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February 2017

走投无路蹦出政治良知



马六甲行动党四位国、州议员叛变集体退党,痛斥火箭为讨好马来社群乖离原则,并对在上届大选为伊斯兰党站台拉票造就伊党势力的扩张而道歉。

被冻结党籍的甲市区国会议员沈同钦及鲁容区州议员吴良山於服刑期満后  连同峇章区州议员林敬贤及格西当区州议员陈仲祥宣佈与行动党情断义绝。该党代主席陈国伟即时狠批退党者是“毒瘤” 绝不劝留,网络上有人质疑,如果是毒瘤,那也是行动党传染的。

沈同钦和吴良山多次批评党处理人事纠纷偏颇而遭冻结党籍一年,在雌伏一年观察后毅然与另两个州议员退党,多数人认为自从上次党选由中央密谋推翻沈吳的领导并使尽手段封杀,沈吴今次警觉地退党,是在走投无路的窘境下掏出本身的良知另奔梁山,如果政途顺遂,一切都没事。而他们对林吉祥上次大选推动“支持伊党就是支持行动党” 的口号也遵循党令落力推销,如今在党内无容身之地而翻脸讲旧账,其实是情势所逼的良知。

现任秘书长林冠英在马六甲落腳时期与沈吴早已结怨,至今林冠英夫妇从政的极大耻辱就是被沈吳在党选中轰出局,林冠英自知寡不敌众而飞越到槟城州,鸠占雀巢而成了首席部长。有仇不报非冠英,他在多年后伺机而动,收编党内新秀谋反复仇,沈吳因此中箭落马。过后就以纪律为由将他俩打入冻结冷宫一年以削弱他们东山再起的势力。

严以言之,四名议员经过行动党八年的冒起,此时才反躬自省对伊党有扶植之罪而道歉,是在党内不得意的反击行为。但难得一面是,壮大伊党滋生神权治国向来只有马华和民政党同声讨伐,如今由行动党前领袖自揭其丑,那就不是政治语言那么简单。沈、吴揭露,当年除了是中央一纸令下,也被告知伊党已经放弃了成立伊斯兰国理念而改成立福利国,因此,所有的政治演说一定说“支持伊党就是支持行动党”。

退党议员指控,壮大伊党把人民陷于政治困境之中,如今国家政治局势出现宗教化的趋势,行动党难辞其咎。但是,林吉祥和林冠英并没有吸取任何教训,反而变本加厉与前独裁者马哈迪与种族主义者慕尤丁的土团党合作,甚至要回头与伊党携手夺取中央政府。吴良山表明,行动党的做法非常不负责任,党中央也应该向人民道歉。

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在评议退党风波时并沒有具备说服力的论点,只是毫无边際妄谈“大是大非”,即行动党正推动拯救国家的使命正在前行,退党就有搅局之嫌。在505大选前,行动党党内曾杂音纷陈,指责党内一些领袖的腐败应被移除,主流领袖都以改朝换代是大是大非的关键时刻,晓以大局为重劝告党内勿自揭疮疤,把污垢隐藏起来,以营造行动党的廉洁外观。

面对退党,火箭的红豆兵又再献身击敌,网络上对四名议员围剿谩骂,这已是红豆兵的惯用伎俩,这也是行动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政策”。试试回首当年与林吉祥创党之初出生入死的同志,皆因不满理念拐弯而遭受排斥,或是功高蓋主被枪打出头鸟,沈吴今天的处境只是历史的延续,可以肯定后有来者。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4-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