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December 2016

行动党叩拜马来人政权



政治是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人不转心转的谋朮。过去可以势不两立,但同处困境时就会相逢一笑泯恩仇,令追随的群众错愕,所以说,在两个敌人之间讲话要拿捏分寸,一朝两人握手言归於好,自己无地自容。

前首相敦马哈迪是一个把尊严和原则自行调度的政客,不请自来出席行动党大会,语多奉承火箭当作礼物,而在马哈迪铁腕统治22年之中,林吉祥和林冠英曾被投狱,如今“度尽劫波兄弟在”,紧紧拥抱敦马这太上老佛爷,可谓跳蚤配臭虫。

行动党有敦马加持,或可因此甩掉种族主义和反伊斯兰的“罪名”,但这些罪状却是马哈迪领导巫统时期在马来人群众所播种的,但他只对行动党点到为止,说它具备“马来西亚精神” 这类九不搭的话,而行动党迎来这半世纪的宿敌已经感恩戴德,相信林氏父子将会删除记忆,不再对敦马掌权时期的经济政策打压华人、打压华教、朋党主义延续今日的贪腐和种种在种族政策上的偏执再究责任。

同样的,巫统主席纳吉为了来届大选的胜算,如今纡尊降贵与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频密往来,两党试图结合马来人主义和宗教主义去感召大马63%的马来人团结旗下。纳吉放行哈迪的私人法案所释出的善意以换取伊党投桃抱李已不顾国阵成员党的感受。政府折衷方案就是接替哈迪法案,就355修正法令重新修订和演绎,至於是否能做到面面俱圆,看来少不了还有争端。

刚刚落幕的巫统大会大肆鞭伐叛党叛族的马哈迪,意在打击敦马的土著团结党以及以更大的声浪盖掉敦马对1MDB的恶议。巫统代表都一哄而上把敦马抨得体无完肤,顾不上敬老尊贤的传统,这也是敦马的预料之中,而他跑去行动党大会转移焦点避开尴尬也只是一时之安,过后将面对向行动党鞠躬出卖巫族尊严的谩骂。

巫统大会离不开把华裔当沙包猛揍,年年如此的戏码,这就是以人口结构的政治优势所表现的傲骄,只有行动党可以厚颜薄耻说与盟党平起平坐。最新出炉的言论,林冠英声称即使改朝换代,华人将不出任首相,此语是行动党向马来人政权叩拜,以消除马来人的防戒。因为纳吉把火箭夺取马来人的权益抨击得一无是处。

在308和505大选挫败的马华和民政党在巫统大会上由二三线领袖围剿,其中责怪马华不求上进还得仰赖巫统庇护。严以言之,马华的衰败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巫统造成,一些关於华社的权益,巫统总是欲纵还擒,使马华两头不到岸,马华上下如今深有体会,非常的努力的结果就是要相信政治现实无能为力。但还得努力希望转机以翻盘。

巫统那些以种族利益对华社颐差气使的言论,自然令人怒目圆瞪,但这些试图语惊四座的废话,当作认真就自己输了,因为言论自由未必有实际效应,诸如有代表指承认独中统考是要夺取马来人的权力,官联公司要职应由马来人担任而不是华人,廖中莱的交通部长应收回由马来人出任等等,细思起来,这充份表现出这最大族群的贪婪、恐惧,以及独立59年以来都想剥夺他族的合法权益以慰藉本身极其脆弱的自力更生的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