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November 2016

马哈迪声援玛丽亚忘己之丑


政府援引《2012年国家安全罪行(特别措施)法令》,逮捕净选盟2.0主席玛丽亚陈并可扣留28天。法令的初衷,是“为保公共秩序和安全,对威胁和安全罪行,所采取的特别措施”。这法令旨在取代恶名昭彰的《1960年内安法令》。

现在争议的问题是玛丽亚陈发动5.0群众集会,与法令内涵是否有触法意见纷陈。内政部副部长否定她是恐怖份子,但以法令功能广泛,及避免妨碍司法公正为由,不作评议。政府符顺民意废除內安法令而由国安法取而代之,并承诺不会以新法对付政治人物和社运人士,如今已食言。若玛丽亚陈果真威胁国家安全,为什么4.0的集会早不出手?

一般看法,扣押28天是法令之内的“合理”惩罚,甚至是摧残一个人的斗志,因为没有更恰当的法令可以未审先扣。反对党一如传统的套路声援玛丽亚陈,策划释放玛丽亚运动并每晚在独立广场举行烛光集会,恫言直至当局让她获得自由为止。

净选盟诉求选举干净和公正,但过去三次的集会已荒腔走调,它已乖离原本理念与政党陈仓暗渡以加強动员态势,实际上已成为在野党的马前卒。由於集会地点不获准在独立广场举办,它们强行在周遭的街道据地为王,瘫痪了闹市中心的正常作息,由於大石压死蟹,受影响而宁可关店的商辅,公众人士动弹不得等等,因寡不敌众而憋着气,这是否“威胁公共秩序和安全” 就见仁见智。

但是,一心为改革献身的玛丽亚若渡过难关,应该“金蝉脱壳”转入政治。社会大众对一个女性受到逼害,几乎义无反顾送她进入国会一伸壮志。以前行动党志士即使在内安法令身陷监禁,但却在大选中不必拉票而中选。江湖上常说,出来行迟早要还,玛丽亚还了,政治上必有回馈的收获。如此一来,也可解救净选盟身份和背景的复杂。

对玛丽亚心疼至极的前首相敦马哈迪及其夫人希蒂哈斯玛出席声援玛丽亚的夜间活动。这对90多岁尊贵的夫妇坐在石墩上观赏群众活的画风,令人不忍卒睹,支持者也许暗赞他俩放下身段一心救国,但不满敦马者则认为他逐步政治沉沦。

在马哈迪掌权时代,他曾动用内安法令逮捕政治领袖,华教人士和社运份子。如今反转枪口指纳吉的国安法残酷对待玛丽亚,忘了本身为消灭异议的无情手段。一个人到了忘我之丑,也是一种境界。

在狠批纳吉政府的腐败的此际,《2015年第二系列总稽查司报告》翻马哈迪旧账,挑战马哈迪的廉洁性及公信力的痛脚,指他退位前把一单值5亿777万令吉挖掘河床除淤的工程颁给朋党,拦截向交通部投标的15间公司,同时绕过内阁颁单。但马哈迪一口否认。

由於马哈迪能打出的政治猛牌已逐渐失去底气,预料下届大选之前,纳吉的乒马将绝地反攻,挖出马哈迪当权时期的弊案和错失,以平衡1MDB及26亿政治献金的诟议。因此,马哈迪接下来的日子将不平静。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4-1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