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February 2017

刘镇东的少数民族乐观论



行动党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刘镇东最近发表“华文政治论述中的公民政治与少数民族论” 大作,选择性以“华文政治论述” 东拉西扯达致一个结论,促请“特别是民主行动党的同志,要一直警惕自我,不要陷入“华裔是少数民族论”的保守论述当中而不自知”。

华族的23%人口与马来人的65%对比,毫无疑问属於少数,再经历十年廿载,势必跌破20%。在林良实领导马华时代,早已确认华裔的政治势力日渐式微,因此通过创建拉曼学院和拓展商机等等步骤凝聚华社的向心力,以期能在国阵的架构里有足够的谈判筹码周旋,但依附在巫统主导的马华一直以协商、争取的弱势姿态与巫统求取和睦共处,对华族的权益裹足不前,这是苟且偷安的政治现实闪避。

但若要以少数民族尚能庒敬自强,能冲刺这个瓶颈,也许只有刘镇东的纸上谈兵可以得到无比的慰藉。刘镇东说,“当前我们面对最新的两个挑战是,第一,川普出任美国总统后,激化全球身份认同之间的强烈冲突,各方都很容易陷入强调族群或者宗教的身份认同政治,很容易形成“少数民族”对抗“多数民族”的论述陷阱。第二,随着中国经济与政治影响力强大,马来西亚有些华裔政党和人士提出“中国强大就是马来西亚华裔好”的说法,我们在欢迎中国强大的当儿,也要进一步重申和阐述马来西亚华裔不是需要中国庇护的华侨,而是独立国家的公民。”

严以言之,特朗普以狂妄之姿就任总统对我国政治生态并没有任何影响,刘镇东言过其实引据美囯大选的遽变,只不过展示本身的世界观。在奧巴马以黑人身份登位时,他的竞选口号“改变” 却成为行动党的灵感而变成“改朝换代”。但奧巴马和行动党一样,这种口号的成果停滞不前,乏善可陈。

当奧巴马就任总统时,一些政论学者据此乐观陈述一国领导人再无需以肤色为选择,并对那时期的民联注入强心剂,期望民联形成的一线可与国阵抗衡拿下政权。但这些理想不止在现阶段落空,在未来的日子也迷茫。

最近,行动党囯会领袖林吉祥被 揭底,指希望联盟和土著团结党在未来大选若拿下布城政权,他是内定的副首相,林吉祥扬言要起诉散播谣言的诽谤者。论资排辈,林吉祥若出任副首相实至名归,同时也是华族之光。但他骨子里就深植着少数民族的自卑,唯恐惊吓到马来人而划地自牢。刘镇东不幸言中,林吉祥陷入“华裔是少数民族论”的保守论述当中而不自知”。

关於刘镇东上述的第二观点,他倾向於认为“中国强大就是马来西亚华裔好” 同时进一步“重申和阐述马来西亚华裔不是需要中国庇护的华侨,而是独立国家的公民。”。如果回到七十年代,老一辈的华裔或许存有浓烈的中国情意结,但随着时迁势转,即使首相访华也激发不起华裔选民的好感,从308到505大选的华裔投票转向,可见我国华裔不会以中国马首是瞻。刘镇东的落伍论述将使马来人对华族的归属感产生猜忌。

刘镇东引据“华文论述” 的心思旨在借力打力,变为本身认同的观点和立场。他劝慰少数民族的振兴寄望於“马来西亚在等待华裔、印裔、巫裔和任何族群的大部分选民,都能看到马来西亚是一个命运共同体,我们的未来,不在族群论述中,而在公民动员”。“2008年大选和2013年大选,华文论述当中,不管公民政治动员还是族群动员,都是一面倒向支持改朝换代。净选盟和绿色盛会吸引大量华裔参与就是例子。”

刘镇东还陶醉在净选盟和绿色盛会曾经为反对党创造辉煌的日子,一些公民运动的组织其实是由反对党幕后操控,因原形毕现后已逐渐失去动员号召力,这两年来的集会示威群众已开始沮丧,并对集会有疲劳无力感。因此,刘镇东若寄望公民运动可以抵销少数民族的自卑和结集力量,行动党不妨身先士卒做做看。但这个族群和宗教敏感年代,刘镇东充其量也只是文人问政,想像力丰富自我告慰做不了大事,就像他认为伊斯兰法是伪命题,如今却是华社的索命题。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7-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