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April 2017

行动党对雪州膜拜场所的“贡献”



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355修正法案,紧箍咒牢套非穆斯林族群尚待想法设法解除之际,雪州政府杀出一条严厉规定,禁止非穆斯林的膜拜场所如庙宇和教堂,必须与穆斯林住宅相距50公尺,建筑物不可高过清真寺。

这项於1月1日出版的《雪州规划标准及指南手册》第三版本条规,比第二版本变本加厉,直接箝制其他宗教自由和发展。此外,非伊斯兰膜拜场所保留地必须仰人鼻息,若兴建在多元宗教居民的住宅区范围,必须知会方圆200公尺内的居民,并获得他们的同意。这项新指南内容也包括非穆斯林膜拜场所的建筑高度,不能超过附近的清真寺建筑、拱顶及塔的高度,必须考量环境背景、颜色、风景和“週围发展协调性”等规范。其实,上述不合理规定曾出现在第二版本,唯因受到民间组织的舆论责议而取消。这次是死灰复燃。

与伊党断交却藕断丝连共组雪州政府的行动党一直受到抨击,指火箭不敢退出州政府除了贪恋官位之外,也间接给力伊党的伊斯兰化政策滋长,以换取马来人的选票。3月19日,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沙登自鸣得意地说,行动党继续留在雪州政府就为了要确保伊斯兰党无法“做坏事”及“乱来”,包括在雪州落实伊刑法。然而,语音未落,行动党却在上述课题助纣为虐,让静悄悄的的指南剥夺非穆斯林的权益,伊斯兰党唯我独尊号令天下的做法,可见得行动党即使是州内最大政党,却任由伊党和公正党为所欲为而无能为力,本身坐以待毙却拖累华印族群。

高級行政议员邓章钦事后补白,表明在推出最新指南前就发现条文出现问题,并“要求” 有关官员修改,但官员并不受命而导致此次的疏忽及引发忧虑。火箭向来唱衰马华民政党当家不当权,而今连一个官员也管控不住,面子该架在哪里?

这也可让人民有合理的怀疑,相信雪州第一大党不过是纸老虎,当雪州行政议会通过这项政策及下达这项指令吋,行动党主席潘俭伟是否获得“照会”?如果他被党内架空或隐瞞,那么,高级行政议员邓章钦和行政议员欧阳捍华就必须对衍生侵犯其他种族的指令负起全责。邓章欽毫无愧疚也将寻求删除有关条文,这种重复的错误在在说明,有伊党存在的地方,行动党只有奉命的余地。

在独立前后,东马城镇、马六甲亲善街、槟城、新山和谐街等地,清真寺、印度庙、华人神佛庙宇、锡克庙或教堂等宗教场所,和谐共存共荣的多元景观,从未发生矛盾和沖突。但雪州作为先进州倒行逆施的政令颠覆悠久的多元特色,这是行动党与伊党结盟所做出的“贡献”。

邓章钦自圆其说指这项指南只是“一个州属的指标,不是法律”,很多时候雪州政府都会须视情况作出调整。这种为遮羞的敷衍场面话还是呑在肚子里别弄人恼怒。毕竟,这些明文规定的指南就是掐住非穆斯林的颈项,当它已经侵犯其他宗教自由时已是大是大非课题,人民何需容忍及低头向州政府乞讨法外开恩,斟酌调整?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1-4-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