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January 2017

以十二生肖批解运势不可採信



中国的十二生肖起源,至今还是千古之谜,众說紛紜。其中,清代学者赵翼认为生肖源于中国北方的游牧民族,“盖北俗初无所谓子丑寅之十二辰,但以鼠牛虎兔之类分纪岁时,浸寻流传于中国,遂相沿不废耳。”

根据记载:“东汉王充(西元27-97年)在西元1世纪期间所著《论衡》也有十二生肖。虽然没有明白的表示顺序,我们可以依据内文的关係推论出: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等顺序。

郭沫若則认为十二生肖來自西方。古代巴比伦及埃及,都有相近之十二生肖。另有一说,传自印度,只是年兽因地域之异而改良,如印度的狮,在中国变成虎,又如在印度的金翅鸟,变为鸡。

在早期提到12生肖的文献中与現今版本略有不同,例如:龙不存在,其位置由虫代替。换句话说,以前的虫,在文化薰陶下,进化到成为一条龙。

因此,12生肖属相作为纪年的图腾,本意是便于民众记忆使用,而非达致精确計算的科学性目的。由於对生肖的迷思惑而不解,近代许多江湖相术之流,把生肖属相自行注入个人的流年运势,而人们对农历新年的生肖的更替,也因为对前景的不明确,相信生肖存在着主宰一年兴衰浮沉的潜隐力量。而这套理论,通常都是每12年轮流上场,也就是说,今年由鸡登台对其他属相的影响,待12年后的酉鸡,又可重复论述。

近30年来,香港和台湾一些所谓的专家都利用年兽流年运势,批解12个生肖的得失祸福,这似乎只有12种生肖属相有各自相同的际遇。也就是说,如果有相同的岁数,运势是共同体,这是非常荒谬的。譬如说,全班的同学相同生肖在毕业后各奔前程,每个人的发展际遇不同,怎会有不分彼此的命运?

多数术士一直沿用本命年说事,而且依各地風俗有不同習慣和禁忌,例如古时为避免犯太岁,主张戴“红腰带”、“红手链”等要戴“红”、穿“紅襪子”的習俗,有些地區则流行佩戴相合生肖的饰物,而且一戴就是一年。台弯、香港则有本命年和正沖年出生者安太歲的習俗。

安太岁即是当冲所属之生肖年,如生于鸡年者,太岁当冲该年容易发生意外 (如车祸、感情破裂、官司缠身等),如果有这些以上问题产生,在传统习俗裡会求助宫庙点光明灯或安太岁,以祈求该年一切事情平安顺利,安太岁也需对照本命年太岁官祈求帮助今年祸事能减少无伤。但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是,处於本命年的人,无灾无难而腾达者大有人在。

随着鸡年的到来,港台一些术士纷纷推出某三种生肖“辰酉相合”的大运,命宫有“龙德”和“紫薇”两大吉星的关照,全年贵人运爆棚,”。此外,也生安白造某些生肖姻缘不合,如鸡年和狗年出生者,套上鸡犬不宁的成语两相排斥胡扯一番。但若综合各家各说作为比较,各方都互相矛盾。因此,对那些自信不足,宁可信其有的人,有些人自鸣得意,有些人则惶惶不可终日。

现今,每年著书以生肖论命的“专家”,不少人以“居士” 自居。居士的称谓,梵语为迦罗越kulapati,古为尊者,现泛指居家修行之士、在家学佛者。有了居士的称号,也就强化个人的身份地位,在替求事者解决“诸事不顺、财运不畅、姻缘不和,健康不佳” 时,更加容易取信於人。然而,佛训指日日是好日,根本与命运无关。因此,假借术士之口祈福转运,摆脱衰败的运势,最终是庸人自扰。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4-1-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