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December 2016

林冠英在两个词语中混水摸鱼



一般上,政治人物优先考虑聘用新闻从业员为新闻秘书或助理,因为他们的经验对撰写文告驾轻就熟,以及凭着工作背景与报界打交道也较为圆融。但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的新闻秘书张燕芬也许是个例外,从报界断奶另谋高就之后,她翻转枪口对着中文报硬干以展现对英文教育出身的林冠英的效忠。今天,林冠英不断与中文报纠缠,张燕芬配合他的斗鸡性格,对中文报处理新闻的自主权指点江山。

张燕芬对拙作“林冠英杠上中文报章” 自行回应,相信她是获得首长允准授意的辩驳。这次争论点主要在于玻璃市州通过伊法修正桉,议员许福光离席没有表态,林冠英要求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就此辞职。而有关文告在两家华文报星洲和光明未刊载而激怒林冠英的谴责。

如果廖中莱必须为议员的行为负起辞职的责任,那么,林冠英领导下的一些议员的腐败行为,早该自行启动“罪己诏”辞职多次。这些烂摊子包括行动党双溪槟榔区州议员林秀琴的父亲林吉祥被揭涉嫌安排廉价屋收取“台底钱” 却交不出房子而东窗事发,但行动党为了遮羞而不採取行动,免得自暴党丑。

此外,直落拿督区州议员罗志兴滥用发放给该选区的拨款,严重严重渎职而被终止党籍;雪州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与朋友聚赌的照片在网上流传后查属事实,纪律委员会採取中止其党籍3个月的惩罚。以上的惩治,并没有敌对党促请林冠英辞职,只因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在管控范围之内。

而此次玻州通过伊法修正桉,林冠英先声夺人促请廖中莱辞职是一种政治八股文,转移视线甩掉林冠英与伊斯兰党苟合时期的一场阴谋。如今不得不叨念他与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联合签署的一项声明。因为伊法的演变林冠英一度是出卖华社的刽子手。

2013年4月29日,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与长林冠英签署联合声明,说明伊党有权争取伊斯兰国概念,过后,在林冠英伴随在侧的情况下,由伊党槟州主席沙烈曼代表哈迪阿旺,在记者面前宣读该项声明。

内容指两名签署人作为行动党和伊党的最高领导,严正声明民联是在“共同的政策和宣言下合作”,这包括伊斯兰党的福利国概念和行动党根据宪法为人民争取公正。

声明说,两党和民联是在“大同小异”下紧密合作的。“伊党有权自己争取伊斯兰国家概念,而行动党也有权争取与伊斯兰国不同方向的国会和宪法制度国家。”

当时,这份共识文件被视为“伊党和行动党只有5%的不同意见”,而伊党在吉兰丹通过推动伊刑法法桉时,人们不会忘记林冠英说过:“Let it pass first”。哈迪阿旺紧随着步骤在国会提呈355法令私人修正法桉,此时的林冠英与伊党断交之后才彻悟是违宪。此举说明若上届大选由民联执政,大马已在创建伊斯兰国的途中。

林冠英迟来的漂白声明,行动党不支持、也不会在国会投票表决关于推行伊刑法的动议或私人法桉,只因为那是违反宪法的。在“不支持”的用词上,林冠英有时也用“公开反对” 表态,在两个词语中模稜两可,自留后路。既然不支持和反対,为什么不亁脆投票表决?其潜议程就是不要留下反伊法的凭据, 人情留一线,以备未来与伊党重新复合时好相见。

伊党对行动党背弃上述声明恨之入骨,哈迪阿旺几次斩钉截鉄拒绝与行动党再商合作,甚至视行动党为猪作出羞辱,但林冠英至今不敢兴师问罪,如同接纳“行动党猪” 的事实。一个获得85%华裔选民支持的政党,在伊刑法上立场如墙边草,被人辱骂为猪却能咽下这口气,林冠英在马来人政治势力只只管叩头,专找软柿子如马华和民政党极尽挞伐,一个欺善怕恶的秘书长可以不切腹自杀,起码也得为误判祸延子孙和党的尊严辞职谢罪。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7-1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