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February 2017

金正男魂归何处势有争斗


金正男遭毒液泼脸命丧大马的黑幕逐渐揭开,除了落网的两名越南、印尼籍女子及两名分别是大马和朝鲜男子之外,大马警方按图索骥通缉5名朝鲜男子及身份有待确认,但照片看来也像朝鲜人的另两名男子。

以沙盘推演所有涉嫌男子现身机场流露的动作和逃逸路线图,基本上可推测此宗由特工操控的暗杀,八九不离十与朝鲜人密不可分,但出自哪一方下令追杀,各方推论言之凿凿,但理论与实际的情况常是南辕北辙,非到最后揭底才能拱出真相。

命案发生后,朝鲜驻马大使馆曾要求不必尸检,并强烈索求归还遗体。但我国按照法律行事,既要通过解剖寻找致死因素,而由於金正男是以“金哲” 的护照和身份进入我国,即使人人目测为金正男本尊,也不符正规的合法律程序草率移交遗体,警方坚持必须由死者近亲的DNA对照佐证才能放行。

朝鲜大使姜哲未获得法外通融,怒呛大马故意拖延时间隐瞒真相,恶意伤害,并与韩国的敌对势力“串通”。警方四两拨千斤,严正撇清对政治沒兴趣,只想找出为何发生这桩谋杀案的原因。而从案件进展涉及的疑犯多数足是朝鲜人,这也说明姜哲大使浮躁的反应,背后存有令人有许多想像空间。

警方坚持做尸检是一般查案的正常流程,至今已逮捕了四名疑犯及通过国际刑警追缉七名在逃者,他日要提控行凶者和唆使杀人的特工,必须掌握被毒杀的连串证据以让法庭定罪。大使馆拒绝尸检有违我国法律,若警方迎奉其要求,势必破坏标准作业程序,并因为证据缺失而使案件的检控发生断层。

这事件的演变势必使马、朝两国关系恶化。但如果朝鲜尊重我国法律程序办事,理应不必动气。大使馆想在这暗杀案插手,其实是希望仓促间草草收场。这也透析出如今尚有7名以朝鲜人为多数的在逃者,可能是朝方的隐患。一般上,一国之民命丧异乡,常理是要追查真相,朝鲜不形於色急着要领回尸体,根本不想查究因果。如今,警方提出要金正男近亲提供DNA,其同父异毌的弟弟金正恩作为朝鲜最高领导人,想必不会献血认亲。

实际上,如今争尸已変为抢尸,金正男在澳门的遗孀李慧静已发声阻截朝鲜领尸,据传她寻求中国使馆协助引渡金正男的遗体。这名第二位夫人育有一子一女,21岁的长子金韩松由於担忧到英国牛津大学深造可能遭受不测而弃读,如今受到中国严密保护。韩囯也捲入为李慧静提供抢尸的手段。

因此,金正男今后魂归何处仍有连绵的激烈争抝。一般观察,相信大马政府将按法、理、情把金正男的遗体归回其妻儿善后,毕竞,朝鲜政府既使以金正男的国民身份要染指争尸也不符合法律条件,因为公民身份不具备DNA。只有DNA才能把金哲还原为金正男。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