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March 2017

大马勿迎奉朝鲜的要求



朝鲜派遣以前朝鲜驻联合国代表李东日为首的代表团,前来认领遗体及要求释放朝鲜谋杀嫌疑犯李正哲,并研商两国对金正男遭暗杀的处理方式。

由始至终,朝方对遗体的身份不说一词,只轻描淡写说成持有外交特权的“朝鲜公民”,朝鲜驻马大使以死者护照姓名指称此人是金哲。这导致外国媒体把先前认定是金正男,转而隐晦地称朝鲜籍男子,而在报导中行文遣词最终还是提到金正男。

朝鲜大使姜哲在案发后言举鲁莽,把我国调查此案以莫须有罪名指控我国警方延迟查办并与韩国有勾结;同时吁请警方释放三名疑犯,此外也间接否认死者是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同父异毌的长兄金正男。

而此次大阵仗组团前来索讨遗体,在在显示死者并非普通的朝鲜公民这么简单。从金正男现身机场的监控视频到遭到两女前后夹击,以VX神经毒剂往脸部施袭到到躺在机场诊所处於昏迷状态,金正男的样貌无可置啄。姜哲大使撒野耍蛮其实是要改变国际舆论的评议方向,但事实俱在也容不了他的谎言。熟知朝鲜政治的专家认为,姜哲必须不顾一切维护朝鲜的声譽,否则一旦召回国,可能被处於死刑。

姜哲斥责我国流氓言论遭我国各方反驳之后如今已沉默至少一周,而此次由李东日率领的代表团也许因姜哲的外交手腕过於粗糙使马朝关系出现裂痕,改由李东日出面谈判。

警方对认领遗体早就按法律为准,死者直系家属必须提供DNA作为对比验明正身,而至今金正男在北京的正室,在澳门的二妻及三妾都还未主动展开领尸手续,因此,金正男躺在太平间的身份仍然是护照上的“金哲”。同样的,朝鲜官方要领尸,也必须提供金哲家属的DNA作为对比。但这项领尸的条件会否对朝方法外开恩,至今未明。

但大马应坚持DNA的领尸原则而不受朝方所左右,因为朝鲜得逞之后就可断然否定遗体是金正男,而今后金正男遇害的历史事实将留下缺憾,而大马若有闪失,将成为向朝鲜低头的笑柄。

同样的,警方目前通缉七名朝鲜人助查暗杀案,其中大使馆的二等秘书玄光圣被指控为策划的主谋,至今躲在大使馆内避难,由於他拥有外交豁免权,警方动弹不得。因此,朝鲜代表团若要改善两国关系,我国应趁机要朝方交出所有疑犯。但按照朝鲜的强捍作风,断不会交出人犯由我国处置,因此,我国不应随便迎合朝方的要求,否则,金正男之死的真相将就此沉落海底。

严格的说,即使行刺的越南籍女子段氏向和印尼籍女子茜蒂被控,他们只是负责暗杀的特工的棋子,真正的主脑还是要揪出那群朝鲜特工,以目前研判,大马警方的执法能力受制於朝鲜的阻挠,除非意外掌握有力证据,否则能突破的机会渺茫。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3-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