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February 2017

金正男之死乱中再乱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同父异母的胞兄金正男在我国机场遭到阴谋毒杀案,始料莫及引起朝鲜与大马的外交风波。如果驻马朝鲜大使姜哲继续口不择言对大马作出凭空想像的指控,可能面对驱逐导致两国断交。

朝鲜大使曾先后提出不必对尸体解剖的要求,并迅速领取遗体。但这桩已在闭路电视证实金正男遭越南籍女子从背后以毒液捂住死者的视频,以及多名朝鲜人在监控视频有共谋的嫌疑,此案必须抽丝剥茧查个究竟,我国不能只酬酢朝鲜的法外之情,也必须面对国际舆论的监督以对这宗暗杀理出头绪。

朝鲜要求由朝方人员共同调查和解剖并不符合法律规范,在不得要领之后宣称将不承认马方的尸检报告,这是有意找碴。当前警方已逮捕2男2女,其中越南籍和印尼籍的女子负责对金正男以毒液前后夹击施袭,据说是由朝鲜人买凶借刀杀人,如果她们失手,躲在机场的朝鲜人将补上一脚。另一名以商人身份在大马出入的朝鲜人己落网,他被视为化学武器的专家。

任何凶杀案都必须通过解剖和化验寻找出致命原因以作为提控涉案者的证据,否则将因证据不足让被告逃出法律的缝隙。朝方在完全沒有证据的情况下指死者因心脏病猝死,但已由卫生部断然否定。当局已提取可疑样本作为化验,至今正等待报告。有专家认为,如果毒液的份量小,很可能找不到残留物。

朝鲜大使姜哲并不想找出死因,其中至少5名朝鲜人於案发当天同时兵分多路,由大马出境到多国后返回北韩,因此,若要求朝方引渡这些嫌疑人到大马协助查案,以现时马朝两国关系的对峙是难成其事。尤有进者,若查案结果反映出暗杀来自朝鲜的黑手,朝方将如何自处?与此同时,韩国国防部已研判金正男之死,是由朝鲜特工所为。

姜哲在金正男命案上,试图摆脱金正男遭暗杀的冲击,除了否定大马落力查案的努力,也莫名其妙牵扯到我国与韩国有共谋的政治动机。其中最令人惊悚的,就是否定在太平间躺着的尸体不是金正男,而依据护照证件的身份姓名指此人是金哲。金正男生前使用多重身份出入各国,当今各方面是以样貌和体形认定金哲就是金正男。姜哲耍流氓说马来西亚要求提供家属DNA是“强行对朝鲜子民进行第二次解剖”。

为了慎重起见,大马警方正寻找金正男的直系亲属以DNA鉴定是否金正男本尊,而朝方至今未曾表明能提供金哲家属的DNA。因此,目前在澳门落脚的金正男第二任妻子李静慧的21岁长子金韩松随时可能秘密抵隆前往认尸和提供DNA。李静慧已争取中国的协助引渡金正男的遗体返回澳门,如果如愿以偿,势必令朝方不満再生枝节。不过,朝鲜即使发烂渣也无济於事,因为一个尸体终究不属於国家而是通过验明正身之后由家属认领善后。

金正男死於暗杀的过程中错综复杂,但其被索命的动机与政治有关是至今的定论,而多数人倾向於相信来自朝鲜的势力介入也是虽不中亦不远的揣测。朝鲜大使姜哲在处理这事件上不惜越踰外交礼节并作出幻想式的谎言四处流射,反而露出本身的败笔和素质,让金正男的死理所当然算在朝鲜头上。一个理亏的人与人争辩,往往以为靠着嘴巴提高音量就有理了。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3-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