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April 2017

一张选票换回石头砸自己



盛传大选来临之际,政治人物都惯性染上狂吠病,许多不符合常理的课题都把这些人的素质都抖了出来。

在国会,巫统议员沙布丁发表“先姦后娶可解决社会问题”及“9岁属适婚年龄”言论。沙布丁是针对行动党古来区国会议员张念群所提呈的动议来提出反对,张念群的动议是要求修改性侵儿童法案,加入禁止童婚条例。不过有关法案最终在投票时获得通过,没有进行任何修改。

与此同时,伊斯滥党女议员西蒂再拉毫无愧疚宣称,性侵孩童是暴力,童婚则是“祝福”。 童婚者则是获得双方同意的情况下进行。
反观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并不给脸这位巫统同僚的愚蠢言论,他强调,每一名孩童都有生活、追逐梦想和享受童年的权利,家长有责任教育和给孩子一个美好的童年,政府更是有义务立法保护这些国家未来的栋樑。

“在21世纪文明社会中,竟然有人建议强奸案受害者嫁给强姦犯,这种言论让人感到十分震惊,也遗憾为什么会有人说出这种话。”

参与辩论的沙布丁认为,就算被强奸的女子,下嫁于强奸犯,人生不一定“黯淡”,反而有机会变得有希望,让强奸犯与受害者结婚,可能会有幸福美满人生的机会,也可以解决社会问题。

马华伊斯兰法律与政策专案组主任颜炳寿则形容沙布丁“病态”及“白痴”。他说:“恶心之极的观点……希望打昔汝莪的选民把这个脑袋有问题的国会议员,永远踢出国会的殿堂。”

伊斯兰法律和民事法律允许16岁以下的儿童,只要获得首长或州务大臣的同意便可进行童婚,因此即使童婚者年龄在18岁以下属于儿童,也不会在此法令下受对付。但在刑事法典中志明,与16岁女性发生肉体关系,不论女方是否同意,一律以强奸治罪。因此,挟持伊斯兰法律卑视刑事法典,这就潜伏着以宗教驾驭刑事法。而如果受害者是非穆斯林,这条账该怎样个算法?

另一方面,霹雳宗教司哈鲁沙尼对1976年婚姻与离婚改革提出异议,指这项修正案违反联邦宪法及歧视伊斯兰。他坚持父毌其中一方信奉伊斯兰,孩子直接信奉伊斯兰。而过去多年,夫妻离婚出现争养儿女及皈依宗教纠葛一直使社会混顿。政府对此想方设法拟就各取所需,解决错综複杂的矛盾的方案,但以伊斯兰唯我独尊的一些宗教司根本就不考虑多元种族和宗教的和谐共存。

一语概之,非穆斯林社会已被逼到墙角,因此,华印裔族群手中的一票不要痴心妄想改朝换代会改变现有状况,尤其是希望联盟四党之中有三党是以种族和宗教唯马首是瞻,一张选票可能换回石头砸自己。

中国报   放眼江湖   6-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