己、儿子慕克里或慕尤丁一马当先,然而,土团党到底有多少号召力也只是执掌人自我感觉美好,并沒有实际的势力看好土团党可以震撼巫统。敦马如今倚仗行动党鼓吹华社以救国的名乂扶植土团党,希望火箭复制壮大伊斯兰党的模式为土团党注入激素。但如果依循上届大选的选绩,即使行动党有幸成为最大党倒是很不幸,在当前主要是马来人争权夺势的战争中,行动党只是见机行事,依附在那一个最强的马来政党在政权上做个安乐公。

土团党若崛起又将是华社的灾难。国阵曾因伊斯兰党以宗教进逼而在国内競比伊斯兰化,这已使到非穆斯林忧心忡忡至今难解。土团党打的是种族牌,若一朝占有不可轻估的一席之地,必然鼓吹马来族群的利益高於一切,而敦马22年的铁腕统治,已证明摧毁民主、人权和自由绝不手软,尤其是华社在经济和教育上的权益,敦马施刀狠斩驾轻就熟。因此,在宗教上伊党执掌话语权,土团党也可能受行动党的误导而成一时之霸,使到宗教和种族的矛盾尖锐化,国家社稷将动荡不安。

敦马拒绝安华任相,早在去年4月,就嫌弃74岁的安华已经太老,不适合成为首相人选。但马哈迪从不改口风的批评还是安华德行有问题,没有资格称当大马领袖。而他掌权时罗织各项罪状把安华投狱,如今把责任推给首相纳吉。而1998年安华落难后,一股烈火莫熄的热焰翻腾而催生了今天的公正党正是针对敦马的起义。敦马的推缷只让人对他的诚信咬牙切齿。

两年前,当敦马狠批纳吉时是以他任期内批准马星建造一座弯桥,因为没有落实而大动肝火,在当时他挑起这课题不能产生共鸣,过后遇到1MDB和26亿政治献金的爆发而全力轰炸,然而如今已成强弩之末,取而代之的是与林吉祥合唱救国之声,但若推翻纳吉之后,希盟各头头都拿不出什么方案,就连共同政纲至今也交不出货色。

希盟允准土团党鸠占雀巢,以敦马事事以一己之见一己之利要各党遵循,只会把希盟当前内忧外患的困境进一步推落另一个坑。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3-5-2017

18 May 2017

吸血鬼的财智游戏





社会舆论热火朝天超过一个月,警方才动手扣押JJPTR(解救普通人)创办人李宗圣涉嫌欺骗,不知执法当局有什么錦囊妙算把李宗圣的团伙绳之以法。

JJPTR搞的是金銭游戏,在此之前,向公众筹集资金并以高达每月20-30%的利息作为诱饵,叫做快速致富。警方从各方搜集的资讯,这个組织过去两年水深静流从数万人吸纳了17亿令吉。李宗圣对JJPTR崩盘自称一笔5亿令吉的款项因电脑遭到骇侵而全盘皆落索,但他沒有报案寻求助查。

东窗事发后,28岁的李宗圣不断表演将负全责而不会逃到国外避难的英雄之姿。他提出匪夷所思的建议,即另开盘口由新的投资者注入新的资金,以便新的资金可以偿还旧账。这种以良币救劣币的招数到底能有多少号召力,至今未明朗,李宗圣要求投资者给他5年时间收复失地,但多数人连5个月也沒耐心等待。他们宁可要回母金也不期求什么利息,但这艘船说沉就沉,已经无法航行。

李宗圣几天前在吉隆坡露脸,退还约100名残障人士的投资资金,这一举动是想藉着关怀弱势群体而得到赞扬和洋溢着仁慈精神,但这冰山一角的惺惺作态,还是无法平息数以万计的投资者的怒气。

JJPTR瘫痪后,至今只有5起报案,李宗圣与两名左右手落网,警方是針对一名巴生人投报遭欺骗约5万令吉而採取行动。在过去的快速致富的金銭游戏一旦有风吹草动,个别投资者都不急於报案查办,希望给老板机会想办法补救。其中一个最典型的例子,多年前以卖金条兜客而付出丰厚月息的公司遭到国家银行对付,那时数以千计的投资者责骂执法当局破坏他们的好事。结果是,一些主要负责人面对洗黑銭的提控,最终无罪释放,而投资者有没有取回款项,相信不了了之如此这般落幕。

也因为过去筹资付高利息的生意勾当多数逃出法律制裁,李宗圣恫言法律拿他没办法,潜台词是,他倒了大家抱着一起死,这也影响了投资者投鼠忌噐。

在檳城,真多“财智过人” 的年轻人以金銭游戏说出天方夜谭的故事能翻手为銭覆手为财,只要他们开业后能以后继之力付出利息,口碑一传就有人蜂涌加入,组织越搞越大。但是,十个瓶子七八个盖终会因资金运作呆滞而露出尾巴。而多数金钱游戏的设计者都会在最恰当的时机找藉口逃之夭夭,目前盛传有多家公司已尾随着JJPTR将仆街。

究其历史渊源,金钱游戏是由多层次传销蜕变出来的吸血鬼。参与的民众图的是能每月吸血二三十巴仙的利息,比做大耳窿还要轻松,而老板喂养了大批的吸血鬼之后,最终把他们呑掉。

一个贪字可以是金銭游戏的关键字,据说,檳城不少政治人物,新闻从业员以及各领域的专业人士都参予“被解救的普通人” 计划,碍於面子只好哑吧吃黄莲,在金銭诱惑面前,“财智” 往往缺乏智商和流量。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8-5-2017

16 May 2017

公正党成为行动党的硬伤


行动党摆脫了与伊斯兰党伊刑法的纠纏,而今又面对希盟统帅及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針对伊刑法的迎迓,真是驱走一头虎,迎来一头狼,震力非同小可。

旺阿兹莎接受阿拉伯半岛电视台访谈,受到主持人梅迪密不透风的追询,除了对伊刑法源自上苍的法律责无旁贷必须遵奉,在回应是否会允许石刑时,旺姐说“短期内不会”,这意味着只要对上时机成熟,伊斯兰刑事法所埋伏线就水到渠成。

过去,公正党对伊刑法含糊其词,让非穆斯林社群产生错觉,以为公正党的多元种族色彩会採取中庸态度处理,如今有关期待已经破灭。行动党粉饰希盟的“共识”是不会落实伊刑法,如今甩掉伊党之后又迎来公正党新一轮的压力。国阵政府曾要接管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的355法令修正案动议,林吉祥施压马华及民政党部长议员必须辞职抗议。用同样的标准,林吉祥是否心应该率领行动党国会议员退出希盟抗议?

在希盟的架构中,诚信党由伊党叛走出来,仍以宗教挂帅,只是羽翼未丰人微言轻,但在行动党扶植下若一朝得势,这些被视为中庸的领袖若要与伊党争一日长短,势必以宗教与伊党角力,这虽然是后话,但行动党是在养虎为患。至於由敦马哈迪和慕尤丁共同率领的土著团结党开宗明义为马来人的权益斗争,最终还是环绕在宗教上与巫统及伊党比试高低。如此一来,行动党即使拥有再多的议席,也得屈服於他们之下。

旺阿兹莎对伊刑法的认同,应回溯其丈夫安华所走过的宗教信仰的足迹。安华在1960年代是马大学生领袖,深受伊斯兰政治的影响,也是激进的伊斯兰领袖,曾创立大马伊斯兰青年运动及担任大马伊斯兰青年阵线主席,热衷于“復兴伊斯兰”运动。当年,马哈迪招揽他进入巫統,正是想要他的“宗教成就” 能与伊党互相抗衡。马来精英分子曾指控安华就是把极端宗教主义引进大马的罪人,令大马走向极端伊斯兰化,包括限制穆斯林女性戴头巾,安华居功至伟。

据知名人权女律师西蒂卡欣指出,大马之所以会变得瓦哈比主义(Wahhabiyyah)伊斯兰化,全都拜安华所致。瓦哈比主义属于原教旨主义伊斯兰教逊尼宗,该派在教义上极端保守,并带有暴力色彩,被认为是宗教极端主义,容易产生恐怖分子,被歼灭的全球首号恐怖头子奥沙马正是瓦哈比派的信徒。

最近,旺阿兹莎大言不惭,如果来届大选希盟进入布城掌政,她将在过渡时期出任首相,一俟安华出狱后扫除法律的障碍,制造补选或参加大选取得国会议员的资格,正式任相。旺姐一厢情愿的想法,等同把自己家族的利益置於国家利益之上。

在希盟中,土团党交出一份民调,指慕尤丁是首选的首相,安华位居第六。单是谁最适合任相,都有七嘴八舌的意见。刚加入行动党的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主张敦马回锅任相。行动党在敦马铁腕统治22年3个月时期遭受逼害,可以预料,希盟若有幸迈向布城,不幸的是人民将在动荡不安的权争中难有安宁的日子。

星洲日报   纯属主观    16-5-2017

11 May 2017

行动党精神上变节



有人曾说过,上帝创造了世界,但魔鬼却操纵世界秩序,以致人心纷扰。而这种状态对政治斗争而言,则十分明显可作比喻。当前希望联盟四个政党,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和刚加盟的土著团结党信誓旦旦要推翻由纳吉领导的国阵政府,但都着了魔似的环绕在若入驻布城掌政,谁应该担任首相而意见纷陈。

在民联时期,安华被推举为共主,也就意味着若505大选胜利,安华就出任首相。然而,伊斯兰党静观其变,表明一切等选绩出来再谈,似乎留有一手。尽管公正党和行动党过去对安华的肛交庭案发动社会运动试图制造寃情以及呐喊释放安华,但伊党高层从未声援略表同情,伊党城腑之深,隐藏着变数。

如今,希盟凑合成形,公正党和行动党不敢缷下历史的包袱,仍然把安华尊奉为未来首相,把一位蹲在狱中最早将於明年6月10日获得自由的囚犯视为政治翻腾的统帅是极其可笑的,因为他并没有资格走进国会殿堂论政。但明知道不可为而为之,公正党却梦游其中。

目前在希盟后市看起的土团党,敦马哈迪藉着昔日的余晖入侵希盟今后的导向,敦马一度推崇慕尤丁任相,但语音刚落又变卦,他认为此时指定相位将导致在野党内讧,应暂时搁置一旁勿议免得自乱阵脚。

行动党虽位居反对党榜首拥有36国会议员及近百州议员,但身世凄凉,就连敦马和慕尤丁为了讨好华社,姑且说说林吉祥可任相,搞到林吉祥连忙否认有此心意,并声称在政治现实下行动党没有野心也不具备条件蒙此恩典。这么一来,林吉祥喊了半世纪的口号要创建“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即时伤筋折骨,变成了“马来人的马来西亚”,林吉祥的改朝换代,终於向马来人自动缴械而降服。85%华裔选票的支持度,如今功德做在草。

最近加入行动党的前首相署部长再益的言论常是特立独行,最初主张由敦马成为希盟共主,即刻被党內反扑而封口,近日又嘴痒痒力主敦马是未来首相,一刀切断旺阿兹莎、慕尤丁等人的美梦。而林吉祥骨子里也以敦马唯首是瞻,伴隨着救国的旋律飞舞,到底这个国家需要怎样拯救,至今还拿不出方案,只求推倒一个政权再作计议。

再益的主张其实是违背行动党以安华为主子的决策,行动党如今精神上变节靠拢敦马,再益的倡议从政治实践是比较有可行性,好过蹲狱的安华。

政治上,魔鬼经常化身为救世主而使到政客可以无耻当正义,把腐败转化为神奇。行动党的斗争中,其中有22年3个月是与敦马抗争,而公正党的成立则是敦马下令逮捕安华入狱,掀起烈火莫熄的狂潮延续至今。但这一切当年奋勇的争战已经戛然而止,一群昔日的仇敌姑且乌合,胜了政权必然为国家的安稳带来动盪,输了还好,让他们劳燕纷飞。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1-5-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