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March 2017

林冠英咬到舌头



光明日报记者王萌翔入禀法庭起诉槟城首长林冠英诽谤,直叫人不道德地幸灾乐祸窃笑。首长过去多年起诉巫英报章,至今赢多输少,反映出他重视名节也博取宣传。但马来报章如马来西亚前锋报向来不顾后果猛戳林冠英,早就预算先捅你一刀,赔偿只是小菜一碟。在反对党中,林冠英起诉报章傲视群伦,而特别是干预华文报章的自主权及抹黑,执政梹州九年如一日,不与华文报对着干,仿佛周身不自在。

林冠英第一次尝到给记者控告,以为延续一惯的任性所向披靡,但这次咬到舌头。林冠英的卫士如刘镇东、张念群和刘天球等人并没有为首长护驾,而过去林冠英跟星洲日报和中国报产生牙齿痕时,多数党内领袖都作壁上观以免混这淌污水。

2008年308大选前夕,槟城报界不少年轻记者都倾向於支持行动党,但林冠英登上首长宝座后,一朝得志语无伦次,凡是对执政上的疑问必引起首长不悦,关系逐渐冷寞。至今,仍有不少当年拥护首长的记者对他恩将仇报而耿耿於怀,但后悔已於事无补。

此次记者状告首长,不少人期待王萌翔能够打赢官司,替同行出一口憋了多年的闷气,教训林冠英口不择言的习性。而这次兴讼,也让新闻从业员醒悟,必须拿起法律武器捍卫本身的清白和尊严。
林冠英身为一州之长,很多人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与华文报吵骂渡日。看来,他声色俱厉对媒体动怒,只是想媒体能像以前对他歌功颂德,也因此,一年之内就有多次对报章的标题、刊载版面大小苛责。

王萌翔正式起诉之后,黄伟益与一众红豆兵在社媒脸书上发难,指他是报界的耻辱,也有键盘恶魔征求王萌翔的背景及其家人的资讯,意在通过人肉捜索打击或恐吓王及家人。

这是行动党红豆兵惯用的伎俩,对非我族类採取猛攻围剿,使用极尽恶毒的文字试图打击对方让他们心理受到威胁而退出政论江湖。记忆中,在2008年前后,一个拥有20多万的脸书赞户专页,曾集诽谤、抹黑、攻击於一炉的文字,以置顶形式刊登近一个月对在下展开攻讦,但这种行径始终无法动揺我的论述观点。在脸书上,必须培养坚定不懼的心理素质才不会给红豆兵吓退。因此,希望王萌翔对红豆兵的恐吓不当一回事,你若恐慌你就先败。

继马六甲行动党一囯三州的议员怒指党中央变质和不讲原则而退党,上周又有182党员退党。向来斗嘴没输过的林冠英顾左右而言他,嫁禍给“国阵媒体” 使用182人的数目,而报章刊登退党者的照片只20余人。这种硬拗甩耻的诬蔑,由甲州记者组织反驳后,其辩解指所谓的“国阵媒体”是指由巫统控制的报章。但所有纸媒和电媒都一律报导退党人数182人,林冠英事后补救的说法已对华文报章造成伤害。

3月18日,槟州行动党启动全国第14届大选竞选机关的仪式上,林冠英声称希盟面对国阵的3M攻势,即金钱(Money)、机关(Machinery)和媒体(Media)。当前西马主要有星洲日报、中国报、光明日报、东方日报和光华日报。其中,前三报向来是林冠英的眼中钉。可以预料,在来届的大选这三家报章特别是星洲日报将会被红豆兵极尽挑剔抹黑摧毁其公信力。年轻一代的网民由於辨识真假的能力有限,相信行动党既然把媒体视为影子敌人,将会利用社媒、网站和手机讯息发动攻势。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1-3-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