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February 2017

再益是特效药或毒药?



再益依不拉欣搬出政治青蛙秘笈复习之后,终於跳进行动党。他扬言要干一番大业吸引马来人接纳火箭。这位曾隶属巫统的前首相署部长辞官逞強,被开除党籍后棲息在两个马来政党最终也不欢而散,踏过的草地就枯萎的大青蛙,将以何德何能为行动党开辟市场?

马哈迪见证再益提呈表格进入行动党的仪式上,不留余地希望再益能在行动党呆久一些,不要像青蛙跳来跳去,似乎预感这位恃才傲物的意见领袖随时会拂袖而去。

再益拥有大马规模最大的律师楼,加入巫统后以上议员身份出任首相署部长掌管司法事务。2008年9月,因不满政府援引内安法令对付异议人士,愤而辞官。当年还被舆论奖以“巫统的良心” 以表扬他敢做敢为,但英雄终究必需有悲情来点缀,他於同年底遭巫统以出席反对党活动为由开除党籍。

2009年6月13日,再益加盟公正党,立即被委任为最高理事兼政治局成员,更被推荐出掌民联秘书处。

再益随后挟着知名度的光环代表公正党上阵乌雪补选,却败给印度国大党候选人。再益后来宣布竞选公正党第二把交椅后,批评党主席旺阿兹莎沦为傀儡有名无实,遭到党内元老的反击,在公正党四面楚歌围剿下,不得志而再退党。之后雄心勃勃加入惠民党,但因权力斗争又在2012年时又辞职不干。

再益从政的历史轨迹,只有对自己忠心地弃党,这种朝秦暮楚的作为使他的名节碎散一地,而他也没有能力感召支持者的拥戴,因为他的政治理念忽东忽西。近年来,不断发表政见东讨西伐以维持知名度,但他的言论往往得不到马来社群的欢心。

因此,若行动党要以他过往的“政绩” 号召马来人支持火箭,看来并不乐观,因为他不是魅力型的领袖。即使暂时撇下再益会再次脱离行动党不谈,行动党在林吉祥和林冠英牢控之下,容不下有议异的文化,也可能由行动党先下手为強,一朝难以驾驭意见多多的再益,也会耍手段让他自行求去。

行动党前副主席东姑阿都阿兹是前车之鉴。他是国内少有的德高望重社会工作者,更是国际透明组织(TI)马来西亚分会的创办人,但不满行动党不为外人所知的腐败退出行动党。再益坐拥的财富自然不会狼狈为奸,而这盆清水一旦遭党的恶质文化玷污,他若与高层意见相左,势必与东姑阿都阿兹同样的下场。

行动党创党以来一直以华裔为主导,这也导致敌对党将她标签为种族主义政党。为了改变马来社会的观感以求取选票,行动党近年来致力於招揽马来人进党以衬托该党的多元色彩,但是,林氏皇朝总留有一手,防制马来人在党内冒起。其实,行动党已拥有诸多“马来招牌菜”,诸如国会议员再里尔、青年才俊苏菲亚、宪法专家阿兹巴里、上议员阿里芬教授、马来亚大学讲师阿兹米沙隆、阿里夫沙比利州议员、前空军少校再迪等等加盟。但他们并没有受到重用,只是摆设而已。

从这点可以看出,精明的再益进入行动党不求任何党职,但却准备在来届大选出战。如果他胜选,或会呆得久,否则将含羞带耻再次告别行动党。

说来也够可悲,行动党为了向马来人展现马来色彩而引进再益,而再益虽是马来人却在马来社群不具备为马来人而斗争的色彩,但行动党急病乱投医,把再益当作特效药呑吃,相信未来大选的起落将可判定是否是票房毒药。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9-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