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December 2016

玛丽亚面对庭战刚开始




那些热血奔腾,在独立广场和各地为玛丽亚举办烛光集会,声援促请释放玛丽亚的黄潮人士,或许以为完成历史使命,催逼当局在28天的扣留期,於10天后释放了她。但烛光的温热和明亮并不是导因,切莫自我陶醉。

玛丽亚和儿子入禀高庭申请人身保护令,并定於1129日研审,而警方则在28日突然释放他,显然是要回避这一场庭战,因为若法庭批准人身保护令,那么,当局援引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制肘玛丽亚的手法将前功尽废,庭判先例将使国安法瘫痪。因此,释放她以寻求其他法令再扣留她是缓兵之策。

高庭司法专员拿督诺丁哈山在有关保护令申请时裁决,由于玛丽亚陈已经获释,因此法庭没有司法权限审理她所入禀的人身保护令申请,并驳回这项申请。

但是,玛丽亚陈的代表律师古迪尔星则说,除了要求获释,其当事人也寻求法庭鉴定当局扣留她的合法性。虽然玛丽亚陈已获释,但当局扣留她的方式,包括当局没有给予扣留理由、扣留所的恶劣环境、破坏议会民主是否属于SOSMA的范畴等课题还有待厘清。

因此,法庭战争还沒有结束。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阿布巴卡看来加速搜证,他指接获情报指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曾担任执行董事的非政府组织雪兰莪社区自强协会(EMPOWER)接受开放社会基金会的资助,而上门调查搜证。警方“软禁”在办公室内的职员不得外出,卡立回应那是正常的搜查程序。

卡立阿布巴卡指玛丽亚陈被扣查期间接受盘问话时,承认净选盟接收“开放社会基金会”(OSF)的外国资金援助,而根据这个基金的过往记录,凡是曾接受过这个基金援助资金的外国社团,都有出现颠覆政府的行动。

在过去,接受梭罗斯旗下的资金以推动民主与自由,都隐有试图推翻旧有体制的隐议程。在我国,一些非政府组织和网络媒体被揭发曾收受外国资援,然而并未受到检控,因为在法律上并非原罪。但从爱国的思维引入外援,就有卖国之嫌,尤其是这些组织的表现若能号召更多群众的呼应,外援或因胜利在望而对资金加码。

警方对玛丽亚穷追猛打,一方面调查净选盟,另一手则伸到雪兰莪社区自强协会(EMPOWER),只要掌握进一步证据,势必援引其他法令逮捕查办,而玛丽亚对外宣称随时会再被扣留。可以预料,黄潮志士将又再到警局外或独立广场点燃烛光。

玛丽亚从爱美嘉手中接棒领导净选盟以来,由於她对敦马哈迪“以身相许”,力挺人民宣言和依附敦马一心倒吉的活动,使到净选盟乖离初衷,已不是民间组织那种单纯,也使到她的感召力不再像以前的净选盟能获得一呼百应的声势,而这次被扣留10天营造的悲情使她声望后市看起,看来,若她能摆脱法律的纠纏,也应重新寻求新的定位,其中包括重組净选盟领导层,才能拯救这个组织的暗疾。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1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