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January 2017

慕尤丁定性思维再发酵



首相纳吉去年11月访华签署了多项经贸合作协议总值1440亿令吉,其中包括合作开发马六甲“皇京港”、东海岸铁路等经贸领域,当时在野党抨击为“卖国”。在过去多届大选跫音渐近时,反对党认为访问中国的丰硕成果将有助於提高国阵的胜算,尤其是能讨好华裔选民的中国情意结。

这种思维也许在七八十年代有爱屋及乌的发酵作用,如今年轻一代的华裔年轻根本不放在眼内。回想2013年的505大选的农曆新年前,纳吉放下身段穿上红彤彤的唐装,猛击锣鼓的视频为华人添喜助兴,但一如闽南俚语所说的“功德做在草仔埔”,一事无成。马华输到只剩下七个席席,处在耻辱的“制高点”。

纳吉的“卖国”余温如今被慕尤丁加热翻炒,慕尤丁认为,无论是本地巫裔或华裔,都不欢迎纳吉向中国招商引资抢掉本国人的饭碗。慕尤丁指纳吉访华招揽投资及借贷,形同是出卖国家主权。

此外,慕尤丁也抨击马华与中国靠拢,认为这只会导致外国势力介入影响。“即使没有马华,我们依然可以与中国做生意。”

如今回顾历史足迹:2011年4月22日,时任副首相的慕尤丁携同蔡细历访华,在中南海拜会温家宝时,要求温家宝协助增加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和经商项目。他阐述适合中国投资的领域,包括马来西亚经济转型计划鉴定的12个主要发展领域,包括石油及天然气、建筑、房地产、医药、旅游业等。

2014年,慕尤丁再度访华招商,访问3个中国主要城市,即北京、上海及重庆,与中国商討多项关于马中经济合作事项,包括实现2017年双边贸易达到1600亿美元的目標。这些外访在今时思索起来,宛如向中国乞讨好处。


问题是,他当年的功绩却不是靠拢、典当国家主权,为什么轮到纳吉做出更好的效绩时就变成卖国,却是引入外资抢饭碗呢?从巫统出来组织土著团结党,这位党主席慕尤丁彻底变样,用仇情恨绪贬埙马中关系,其实是想激发马来人的敏感神经迁怒纳吉,同时侧击华人的尊严反华。然而,若华人单听片之词,就给他玩弄在掌心摆布,毕竟,土团党创党目标是纯粹为马来人斗争,华人在其党纲中连面包屑也沾不上边。

土团党由马哈迪幕后操控并与民盟结为伙伴,但至今各党有自己的盘算只是貌合神离。慕尤丁身兼教长时与董总商议独中统考文凭受承认问题,当年以权力压制。而今,他指控董总态度极端不愿放软身段,即使民盟执政,他还是要董总根据他的条件行事,否则免谈。承认統考是民盟向选民许下的承诺,也是行动党打出的王牌,慕尤丁単方面唱反调,行动党都噤若寒蝉不敢驳斥,可见民盟与土团党各行其是。

針对中国大规模投资大马遭到慕尤丁的污蔑,中囯驻马大使馆罕见地发文告申明,中马之间的合作,利在当下,功在长远,没有也不会损害马来西亚人民的利益。并且強调不涉入我国内部政治。

有关发言人虽未点名慕尤丁,但措词的嘲讽之中已露出水面。他指出,有的人在台上时口口声声“马中友好”,下台后极力煽动仇华情绪;在台上时四处游说“中资来马”,下台后肆意污蔑“中资抢走本地人饭碗”;在台上时热情赞赏巫统和马华公会与中共的友党关系,下台后任意指责政党间友好交往是为外来势力影响大马打开“方便之门” ...... 如此翻云覆雨,何来起码的诚信? 何以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又何以获得大马华人的信任?

从慕尤丁最近的谈论,他的定性思维是“马来人为先”,因此,对华教发展百般堵剿,对中资涌入採取轻蔑态度而排斥,如果民盟不幸进入布城,只剩下美国这位契爷。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2-1-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