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November 2016

祸国下的卖国竞争



剩下年余时间随时举行大选,反对党对国阵政府的言论博击无不见鏠插针毫无底线,任何课题只要抢在前头先扫射一轮产生的印象,便能在网络上由红豆兵自行发酵,引导网民起哄的加入战围。一个趋势是,只要抓紧1MDB金融丑弊和26亿政治献金对首相纳吉继续纏斗, 这些键盘斗士就可凭藉忧国忧民的情怀自认为是正义英雄,而这些网络战无所不用其极。


首相纳吉组团访问华,与中国签署的14项商业对商业谅解备忘录协定,总投资额达1436亿4000万令吉,同时购买巡逻舰,2艘将在中国建造,2艘则在大马建造。其中,中国将会融资550亿令吉承建及发展东海岸铁路计划,竟然被前首相马哈廸形容为典当国家主权,反对党应声而起责骂为卖国。

这类没有事实基础和根据的发难,只是意图打击納吉偏离美国的亲中取向,毕竟,反对党历来仰丈美国输出民主革新和资金援助,美国成为他们的金主契爷。根据洩密网站DC Leaks公布会议记录,金融大鳄索罗斯通过开放社会基金会进行一项“马来西亚计划”(Malaysia Program),在大马选举存有“个人利益”,并涉及操控2013年的大选成绩。

这是纳吉亲中“卖国” 的新一轮政治口水战,以让国人辨识谁在引入外来势力,逐步把国运交给美国主宰。开放社会基金会11月3日发表文告承认每年“平均”捐献是70万元美金给大马多个组织,10年下来近3000万令吉。被点名的组织包括淨选盟、东南亚电子媒体中心、人民之声、捍卫自由律师团、大马妇女权益维护协会、独立新闻中心、默迪卡民调中心,以及网媒《当今大马》等。因此,警方援引“意图破坏议会民主”罪名,调查净选盟接受索罗斯金援。

净选盟在2010和2011年分别接受开放社会基金会和美国国际民主研究院的资助,占2011年募款总数的11%。15年前,网媒《当今大马》的一名资深编辑 YL CHONG声称因为发现了当今大马接受金融大鳄索罗斯的援助,和管理层的意见冲突,愤而辞职。至今还没有理出头绪。

1997年,索罗斯狙击大马和多国货币,掀起亚洲金融风暴,使不少公司和个人走上绝路。当年,掌权的马哈廸马曾经咒骂索罗斯为“流氓”、“强盗”、“无政府主义者”。但马哈迪如今组织了土著团结党,为了夺权已既往不究这位国家仇敌。而过去讨伐索罗斯的反对党也自我噤声,被看作是反中亲美。

前竞选委员会主席阿都拉昔已加入土团党担任副主席,这位效忠马哈迪的老臣曾是选举不公的始作俑者,导使净选盟揭竿而起,但净选盟和反对党如今得给面子予马哈迪不得清算。阿都拉昔掌权期间,除了确保国阵的竞选优势而有所偏袒,也竭尽所能让马来人的政权稳如盘石,而这位种族主义者在土团党旗下,受到希望联盟阵营的拥戴。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就在必要时藏污纳垢也是一种智慧。

纳吉访华跳出一个卖华的罪名,而反对党却招揽导致国家近十年来剪不断理还乱的作恶者,尤其是在媚美求荣上,在祸国下展开卖国竞争,不禁令人心寒。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8-1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