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March 2017

行动党"言论自由"的标准



在社媒脸书闯荡、拥兵自重超过10年的丘光耀终於被杠上了, 因为把首相纳吉夫人罗斯玛辱骂为Bitch(毌狗;婊子;淫妇)而遭马华普通党员蓝子源发动共同举报而被捕查办。丘光耀在去年砂州州选为了支持行动党的马来候选人,吁请选民响应“马来人干马来人” 战略,如今蓝子源以其人之道实施“华人干华人”,一击中的。据说全马共有七宗类似的报案。

丘光耀被法庭批准扣留四天后恫言将以绝食抗议。两年前的一场集会斗争,他也曾绝食,那时有人估计他可绝食一个月。吉尼斯绝食纪录是48天,丘光耀大可在扣留期満后去挑战这项纪录。另一方面,曾与槟城紫衣队打过架的王佑舜也以本身的修练,揶揄丘光耀的绝食不算什么,他才是佼佼者。看来,丘王两人不妨在绝食擂台上一决高低。

最近,马六甲四名囯、州议员包括沈同钦和吴良山指责行动党中央乖离斗争原则愤而退党,代主席陈国伟指他们是党内毒瘤退不足惜。若说退党就是毒瘤,丘光耀的毒瘤资历是他们的前辈。

丘光耀去年以一句“南海是中国的”而咬到舌头。大马是南海主权纷争中声索国之一,此话犹如典当和出卖囯家利益。丘光耀作为历史学博士对南海课题的误判,导致他含羞带耻退党,以免他的卖国言论拖累行动党。一个历史学博士犯下如此低级错误,丘光耀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丘光耀在脸书上有30万人次的赞户,在虚拟世界与现实状况有很大的差别,他被扣留当晚仅有区区约50人点燃烛光要求释放,而次日押往法庭,包括行动党人在内也只有20人声援。平时在脸书上给足脸的网友,此时偏不给脸。

已经退党的丘光耀至今留下一个他洋洋自得的外号“超人”,这次超人身陷扣留所,也只能怪他没有内裤外穿,失去原本超人天地任我飞翔的本领。

行动党理论专家、居銮区国会议员刘镇东针对丘光耀落难在脸书上说:“再说一遍,首相夫人是平民,不是皇室,讽刺时政、批评、嘲笑政治人物不是罪行”。

这句话也就变成行动党达致一个让人错觉的结论,那就是“言论自由”。在古今论述中,从沒有人认同以恶言毒语污辱别人是言论自由,刘镇东犹如打开双腿邀约,在脸书上任由蹂躏。

近日,行动党秘书长兼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发出律师信予星洲日报和光明日报,清算民政党槟州主席邓章耀的评论由这两家报章刊登诽谤之嫌,索求道歉和赔偿。这种行径对媒体的新闻自由是严重打击,媒体每天输送的报导就像水喉匠的职责建设喉管而难以管控流经的水源的素质。换在林冠英经常也指控敌对党,而敌对党也同样状告报章诽谤,那么,报章将如何处理各党领袖所发的文告以求自保?

因此,刘镇东此时的论述“讽刺时政、批评、嘲笑政治人物不是罪行” ,就应该向林冠英劝谏并陈情他的不是。问题常是,伺机说理的人只不过应景耍嘴皮,要坐言起行去实践时就躲在一旁了。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3-3-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