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March 2017

对朝鲜该出手时就出手


我国“该出手时便出手”,把驻马朝鲜大使姜哲驱逐出境。马朝建交44年,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无需申请签证,即可入境朝鲜的国家,大马权衡今后利害关系,已主动出击,朝鲜人必须申请入境签证。姜哲因为金正男在机场遭特工密谋以毒剤捂脸杀害后胡乱指责大马,终於尝到苦头。外交部的声明称,做出驱逐大使的措施是马来西亚政府审查其与朝鲜关系进程的一部分。

金正男丧命后,姜哲曾指责我国蓄意隐瞒,并受到外国势力影响。他对朝鲜人嫌犯李钟哲及越南籍和印尼籍的女嫌声援,促我囯放人。此外,他也干预我国主权,声称要介入联合调查,并有朝鲜官员在场的情况下才承认尸检报告;而在解剖后证实遭毒剤侵害,朝方一味指死者死於心脏病。

姜哲作为大使的言行已越踰外交官的本份和礼仪,但他必须沿袭朝鲜一路来在国际社会展现強悍、横蛮的傲慢态度,以对国家的效忠。但此次矫枉过正,在受到我国官方驳斥之后封嘴,而朝鲜政府或认为他不适合处理此桩命案,转由前朝鲜驻联合国代表李东日为首的高层代表团接手处理,但由於要争领金正男的遗体,警方一早就按法律规定必须提供家属的DNA作为比对验明正身,结果是无尸而返。此外,代表团要求释放李钟哲也不得要领。李钟哲过后是因证据不足难以检控而押往机场驱逐出境。

李钟哲在出境前保持沉默,但一到了北京预料将转机回平壤之前,大放阙词指警方以其妻儿威逼他认罪他不屈服,这个动作将能确保他回朝鲜之后,凭其威武而不能屈的战斗精神而不被秋后算账。大马警方指出:一,在李的家中有刹车油,这是令人窒息的毒药;二,在其家中搜出的纸张是包裹毒药的纸张;三,警方在李的手机中输入他不了解的公式,李认为这是数学公式,警方却称这是制造毒药的公式。李对这些证据全面否认。

反观大使姜哲遭驱逐回国的命运则有凶多吉少之虞。在金正男命案抽丝剥茧之后,警方确认大使馆二等秘书玄光圣是这宗暗杀的主谋,另一朝航职员也涉及,而作为大使应该冷暖自知,逃避不了责任。警方也发布7名朝鲜疑犯的身份,因此,对金正男下毒手基本上已事机败露,姜哲回国后的下场可说是惨不忍睹。

上周,警方以谋杀罪名提控越南籍女被告段氏香和印尼籍女被吿茜蒂艾莎,警方棋差一着的是无从逮捕朝鲜唆使杀人的疑犯。因此,越印两女的谋杀罪因为缺乏动机而可能在日后转为误杀,此宗命案在这个阶段难以缉拿元凶等人,提控存有瑕疵,将成为无头公案。

从法律的角度,在控状中受害者的护照身份名叫金哲而非金正男。因此,身在北京的元配及在澳门的两妾所生子女有必要提供DNA,才能把金哲还原到金正男。由於此案风头火势,有关验认的程序或许会拖延一段时日,而大马也愿意藏尸以等待时机到来。

2月28日下午5点,马来西亚外交部官员与朝鲜高级代表团会晤,马来西亚政府要求朝方出具书面道歉信,就朝鲜大使对马来西亚政府提出指控一事表示歉意。如果朝方代表团在28日晚10点前未予答复的话,马方将采取保护本国利益的措施。而此次驱逐姜哲是大马先礼后兵,不得不採取的必要手段,让朝鲜明白我国的态度,至於两国处於冰冻关系会否因此断交,这是紧接着下来的另一瞩目的焦点。我国此次出手不软的立场,人民应该齐心对外,让我囯捍卫尊严的坚靱,使国际社会另眼相看,不容小觑。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7-3-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