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January 2017

舌尖上的政治伎俩


马哈迪是不折不扣“老骥伏枥,壮心不已” 的人物。搞政治能让人延年益寿,可从马哈迪以90的高龄仍然奋斗看到些许的科学依据。

另一位是林吉祥72岁,从政半个世纪南征北伐至今身轻如燕,以奔波各地和勤奋发表高论当作运动,身強体壮。他们的共同点就是,面不改色地以今天的我,否定昨天的我来促进新陈代谢。时日一久,培养强大的內心力量出卖原则和作为独裁的营养。

这两位长辈冤家聚头如今已一笑泯恩仇,林吉祥被敦马抓去蹲牢已不计前嫌,为了各自的议程以拯救大马为名誓要首相纳吉倒台。但做为父亲,敦马为儿子慕克力铺垫着未来成为首相之路,而祥伯一生劳碌,为的是替儿子林冠英的政途打桩,也期望在暮年进入布城谋个副首相之位。

敦马人老口舌唠叨,常有祸从口出的毛病,也许当了22首相入戏太深,无法抽离独霸政权的角色倚老卖老。纳吉推动的一马援助金,他指责为贿赂,大有一朝重夺政权将它废除之意。但几天后立场回转同意一马援助金的需要。

当前共有7百余万的公民受益於援助金,比例上以巫裔居多,废掉援助金形同烧掉他创立的土著团结党的马来人的选票,他不得不悬崖勒马。

一马援助金使到各反对党思绪混乱,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认同它的价值,等同扇了敦马两巴掌。但旺姐又给位高权重的阿兹敏抽后腿违背了党主席的立场,指责一马援助金是收买民心的贿选,替公正党倒米。行动党则保持观望态度,可见得希盟和土团党在关系民生的大课题上并未达致共识,各自表述各行其是。

林吉祥和林冠英就比较懂得权衡形势,扬言迈入布城就废除GST及大道收费,玩尽民粹主义。目前估计,GST年収400多亿的税,而大道收费一旦废销,赔偿金少说也要一千几百亿,必须用铁腕政策才能完成。因此,废除之说根本是诱骗选民,毕竟,华裔选民一直被行动党喂养着政治迷幻药而上了瘾,没有舌尖上谎言的慰藉,日子难过。

敦马或许以为凭着昔日余晖的影响力鼓动种族情绪期能得到马来人的欢心。他对纳吉引入中国的资金参与建设,扭曲为典当国家主权,并凭空想像诬指柔州将有70万名中国人在新山的“森林城市” 计划下获得公民权,同时有大片土地已卖给中国。柔佛苏丹依布拉欣殿下动了真火,严厉训斥马哈迪玩弄“恐惧及种族政治”,殿下表明,种族政治在柔佛绝不会有立足之地。

敦马敢论断外囯人鸠占雀巢,就得回顿顾大马史上唯一最严重的滥发公民权灾难,正是马哈迪执政期间为了夺取沙巴州控制权而公然进行的“身分证计划”。前国会议员庄永谅在2012年披露,大马输入75万“身分证计划公民”,而当中的20万人还成为合格选民。另外,多名证人在非法移民皇家调查委员会上供证,马哈迪和已故内政部长梅格朱尼指示官员发出蓝色身分证给外来移民。

从国会的资料显示,在2008年,沙巴人口有325万人,本地人佔了150万人,而菲人佔了170万人。马哈迪的所作所为才是彻底出卖国家主权,这也激发苏禄恐怖分子入侵沙巴试图进一步索土。

在当前竞逐政权的格局下,敦马可谓倾其洪荒之力胡编瞎扯,这位老佛爷自以为还可以左右大局,信心来自行动党的鼎力支持。这个国家政局再乱,最终还是由马来人政权操控一切,林吉祥可以振振有辞废除GST和大道收费等等玩弄民粹讨取华裔的亢奋,但这些都是舌尖上的政治伎俩,信其言则自作孽。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9-1-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