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February 2017

金正男案蒐证处於瓶颈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同父异母长兄金正男在吉隆坡机场遇袭被捂上VX神经毒剂身亡,如今逆转为马、朝两国的外交暗战。驻马朝鲜大使姜哲耍流氓指责我国与韩国串通以及隐有议程,对调查此宗案件存有偏颇,导致我国官方严厉驳斥,双方陷於僵局。

在此案中,至今只有一男二女嫌疑犯遭扣查,警方正通缉七名朝鲜人,其中朝鲜大使馆二等秘书玄光圣被视为布署整个暗杀的主谋,另一位任职航空公司的朝鲜籍男子也涉案。他俩躲在大使馆内受到保护。因此,侭管警方向大使馆要人,但基於马朝关系恶劣,警方调查工作受到阻挠,使金正男命案在检控上处於断层。

目前,越南籍嫌犯段氏香和印尼籍的希蒂艾莎,当局从监埪视频鉴定为施袭者,但是,目击的确凿证据并不能成为呈堂的有力证据。当局援引刑事法典302条文查案,但一宗谋杀案讲求第一原则是动机,由於两女与死者素不相识,加上主谋逍遥法外,难以连贯暗杀的动机。再者,即使两嫌供认是施袭者,但口供书也是不堪一击的罪证,当被告上庭时,分分钟可推翻口供书的内容,反指是被逼迫的情况下签认。

因此,印尼籍嫌凶自称是受雇用,获取4百令吉的酬劳拍摄恶作剧视频,由於无法从行凶者搜寻到VX的毒剂作为凶器,或许会被修改控状以伤人致死以抵销谋杀案的调查的瓶颈,除非警方能掌控更多证据。而警方两度押着嫌犯到案发现场重塑案情过程,也未必是法庭能接受的证据。法庭是一个以辩论论一决官司输赢的地方,被告随时可以反口指控是按照警方的剧本被逼配合演出。

至於案发后逮捕另一朝鲜男嫌,至今警方对他扮演的角色着墨不多,究竟他将处於怎样的法律位置,相信只有受到提控才能分晓。

三名在扣嫌犯已在本周内扣留到期,已不能再以117条文延扣,因此,警方若掌握足够的证据将会把他们提控。如果搜证尚嫌不足,可能援引移民厅法令或其他法令延展扣留期。

如今,躺在太平间的死者遗体的的身份也成为另一场战事。朝鲜大使是以护照身份指死者是金哲而避开了众口一词的金正男。天底下也只有大使姜哲能如此歪曲事实,比如说,他呼吁警方释放三名嫌犯,言下之意他们是无辜的,而自己的国民被杀却替嫌犯出头,显然不想案情和动机被掲发。

至今,还没有金正男的直系亲属前来认尸并且提供DNA对比,因此,如果这一道程序若未完成,死者在法律上的身份是金哲而非金正男。同样的,朝鲜若坚持是金哲也必须由其家属提供DNA作为比对验明正身,但到现今为止,朝鲜只是叫嚣而没有动作。

金正男之死的调查工作,由於朝鲜看来不会交出七名受通缉的朝鲜人,特别是主谋玄光圣持有外交官地位拥有豁免权,不能直闯大使馆抓人,因此,这桩命案的蹊跷将如MH370沉入海洋难见天日。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8-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