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January 2017

以十二生肖批解运势不可採信



中国的十二生肖起源,至今还是千古之谜,众說紛紜。其中,清代学者赵翼认为生肖源于中国北方的游牧民族,“盖北俗初无所谓子丑寅之十二辰,但以鼠牛虎兔之类分纪岁时,浸寻流传于中国,遂相沿不废耳。”

根据记载:“东汉王充(西元27-97年)在西元1世纪期间所著《论衡》也有十二生肖。虽然没有明白的表示顺序,我们可以依据内文的关係推论出: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等顺序。

郭沫若則认为十二生肖來自西方。古代巴比伦及埃及,都有相近之十二生肖。另有一说,传自印度,只是年兽因地域之异而改良,如印度的狮,在中国变成虎,又如在印度的金翅鸟,变为鸡。

在早期提到12生肖的文献中与現今版本略有不同,例如:龙不存在,其位置由虫代替。换句话说,以前的虫,在文化薰陶下,进化到成为一条龙。

因此,12生肖属相作为纪年的图腾,本意是便于民众记忆使用,而非达致精确計算的科学性目的。由於对生肖的迷思惑而不解,近代许多江湖相术之流,把生肖属相自行注入个人的流年运势,而人们对农历新年的生肖的更替,也因为对前景的不明确,相信生肖存在着主宰一年兴衰浮沉的潜隐力量。而这套理论,通常都是每12年轮流上场,也就是说,今年由鸡登台对其他属相的影响,待12年后的酉鸡,又可重复论述。

近30年来,香港和台湾一些所谓的专家都利用年兽流年运势,批解12个生肖的得失祸福,这似乎只有12种生肖属相有各自相同的际遇。也就是说,如果有相同的岁数,运势是共同体,这是非常荒谬的。譬如说,全班的同学相同生肖在毕业后各奔前程,每个人的发展际遇不同,怎会有不分彼此的命运?

多数术士一直沿用本命年说事,而且依各地風俗有不同習慣和禁忌,例如古时为避免犯太岁,主张戴“红腰带”、“红手链”等要戴“红”、穿“紅襪子”的習俗,有些地區则流行佩戴相合生肖的饰物,而且一戴就是一年。台弯、香港则有本命年和正沖年出生者安太歲的習俗。

安太岁即是当冲所属之生肖年,如生于鸡年者,太岁当冲该年容易发生意外 (如车祸、感情破裂、官司缠身等),如果有这些以上问题产生,在传统习俗裡会求助宫庙点光明灯或安太岁,以祈求该年一切事情平安顺利,安太岁也需对照本命年太岁官祈求帮助今年祸事能减少无伤。但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是,处於本命年的人,无灾无难而腾达者大有人在。

随着鸡年的到来,港台一些术士纷纷推出某三种生肖“辰酉相合”的大运,命宫有“龙德”和“紫薇”两大吉星的关照,全年贵人运爆棚,”。此外,也生安白造某些生肖姻缘不合,如鸡年和狗年出生者,套上鸡犬不宁的成语两相排斥胡扯一番。但若综合各家各说作为比较,各方都互相矛盾。因此,对那些自信不足,宁可信其有的人,有些人自鸣得意,有些人则惶惶不可终日。

现今,每年著书以生肖论命的“专家”,不少人以“居士” 自居。居士的称谓,梵语为迦罗越kulapati,古为尊者,现泛指居家修行之士、在家学佛者。有了居士的称号,也就强化个人的身份地位,在替求事者解决“诸事不顺、财运不畅、姻缘不和,健康不佳” 时,更加容易取信於人。然而,佛训指日日是好日,根本与命运无关。因此,假借术士之口祈福转运,摆脱衰败的运势,最终是庸人自扰。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4-1-2017

19 January 2017

舌尖上的政治伎俩


马哈迪是不折不扣“老骥伏枥,壮心不已” 的人物。搞政治能让人延年益寿,可从马哈迪以90的高龄仍然奋斗看到些许的科学依据。

另一位是林吉祥72岁,从政半个世纪南征北伐至今身轻如燕,以奔波各地和勤奋发表高论当作运动,身強体壮。他们的共同点就是,面不改色地以今天的我,否定昨天的我来促进新陈代谢。时日一久,培养强大的內心力量出卖原则和作为独裁的营养。

这两位长辈冤家聚头如今已一笑泯恩仇,林吉祥被敦马抓去蹲牢已不计前嫌,为了各自的议程以拯救大马为名誓要首相纳吉倒台。但做为父亲,敦马为儿子慕克力铺垫着未来成为首相之路,而祥伯一生劳碌,为的是替儿子林冠英的政途打桩,也期望在暮年进入布城谋个副首相之位。

敦马人老口舌唠叨,常有祸从口出的毛病,也许当了22首相入戏太深,无法抽离独霸政权的角色倚老卖老。纳吉推动的一马援助金,他指责为贿赂,大有一朝重夺政权将它废除之意。但几天后立场回转同意一马援助金的需要。

当前共有7百余万的公民受益於援助金,比例上以巫裔居多,废掉援助金形同烧掉他创立的土著团结党的马来人的选票,他不得不悬崖勒马。

一马援助金使到各反对党思绪混乱,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认同它的价值,等同扇了敦马两巴掌。但旺姐又给位高权重的阿兹敏抽后腿违背了党主席的立场,指责一马援助金是收买民心的贿选,替公正党倒米。行动党则保持观望态度,可见得希盟和土团党在关系民生的大课题上并未达致共识,各自表述各行其是。

林吉祥和林冠英就比较懂得权衡形势,扬言迈入布城就废除GST及大道收费,玩尽民粹主义。目前估计,GST年収400多亿的税,而大道收费一旦废销,赔偿金少说也要一千几百亿,必须用铁腕政策才能完成。因此,废除之说根本是诱骗选民,毕竟,华裔选民一直被行动党喂养着政治迷幻药而上了瘾,没有舌尖上谎言的慰藉,日子难过。

敦马或许以为凭着昔日余晖的影响力鼓动种族情绪期能得到马来人的欢心。他对纳吉引入中国的资金参与建设,扭曲为典当国家主权,并凭空想像诬指柔州将有70万名中国人在新山的“森林城市” 计划下获得公民权,同时有大片土地已卖给中国。柔佛苏丹依布拉欣殿下动了真火,严厉训斥马哈迪玩弄“恐惧及种族政治”,殿下表明,种族政治在柔佛绝不会有立足之地。

敦马敢论断外囯人鸠占雀巢,就得回顿顾大马史上唯一最严重的滥发公民权灾难,正是马哈迪执政期间为了夺取沙巴州控制权而公然进行的“身分证计划”。前国会议员庄永谅在2012年披露,大马输入75万“身分证计划公民”,而当中的20万人还成为合格选民。另外,多名证人在非法移民皇家调查委员会上供证,马哈迪和已故内政部长梅格朱尼指示官员发出蓝色身分证给外来移民。

从国会的资料显示,在2008年,沙巴人口有325万人,本地人佔了150万人,而菲人佔了170万人。马哈迪的所作所为才是彻底出卖国家主权,这也激发苏禄恐怖分子入侵沙巴试图进一步索土。

在当前竞逐政权的格局下,敦马可谓倾其洪荒之力胡编瞎扯,这位老佛爷自以为还可以左右大局,信心来自行动党的鼎力支持。这个国家政局再乱,最终还是由马来人政权操控一切,林吉祥可以振振有辞废除GST和大道收费等等玩弄民粹讨取华裔的亢奋,但这些都是舌尖上的政治伎俩,信其言则自作孽。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9-1-2017

17 January 2017

积极对付异议分子?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说,他相信2017年是多重考验的一年,当权者将更积极对付异议分子,包括加诸贪污、煽动罪名,或在网络和媒体发布假新闻抹黑反对党。

擅长假设兼且夸大其词的林吉祥,此话的画风似曾相识,因为他的儿子林冠英就因涉嫌购买低价洋房而面对贪腐的检控;另一方面,林冠英“积极对付异议分子” 的神功与日俱进;而网媒在行动党操控之下,由红豆兵自2008年对政敌抹黑、扭曲和制造虛假消息危言耸听,以及粗言秽语充斥网媒从不间断,林吉祥此时的指责犹如拿石头砸自己的家门。

多数政客对本身的惯性作为都不形於色,即使照镜子也看不到那幅德性。林冠英对付媒体向来不手软而且叨念不停,最近出席一项庆宴活动说得堂而皇之:那些眼睛看不到的人,耳朵听不见的人和心感觉不到的人,我们勿去理会,因为他们不是人而是僵尸。他比喻对像显然是针对不满意槟州政府政策的人或是舆论的讨伐,也就是所谓的异议份子。

然而,林冠英是否不去理会而宽宏大量?盘点一下他最近的“风范” 便摸到底细。不久前,因为报章没有刊载他的文告而对媒体大叫大嚷,而此时,一位曾是行动党的支持者的Kaffa King品牌咖啡餐厅业者黄家业因看不顺眼打圧媒体而形容林冠英犹如独断专横的纣王。

就那么一句话,黄家业就吃不完兜着走。他在槟威两地的咖啡餐厅分别受到市政厅的执法单位取缔,在飞机场的厕所被铲平掉,其他几间分别因申办食肆营业执照延误、卫生条件违规等等理由而收到传票,其中一间在大伯公街,黄家业将在农历新年后关闭,导致多人失业。

黄家业慨叹穷不跟富斗,富不跟官斗,但面对商业经济的逼害,他不后悔曾狠批林冠英带来的连琐性的打击,反而在面子书上开辟言论战场,一展硬汉本色。

Kaffa King面对频密的检举,当局说是“例行检查”。黄家业说,每一件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是否被有关人士对付,大家都心里有数。而更多议论相信高官藉执法之手而达到报复的目的的可能性偏高。

一些支持行动党的社媒写手,甚至说他是马华党员,言下之意间接认同绝杀非我族类。而黄家业悬赏10万令吉促请出示证据,表明不曾递交入党表格,他只是与马华大山脚区会关系良好,而被委以区会的顾问团成员之一。马华大山脚区会主席陈德钦说,这个顾问团成员不一定是马华党员,只要是支持者都可以成为成员,特别是在各别领域有才华的人士。

事实上,当今媒体尤其是社媒,行动党的红豆乒或支持者都是以非黑即白的二分法,粗略判断敌友。即使过去盲目支持行动党,但一旦拿点良知批评就会被视为背叛而受到围剿。黄家业过去支持行动党,只因批判一句“纣王” 就被逼在悬崖中挣扎。

因此,林吉祥与其指责“当权者将更积极对付异议分子”,倒不如坐言起行给林冠英实施家教,毕竟,林冠英在打压异议者的本领已炉火纯青,堪称典型代表人物。如果林吉祥认为异议份子的言论自由应受到维护而不应遭到清算,那就应该由林冠英洗心革面做起才能服众。否则,一切伟论都是扯淡。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7-1-2017

12 January 2017

慕尤丁定性思维再发酵



首相纳吉去年11月访华签署了多项经贸合作协议总值1440亿令吉,其中包括合作开发马六甲“皇京港”、东海岸铁路等经贸领域,当时在野党抨击为“卖国”。在过去多届大选跫音渐近时,反对党认为访问中国的丰硕成果将有助於提高国阵的胜算,尤其是能讨好华裔选民的中国情意结。

这种思维也许在七八十年代有爱屋及乌的发酵作用,如今年轻一代的华裔年轻根本不放在眼内。回想2013年的505大选的农曆新年前,纳吉放下身段穿上红彤彤的唐装,猛击锣鼓的视频为华人添喜助兴,但一如闽南俚语所说的“功德做在草仔埔”,一事无成。马华输到只剩下七个席席,处在耻辱的“制高点”。

纳吉的“卖国”余温如今被慕尤丁加热翻炒,慕尤丁认为,无论是本地巫裔或华裔,都不欢迎纳吉向中国招商引资抢掉本国人的饭碗。慕尤丁指纳吉访华招揽投资及借贷,形同是出卖国家主权。

此外,慕尤丁也抨击马华与中国靠拢,认为这只会导致外国势力介入影响。“即使没有马华,我们依然可以与中国做生意。”

如今回顾历史足迹:2011年4月22日,时任副首相的慕尤丁携同蔡细历访华,在中南海拜会温家宝时,要求温家宝协助增加中国在马来西亚的投资和经商项目。他阐述适合中国投资的领域,包括马来西亚经济转型计划鉴定的12个主要发展领域,包括石油及天然气、建筑、房地产、医药、旅游业等。

2014年,慕尤丁再度访华招商,访问3个中国主要城市,即北京、上海及重庆,与中国商討多项关于马中经济合作事项,包括实现2017年双边贸易达到1600亿美元的目標。这些外访在今时思索起来,宛如向中国乞讨好处。


问题是,他当年的功绩却不是靠拢、典当国家主权,为什么轮到纳吉做出更好的效绩时就变成卖国,却是引入外资抢饭碗呢?从巫统出来组织土著团结党,这位党主席慕尤丁彻底变样,用仇情恨绪贬埙马中关系,其实是想激发马来人的敏感神经迁怒纳吉,同时侧击华人的尊严反华。然而,若华人单听片之词,就给他玩弄在掌心摆布,毕竟,土团党创党目标是纯粹为马来人斗争,华人在其党纲中连面包屑也沾不上边。

土团党由马哈迪幕后操控并与民盟结为伙伴,但至今各党有自己的盘算只是貌合神离。慕尤丁身兼教长时与董总商议独中统考文凭受承认问题,当年以权力压制。而今,他指控董总态度极端不愿放软身段,即使民盟执政,他还是要董总根据他的条件行事,否则免谈。承认統考是民盟向选民许下的承诺,也是行动党打出的王牌,慕尤丁単方面唱反调,行动党都噤若寒蝉不敢驳斥,可见民盟与土团党各行其是。

針对中国大规模投资大马遭到慕尤丁的污蔑,中囯驻马大使馆罕见地发文告申明,中马之间的合作,利在当下,功在长远,没有也不会损害马来西亚人民的利益。并且強调不涉入我国内部政治。

有关发言人虽未点名慕尤丁,但措词的嘲讽之中已露出水面。他指出,有的人在台上时口口声声“马中友好”,下台后极力煽动仇华情绪;在台上时四处游说“中资来马”,下台后肆意污蔑“中资抢走本地人饭碗”;在台上时热情赞赏巫统和马华公会与中共的友党关系,下台后任意指责政党间友好交往是为外来势力影响大马打开“方便之门” ...... 如此翻云覆雨,何来起码的诚信? 何以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又何以获得大马华人的信任?

从慕尤丁最近的谈论,他的定性思维是“马来人为先”,因此,对华教发展百般堵剿,对中资涌入採取轻蔑态度而排斥,如果民盟不幸进入布城,只剩下美国这位契爷。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2-1-2017

10 January 2017

355法案团结穆斯林 即将叫战

伊斯党主动出击,号召30万紫色衣服制服的支持者出席定於2月18日(星期六)在吉隆坡独立广场举行大型集会,针对党主席哈迪阿旺所主导的伊斯兰法庭(刑判权限)355修正私人法案,採取另类施压和展示力量。党报《哈拉卡》报道上述新闻时,标题为“Himpunan RUU355 satukan umat Islam”(355法案团结穆斯林)。

这个步骤显然对国阵政府为減低政治杀伤力,准备接手355法案通过国会达致比较圆融的方式表达不能认同。伊党此举也为预料将在今年举行的大选造势,以期能感化马来人穆斯林的响应,拉拢选票。

伊党也邀请国阵、行动党、公正党、和国家诚信党参与其盛。这一招试探,将逼使各政党必须表态是否支持“355法案团结穆斯林” 的主旨。巫统既然有意接手有关修正案,谅不会摆出强硬的姿态与伊党抬杠;被视为伊党叛徒的诚信党主席末沙布对此法案早就坚决支持,但他人微言轻的地位若出席,伊党谅不会当他为上宾礼待,伊党的白眼将令他自取其辱。

公正党在希盟之中是唯一与伊党有沟通的政党。修正法案自去年热火朝天以来,公正党极尽保持不评议,不反对的观望立场,以免这个多元种族的党性遭到非穆斯林党员起哄。但这次伊党的集会令该党处於窘境,若支持,势必有大批华印裔选民跑票。

轮到行动党就十分尴尬了,最近网络上把行动党凡走过必有痕迹的丑事挖掘出来。林吉祥曾公开呼吁,投行动党一票就是投回教党一票,成为火箭壮大伊党的力证;而林冠英与哈迪阿旺签署联合声明,允许伊党推动伊斯兰化也成为党耻,尤其是,吉兰丹州议会通过伊化法案,他那句Let it pass first 也标志出卖其他族群难以抹掉的污点;此外,当年为安抚华社,该党与伊党商议把回教国改为福利国的掩饰行为,过后由火箭中人向华社推销福利国,至今这福利国已不在伊党的政纲之内,足见火箭与月亮当年欺骗华社已露馅。

马华、民政和东马政党不出二话反对355法案,行动党虽然也反对,但不同点是,林冠英表明若在国会议决投票,行动党将不参与表决。这反映出行动党态度嗳昧,既要反对又不想投反对票,根本不符常情,十足投机。

伊党对伊斯兰化的进程有恃无恐,行动党应负责任难辞其咎,行动党一度大力为伊党粉刷宗教化的形象,如今伊党壮胆大了,才会提出私人法案为将来落实伊刑法铺路。如今看来,拦截在私人法案使出洪荒之力却是处於疲弱的马华与民政,行动党拥有37位国会议员却自我龟缩。

问题来了,如果公正党、团结党甚至是与林吉祥频密互动的土团党都出席“355法案团结穆斯林” 大集会,行动党若不能发挥影响力劝退,那将使到民盟不知如何自处。

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一再强调,355法令的修订违反国家宪法,立场坚定不会出席集会。355法案一直由伊党解释为不侵犯非穆斯林的利益。但这个缺口一旦打开,也就凌驾我国的世俗宪法。尤其今次要增加处罚的权限将把类似的罪案刑罚置於次等地位。

我国常在修订及增加罪案的惩处力度以产生阻吓作用。但355法案针对伊斯兰法庭权限的扩大,比如原本就存在在伊斯兰法中的通奸(zina)丶诬告他人通奸(qazaf)丶饮酒(syurb)等罪,就当前形势并非泛滥成灾,根本就没有必要增加刑罚。而伊党咬着355法案,无非是以这个奠脚石开拓更广泛的伊刑法的发展空间。

和净选盟五度的集会比较,伊党的集会充斥着宗教情绪,无论它取得如何的效应,但这股力量潜伏着扰乱公共秩序和撕裂国民的团结及和谐,在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之间制造猜疑。因此,主导国政的巫统必须好好审度它的后果及后遗症。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0-1-2017

05 January 2017

风水、命理、解降淫邪奇谭


一个漂亮的女人没有一张老实的脸。这是莎士比亚说的。同样的,女人的美貌和智商没有对等的关系,她往往让男人以貌取人而忽略了她的内涵,这也使到不少美女甚至是女明星在暴露本性之后以离异收场,或自陷在情色泥淖之中。

最近一位有明星脸蛋的37岁少妇,为了改运而被风水师唆摆,必须和他发生性关系才能消除业障,但他们床上戏被偷拍下来,再由风水师的妻女以录影为证,兴师问罪之下而在律师楼签署妨碍家庭赔偿8万8千令吉,每月分期摊还2千。

这桩涉嫌骗色、敲诈的情色纠纷,男女双方从社交媒体出示短讯记录指控和开骂而转战到报章互揭伤疤,唇枪舌弹互相伤害得难解难分。原本报章姑隐其名,但如今发展到抛头露面各自表述,他们人争一口气数落对方以寻求公道,但骂架从来就没有一方处在舆论的优势,只有让围观群众当作电视剧的剧情,娱乐在其中。

风水师、巫师、邪教或神壇乩童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讹诈财色甚为普遍。人们对眼下的运程不济,常会问神求卜,以期解脱困扰。也有些江湖汉子想在道上一帆风顺,向卓有名堂的画符师父求取符咒。

像著名大道莫达清对身怀三尺六长,喷上黑狗血的布符就相信能逢凶化吉。在七十年代,当警方突袭他匿藏在永隆板厂时,他的伙党遭歼灭,只有他躲在天花板上逃过死劫,但两个小时后他从天花坂掉地才被发现受捕。莫达清对此符的辟邪威力寄以厚望,向法庭要求警方归还。但经过冗长的庭讯后,最终还是面对死刑的判决。

一些人对本身事业诸事不顺,会买鸡蛋向巫师求解。首先,问事者的鸡蛋被偷龙转凤,当面对巫师时,巫师会把鸡蛋敲破,竟然出现生绣的针在蛋白和蛋黄里,於此,就断定来者遭到降头的魔咒。鸡蛋怎会有锈针呢?原理是把鸡蛋浸在白醋里一段时间,蛋壳就会软化,此时把针插入蛋壳也即时缝合而无痕迹。这种障眼法一直是巫师的独门暗术。

问事者此时惊恐,连忙哀求巫师出手解降,巫师闭目念念有词后如掌握天机,吩咐问事者明天再来去挖掘降头的所在地。次日,巫师不断喃喃自语,像拥有GPS的指引来到一处坟场,令其助手在某个坟墓旁边除掉离离杂草挖土,不久后就会发现密封的陶制罐子,打开一看,就有一些纸人或草制人形,他们的头身被针刺着。这时候,巫师“神判”即刻拔掉针将整个陶罐摧毁火化,算是彻底解决掉“贡头” 缠身 了。而为什么巫师在天大地大中找到陶罐,说穿了就是提前数月在各个荒山野嶺预先埋下陶罐。

看命的风水师敛财骗色全凭口才了得,许多妇女因不如意而向风水师倾吐难处,希望改运。像上述通过性关系转运的技俩,早在四十年前就有案例。一名通过报章广告累积名声的风水师也曾干过不少性爱去霉转运的勾当,由於屡试屡胜,结果遭到反间计,被抓黄脚鸡。

有一批人,雇用姿色卓约的风尘女郎而诱引风水师使出同样伎俩,相约在酒店性转运。这位女郎故意不上锁房门,男女在床上展开性事转运进行曲时,几条大汉冲入拍摄风水师裸体的狼狈模样,并指控他诱淫人妻打了一顿,再通过遮羞谈判,由风水师赔偿了一笔钱。

像此次的事件,女方要转运反而越转越黑,风水师会算计也料不到身败名裂,如果性关系能转运,看来只好到泰国去找鸭了。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5-1-2017

03 January 2017

麦当劳为清真蛋糕自寻烦恼



大马麦当劳连锁快餐店已易主,由来自沙地阿拉拍的LionHorn财团经营。管理层的新作风从去年12月开始,严禁非清真(Non-Halal)的蛋糕进入快餐店内庆祝生日,以确保食物符合清真认证的标准。麦当劳1980年在我国获得特许经营权,和一般餐饮业的措施一样,只是禁止顾客携带外来食物或饮料,从未阻拦顾客所带进快餐店内生日蛋糕,新的举措一时令各界热议。

要如何确认生日蛋糕百分之百清真是十分困难的事。国内各大小城镇多数的蛋糕店若由非穆斯林经营都甚少向大马宗教发展局申办清真认证,主要是生產的蛋糕、面包等所採用的食材与Non-Halal无关而理所当然被界定为Halal。若要对此深究,许多蛋糕师傅若不具备清真的生活习俗,这蛋糕是否符合清真的范畴和条件?现今很多家庭主妇自制蛋糕为家人庆生,她要如何证明是淸真?

远远景研究中心(CENBET)联合主席颜炳寿说,宗教发展局所发的清真认证其实只是针对食物,而不是针对场所,恐怕会导致公共场所日后也会以宗教区隔化人们。宗教局其实不应惩处获得清真认证的餐馆有出现非清真认证的食品,事实上,只有食物可被分为是否清真认证,而不是场所。

“如果宗教发展局对场所发出清真认证,这就是踩过界,而餐馆也不应蒙在白色恐怖的阴影之下,若是如此,这就是滥权。”他指出最大的担忧:如果这种连场所也要分清真认证或非清真认证,那么在公共交通工具、学校、民宅区或是医院等,这将以人们的宗教来区隔,但事实上现在面对日益严重的极端主义时,更应加强团结。

由於对清真穷其心思,大马宗教发展局矫枉过正的做法令各界发出疵议之声。去年10月,一家著名的甜点连锁店安缇安,因为食品名堂出现”热狗”而不符合清真认证申请,之后需改名删除”狗”字,成为国际新闻。这种捕风捉影,被视为以一己的宗教认知,盲目管制其他族群的生活习俗,必须依据他们的无知而屈从,其偏颇实是侵权。

麦当劳此次大事宣扬清真蛋糕,意在向大马宗教发展局展现遵照清真认证,以防受到刁难和责议。事实上,非穆斯林都不会刻意把非清真的食品带进麦当劳,尤其是特地为庆生而准备的蛋糕,即使是由穆斯林蛋糕店制产,也沒有清真认证,人们主观的清真只是认为店主是马来人穆斯林就认定是Halal。

国内的宗教狂热程度有增无减,不少政客和宗教学者为了向本身的族群献媚争宠,无不挑剔为能事以一表圣洁和虔诚。关丹一家长途巴士公司首开先河,采取“男女分开坐”的措施,名义上是避免性骚扰,但这与吉兰丹的宗教法规不言而喻。

前首相敦马哈迪如今也推广清真,指导穆斯林应该拒绝一马公司的资援前往麦加朝圣,指有关金钱是纳吉偷来的,上苍不会接受。可见的,每个人都以本身的议程和观点耍弄宗教情绪。

麦当劳此次严控蛋糕的圣洁其实是多此一举的自寻烦恼,与其要管制顾客,倒不如自制蛋糕售卖,如此即可按店规拒绝顾客外带蛋糕。但必须认清事实,大马的多元文化和宗教必须互相尊重和包容,别在小儿科的问题上向上苍稟报和表示虔诚,而伤害各族感情。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3-1-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