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December 2016

土团党困在性丑闻



土著团结党内斗内行,两桩性丑闻困扰着马哈迪倒纳吉的前进步伐。原本受委任为妇女组主席的阿妮娜疑因涉及性丑闻遭革职。这位曾任巫统浮罗交怡区部妇女组主席,以女汉子的身姿代表巫统“追讨”26亿令吉政府献金,最终被开除党籍。凭着这“杰出”表现而进入土团党,但一个多月后就被清除出党。

阿妮娜的精神崩溃是可以想像的,对她捅上一刀的竟是她的前助理Haiyan Uqba实名爆料。涉及出轨的大量通讯记录、截图和语音,甚至是床上的不雅照短短数日内在社交网站上广泛流传,马来社会关注和议论一时展开骂战,使到阿妮娜对她的形象毫无招架之力。土团党将她革职看来是要消毒。

另一边厢,巫统峇都加湾区部前副主席凯鲁丁,年前向外国举报关于一马发展公司(1MDB)的举动一炮而红。被视为马哈迪的心腹,但他月前突然退出土团党蓄势待发。

他打蛇随棍上,猛挖土团党主席慕尤丁,要他交代他涉及与有夫之妇有染的丑闻,以免在下届大选成为巫统攻讦土团党的把病。数月前,前副检察司史丹利奥斯汀与妻子魏秀仪因申请离婚而闹上法庭,有传言指慕尤丁涉及其中。不过,此案在双方达成协议后结束,慕尤丁松了一口气,以不直接的方式曾针对此事发表澄清,指有人捏造事实来陷害他。但是,呈堂的宣誓书的情节仍然是抹不掉的污垢。

凱魯丁与慕尤丁据说不咬弦的症结是安排自己人谋求党职产生矛盾。如今他要慕尤丁难看或甚至抱恨下台,一般人联想到马哈迪的儿子慕克力身为副主席就可顺理成章顶替慕尤丁的位子,如此一来,土团党名誉主席马哈迪就可组成父子档操控土团党。与公正党夫妻档及行动党的父子档平分秋色。

马哈迪矢志推翻纳吉,这两年来已淘空心思,1MDB和26亿献金的炒作已使围观的群众疲劳,毕竟,任何重大的课题就如把石头抛上空,迟早会落地而由杂草围蓋起来。老马成立以马来人为中心的土团党,至今还没有振翅高飞的乐观景象,主要是招揽到无处投靠的前巫统失意份子前来棲息,党内外有恶评指土团党收的是垃圾。在马来社会,如果反巫统,人们宁可选择伊斯兰党和公正党,毕竟,他们普遍认为,老马执政22年并没有改善族群的地位,只是培植了朋党致富。

但曹操也有朋友,行动党的林吉祥已不计前嫌把敦马视为可共同救国的战友,比起希盟伙党,他的吹捧能力无出其右。林吉祥忘了今天的囯运腐败是敦马造成,而巫统的继承者只是延续他的政策继续腐化。行动党试图在土团党、公正党和诚信党之间穿梭,迟早会被指责为双面人或是分裂马来人的推手。

土团党以1+3的姿势与希盟结盟,但关系仍然脆弱。敦马转枪口对准納吉发放一马援助金,并标签为贿赂人民。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即时反驳并无不妥,此乃人民的权益。从这件事可以推演,希盟与敦马在未来治国方针上和政纲只是一张白纸。如果敦马的土团党有种白纸黑字在政纲上写明将废除一马援助金,那么,希盟势必与他划清界线。

当前的在野党之中,只有伊斯兰党不动声色待价而沽,但已表明不与行动党和诚信党建立任何关系。未来大选与巫统密谋选战的分配机率颇高。如此将威胁到公正党和土团党的胜望。即使行动党再度获得华裔支持而赢得可观席位,也未必能震憾马来人固若金汤的政权。

因此,行动党对仅有7个国席的马华穷追猛打,意味着马华的消亡就能让行动党顺势取代其地位而进入国阵或反盟,以点缀大马的多元特性。大马华裔选民满腔热血的改革起点,兜兜转转又回到原点。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9-12-2016

27 December 2016

林冠英在两个词语中混水摸鱼



一般上,政治人物优先考虑聘用新闻从业员为新闻秘书或助理,因为他们的经验对撰写文告驾轻就熟,以及凭着工作背景与报界打交道也较为圆融。但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的新闻秘书张燕芬也许是个例外,从报界断奶另谋高就之后,她翻转枪口对着中文报硬干以展现对英文教育出身的林冠英的效忠。今天,林冠英不断与中文报纠缠,张燕芬配合他的斗鸡性格,对中文报处理新闻的自主权指点江山。

张燕芬对拙作“林冠英杠上中文报章” 自行回应,相信她是获得首长允准授意的辩驳。这次争论点主要在于玻璃市州通过伊法修正桉,议员许福光离席没有表态,林冠英要求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就此辞职。而有关文告在两家华文报星洲和光明未刊载而激怒林冠英的谴责。

如果廖中莱必须为议员的行为负起辞职的责任,那么,林冠英领导下的一些议员的腐败行为,早该自行启动“罪己诏”辞职多次。这些烂摊子包括行动党双溪槟榔区州议员林秀琴的父亲林吉祥被揭涉嫌安排廉价屋收取“台底钱” 却交不出房子而东窗事发,但行动党为了遮羞而不採取行动,免得自暴党丑。

此外,直落拿督区州议员罗志兴滥用发放给该选区的拨款,严重严重渎职而被终止党籍;雪州无拉港区州议员黄田志与朋友聚赌的照片在网上流传后查属事实,纪律委员会採取中止其党籍3个月的惩罚。以上的惩治,并没有敌对党促请林冠英辞职,只因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不在管控范围之内。

而此次玻州通过伊法修正桉,林冠英先声夺人促请廖中莱辞职是一种政治八股文,转移视线甩掉林冠英与伊斯兰党苟合时期的一场阴谋。如今不得不叨念他与伊党主席哈迪阿旺联合签署的一项声明。因为伊法的演变林冠英一度是出卖华社的刽子手。

2013年4月29日,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与长林冠英签署联合声明,说明伊党有权争取伊斯兰国概念,过后,在林冠英伴随在侧的情况下,由伊党槟州主席沙烈曼代表哈迪阿旺,在记者面前宣读该项声明。

内容指两名签署人作为行动党和伊党的最高领导,严正声明民联是在“共同的政策和宣言下合作”,这包括伊斯兰党的福利国概念和行动党根据宪法为人民争取公正。

声明说,两党和民联是在“大同小异”下紧密合作的。“伊党有权自己争取伊斯兰国家概念,而行动党也有权争取与伊斯兰国不同方向的国会和宪法制度国家。”

当时,这份共识文件被视为“伊党和行动党只有5%的不同意见”,而伊党在吉兰丹通过推动伊刑法法桉时,人们不会忘记林冠英说过:“Let it pass first”。哈迪阿旺紧随着步骤在国会提呈355法令私人修正法桉,此时的林冠英与伊党断交之后才彻悟是违宪。此举说明若上届大选由民联执政,大马已在创建伊斯兰国的途中。

林冠英迟来的漂白声明,行动党不支持、也不会在国会投票表决关于推行伊刑法的动议或私人法桉,只因为那是违反宪法的。在“不支持”的用词上,林冠英有时也用“公开反对” 表态,在两个词语中模稜两可,自留后路。既然不支持和反対,为什么不亁脆投票表决?其潜议程就是不要留下反伊法的凭据, 人情留一线,以备未来与伊党重新复合时好相见。

伊党对行动党背弃上述声明恨之入骨,哈迪阿旺几次斩钉截鉄拒绝与行动党再商合作,甚至视行动党为猪作出羞辱,但林冠英至今不敢兴师问罪,如同接纳“行动党猪” 的事实。一个获得85%华裔选民支持的政党,在伊刑法上立场如墙边草,被人辱骂为猪却能咽下这口气,林冠英在马来人政治势力只只管叩头,专找软柿子如马华和民政党极尽挞伐,一个欺善怕恶的秘书长可以不切腹自杀,起码也得为误判祸延子孙和党的尊严辞职谢罪。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7-12-2016

20 December 2016

林冠英再杠上中文报章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再一次与星洲日报和光明日报杠上,对他要求马华总会长廖中莱为玻州议会通过伊法修正案而辞职的文告未刊载而动怒谴责,声称“每一个人的容忍度都是有底线的”。

促请敌对党领袖辞职或要求部长问责减薪十令吉,或为某些课题声讨对方要求道歉,是林冠英的父亲林吉祥从政数十年惯常政治八股文。在过去,这种哗众取宠的言论颇受关注,但同样的手法循环使用,就让人感到很油腻。而林冠英子承父业,为表现存在感而促请别人辞职,这种陈腔烂调已不是有价值的新闻,仅仅是打嘴炮。反而是,他因低价购买洋搂涉嫌贪污受到检控仍不辞职,才有新闻价值。

这对父子的不同点是,林吉祥从政以来发表的文告若被删减或不採用,林吉祥向来保持沉默,对一些反行动党的马来报章也不轻言起诉。但林冠英在槟城当上首席部长之后,不放过追究中文报刊载他的文告的版位之大小,就连标题也会有意见。

回顾2008年大选之前,不少年轻的记者都怀着満腔热血,对林冠英的报导情有独钟,才使首长翻江倒海的竞选战绩,使行动党敖出头来。不过,自从他在槟城扎根之后,对记者们颐差气使,使他与报界的关系日益僵紧。而当年精神上支持林冠英的编辑和记者,如今面对翻脸无情的对待,心理上的崩溃只好独尝这杯苦酒。

社交媒体对林冠英对着星洲和光明硬干,不少人责声沸腾,指他的政治活动和文告,马来文和英文报章向来都不予刊载,为何他能忍受而不抨击,但对中文报却鸡旦里挑骨头,充分显示欺善怕恶,也对本身族群弃硬吃软。

在现代的集权国家里,新闻自由是一个被高度质疑的争议性概念。这些政权将新闻自由视为对政府权威以及社会安全的威胁。媒体被奉为苐四权在一些政治环境下变得有名无实。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把新闻自由列为天赋人权学说。而天赋人权的倡导者们无不认为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是自然权利中最重要的权利之一。

“新闻自由的主旨使其能够独立于政府之外、具有自主性、免受政府的干预,易言之,根据第四权理论,新闻自由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形成一个意见或言论的自由市场;也非将媒体视为政府与人民之间的中立讯息沟通管道;更非为完成个人表达自我。从这个理论基础观之,新闻自由与言论自由在本质上有相当大的差距。” 这是专家的论述。

如今按照林冠英的文告不被刊登,上述学者的论断提供了指引,即媒体的天赋人权不应受到侵害,“不是为了形成一个意见或言论的自由市场”,因此,林冠英是在槟城作为首长的集权,也许个人修为不到家,他把报章处理新闻比喻为助纣为虐乃不恰当的用语,但他三不五时对报章打压和干预,本身才是纣王。

林冠英在2016年12月16日的谴责中文报的最后一段文文字是:“这将是我最后一次针对类似偏差待遇而发表的声明。”,以这位首长过往的习性断不会就此对中文报指指点点,不妨再看下一次他怎样咬自己的舌头。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9-12-2016

13 December 2016

预测明年下半年大选



推测第14届大选何时举行, 在反对党口中各自言之凿凿。大选是由首相观察有利的形势,使权一锤定音。历届党团领袖的推断多数落空。虽然纳吉在巫统大会吁请党员为大选励兵秣马,因此使人以为明年三月会有闪电大选。如果回顾2013的505大选,它是在推测近两年后才举行,因此是兵不厌诈的。

不久前,在野党纷纷认为国阵会做足五年任期才大选,但有一个主要因素看来巫统有所顾忌。公正党精神领袖在其肛交案终极审判时,被判5年监禁。扣除三份之一的假期以及行为良好,预算将於2018出狱,虽然已丧失竞选资格,但让猛虎出闸出谋划策把希盟重新整合,无疑将对囯阵产生威胁。因此,大选应该在安华出狱之前举行。

经历了2008年308和2013年505大选,由於上半年对国阵的时辰不甚吉利,因此,有智囊团建议选择下半年扭转劣势。特别是可藉助明年的财政预算案天女散花讨取民间喜气,这也是策略之一。

巫统当前要扫除障碍的问题还有一大箩,在砂拉越今年的州选,国阵打胜仗的主因是阿德南祭出谋求砂州主权而获得民心,如今面对大选若不能从中央政府取得效应,势必影响选战。阿德南已於今年7月会见纳吉提呈备忘录,要求第一阶促成中央政府下放13项行政权力给砂拉越政府,此外也包括涉及政府级别委员报告(Inter-Governmental Committee Report)和其建议、马来西亚法令、1963年马来西亚建国契约及柯波委员会(CobboldCommission Report)方面进行协商。因此,中央政府必须在某种程度上释放对砂州的束缚。

此外,选委会的选区重划工作,遭朝野政党诟议反对。选委会当前召开听证会,聆听意见和检讨尚需数月完成,政府最快也须在3月或6月间才能向国会提呈重划选区动议。选区划分被视为国阵精心策划继续掌政的筹码。

在巫统大会,纳吉和主要领袖已对前首相敦马哈廸毫不留情面左右开弓,以挫折其土著团结党的声势,并对他曾批判为种族政党的行动党拥抱取暖,吁请党员引为戒备。希望联盟至今与土团党的关系极其複杂,在各党之间的新仇旧恨仍然热火朝天。12月12日雪州伊党举办一场大型讲座的宣传布条上,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和土团党主席兼前副首相慕尤丁,以及国民团结党(IKATAN)是主讲人,但行动党和诚信党却遭舍弃,而作为有调庭资格的旺阿兹莎对此视若无睹,诚信党猛吼公正党但势单力薄,而行动党也忘了尊严讨个明白。

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对历届大选预测从来不缺席,他推断明年9月大选,其主要观点是林冠英在今年5月因280万令吉洋房折扣贪污案已择定34天审理,直到明年7月21为止。他认为林冠英在一审中将被定罪,以阻截他继续出任首席部长。林吉祥对儿子的罪状未审先判,难道他已预知证据确凿,逃不过罪成的命运?

一般观察,大选将在9月至11月期间举行,毕竟,巫统还需要时间淡化诸多纠纏着的政治课题,并将制造更多有利民生的计划让选民寄以厚望。基本上,来届大选一旦巫统和伊党密谋私盟与希盟5党对决,还是环绕在马来人政权的争夺战,即使行动党在华裔选民仍然受到青睐,在整个政治形势而言,老鼠尾巴肿极有限。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3-12-2016

08 December 2016

丘光耀吸住巫统眼球


丘光耀闯荡社媒江湖“大器晚成”,虽然在华社喝起喝落成一时大佬,但马来群众对他还是很陌生,直到最近巫统大会播映他的两段视频,招惹了恶名,而恶名也是名。这也说明平时在面子书对政敌拳打脚踢,也只是在华人圈子耀武扬威,不敢越过雷池以巫英文挞伐其他族群。

这两段视频,丘光耀七情上面,在砂拉越州选极力为行动党马来人候选人叫票,希望他进入州议会能够发挥“马来人干(screw)马来人”的权谋,潜意识是,行动党华裔议员政治阳痿自已干不来,顶多只能舔着马华和民政党吐口水,所以必须借力打力。但推动“马来人干马来人” 对巫统的感受是挑拨离间,制造族群对立的挑衅,巫统藉由这视频警戒党员对行动党的种族主义严以防备。

另一段视频则是表明行动党接受敦马的土著团结党为合作盟友,是要利用敦马的力量干掉納吉。主轴也是马来人干马来人。换句话说,行动党根本没有条件和胆色与马来政权叫战,而即使马来人真的干掉马来人,行动党的卑微心态能占什么上风?看来是功德做在草。因为林冠英已向马来社会交出个底,即华人和火箭巫裔议员绝不会染指首相之职,因此,丘光耀要干掉别人却给秘书长往后猛撸。

若从政棍在不同时期所讲的话作出比较以辨虚实,丘光耀应该回顾他在面子书曾发表以下论述:“马哈迪在位首相22年,让马来西亚人现在过得鸡毛鸭血!不要忘记是他推行新经济发起养猪文化!华人现在水深火热都拜他所赐!

“奉劝党内海啸议员如果还有骨气,请停止吹捧老马,更不要说和老马合作这种出卖祖宗的事!如果给我见到老马,我一定飞起李三脚打907他为马来西人报仇!”

看到吧,讲就天下无敌,不少人正期待他的李三脚何时发功。但他若是坐言起行的汉子,应利用敦马出席行动党大会一展拳脚,但他的雄性激素经常缺货,所以,别对“言论巨人”有所寄望。

而上述的伟论,同时也不慎踢到林吉详,因为他竭尽心思与马哈迪苟合,并吹捧马哈迪,已符合丘光耀所说的“出卖祖宗” 的指责。林吉详只好忍受这一记暗痛。这也说明,平时在社交媒体狂吼猛吠总会前后矛盾,作茧自缚,自招耻辱。

由於巫统大会点名了丘光耀,自然使行动党面对马来社群进退两难。丘光耀即时声明:“我重申,我已退党,我的言论,反映的是我超人的独立思考,不是行动党的官方立场。”

丘光耀作为历史系博士,因误判南海是中国的,从而典当我国拥有主权的诉求,他因此以退党自我救赎。但到底有没有確实退党,至今查无实据。因为他宣称退党后,一名领袖曾揶揄他没有收到退党信件,不算数。至於事后有否补办,丘光耀或行动党有必要作出鲜明的交代。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8-12-2016

06 December 2016

行动党叩拜马来人政权



政治是山不转路转,路不转人转,人不转心转的谋朮。过去可以势不两立,但同处困境时就会相逢一笑泯恩仇,令追随的群众错愕,所以说,在两个敌人之间讲话要拿捏分寸,一朝两人握手言归於好,自己无地自容。

前首相敦马哈迪是一个把尊严和原则自行调度的政客,不请自来出席行动党大会,语多奉承火箭当作礼物,而在马哈迪铁腕统治22年之中,林吉祥和林冠英曾被投狱,如今“度尽劫波兄弟在”,紧紧拥抱敦马这太上老佛爷,可谓跳蚤配臭虫。

行动党有敦马加持,或可因此甩掉种族主义和反伊斯兰的“罪名”,但这些罪状却是马哈迪领导巫统时期在马来人群众所播种的,但他只对行动党点到为止,说它具备“马来西亚精神” 这类九不搭的话,而行动党迎来这半世纪的宿敌已经感恩戴德,相信林氏父子将会删除记忆,不再对敦马掌权时期的经济政策打压华人、打压华教、朋党主义延续今日的贪腐和种种在种族政策上的偏执再究责任。

同样的,巫统主席纳吉为了来届大选的胜算,如今纡尊降贵与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频密往来,两党试图结合马来人主义和宗教主义去感召大马63%的马来人团结旗下。纳吉放行哈迪的私人法案所释出的善意以换取伊党投桃抱李已不顾国阵成员党的感受。政府折衷方案就是接替哈迪法案,就355修正法令重新修订和演绎,至於是否能做到面面俱圆,看来少不了还有争端。

刚刚落幕的巫统大会大肆鞭伐叛党叛族的马哈迪,意在打击敦马的土著团结党以及以更大的声浪盖掉敦马对1MDB的恶议。巫统代表都一哄而上把敦马抨得体无完肤,顾不上敬老尊贤的传统,这也是敦马的预料之中,而他跑去行动党大会转移焦点避开尴尬也只是一时之安,过后将面对向行动党鞠躬出卖巫族尊严的谩骂。

巫统大会离不开把华裔当沙包猛揍,年年如此的戏码,这就是以人口结构的政治优势所表现的傲骄,只有行动党可以厚颜薄耻说与盟党平起平坐。最新出炉的言论,林冠英声称即使改朝换代,华人将不出任首相,此语是行动党向马来人政权叩拜,以消除马来人的防戒。因为纳吉把火箭夺取马来人的权益抨击得一无是处。

在308和505大选挫败的马华和民政党在巫统大会上由二三线领袖围剿,其中责怪马华不求上进还得仰赖巫统庇护。严以言之,马华的衰败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巫统造成,一些关於华社的权益,巫统总是欲纵还擒,使马华两头不到岸,马华上下如今深有体会,非常的努力的结果就是要相信政治现实无能为力。但还得努力希望转机以翻盘。

巫统那些以种族利益对华社颐差气使的言论,自然令人怒目圆瞪,但这些试图语惊四座的废话,当作认真就自己输了,因为言论自由未必有实际效应,诸如有代表指承认独中统考是要夺取马来人的权力,官联公司要职应由马来人担任而不是华人,廖中莱的交通部长应收回由马来人出任等等,细思起来,这充份表现出这最大族群的贪婪、恐惧,以及独立59年以来都想剥夺他族的合法权益以慰藉本身极其脆弱的自力更生的自信。

01 December 2016

玛丽亚面对庭战刚开始




那些热血奔腾,在独立广场和各地为玛丽亚举办烛光集会,声援促请释放玛丽亚的黄潮人士,或许以为完成历史使命,催逼当局在28天的扣留期,於10天后释放了她。但烛光的温热和明亮并不是导因,切莫自我陶醉。

玛丽亚和儿子入禀高庭申请人身保护令,并定於1129日研审,而警方则在28日突然释放他,显然是要回避这一场庭战,因为若法庭批准人身保护令,那么,当局援引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SOSMA)制肘玛丽亚的手法将前功尽废,庭判先例将使国安法瘫痪。因此,释放她以寻求其他法令再扣留她是缓兵之策。

高庭司法专员拿督诺丁哈山在有关保护令申请时裁决,由于玛丽亚陈已经获释,因此法庭没有司法权限审理她所入禀的人身保护令申请,并驳回这项申请。

但是,玛丽亚陈的代表律师古迪尔星则说,除了要求获释,其当事人也寻求法庭鉴定当局扣留她的合法性。虽然玛丽亚陈已获释,但当局扣留她的方式,包括当局没有给予扣留理由、扣留所的恶劣环境、破坏议会民主是否属于SOSMA的范畴等课题还有待厘清。

因此,法庭战争还沒有结束。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阿布巴卡看来加速搜证,他指接获情报指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曾担任执行董事的非政府组织雪兰莪社区自强协会(EMPOWER)接受开放社会基金会的资助,而上门调查搜证。警方“软禁”在办公室内的职员不得外出,卡立回应那是正常的搜查程序。

卡立阿布巴卡指玛丽亚陈被扣查期间接受盘问话时,承认净选盟接收“开放社会基金会”(OSF)的外国资金援助,而根据这个基金的过往记录,凡是曾接受过这个基金援助资金的外国社团,都有出现颠覆政府的行动。

在过去,接受梭罗斯旗下的资金以推动民主与自由,都隐有试图推翻旧有体制的隐议程。在我国,一些非政府组织和网络媒体被揭发曾收受外国资援,然而并未受到检控,因为在法律上并非原罪。但从爱国的思维引入外援,就有卖国之嫌,尤其是这些组织的表现若能号召更多群众的呼应,外援或因胜利在望而对资金加码。

警方对玛丽亚穷追猛打,一方面调查净选盟,另一手则伸到雪兰莪社区自强协会(EMPOWER),只要掌握进一步证据,势必援引其他法令逮捕查办,而玛丽亚对外宣称随时会再被扣留。可以预料,黄潮志士将又再到警局外或独立广场点燃烛光。

玛丽亚从爱美嘉手中接棒领导净选盟以来,由於她对敦马哈迪“以身相许”,力挺人民宣言和依附敦马一心倒吉的活动,使到净选盟乖离初衷,已不是民间组织那种单纯,也使到她的感召力不再像以前的净选盟能获得一呼百应的声势,而这次被扣留10天营造的悲情使她声望后市看起,看来,若她能摆脱法律的纠纏,也应重新寻求新的定位,其中包括重組净选盟领导层,才能拯救这个组织的暗疾。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1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