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October 2016

打压关中应该收手




关丹中华中学报考统考,马来西亚华校生协会陈纹达致函教育部考试局“设定答案”,结果考试局局长娜娃“黑夜吃黄瓜不知头尾” 依章规表明关中不能统考。去年,教育部总监发出“知悉、不阻止关中生报考统考”,给关中的独中地位有所肯定。但董总人事和权斗,归有的叶邹派系残余势力仍痴痴纏,把陈纹达推出台面搅局。

考试局局长根本没有职权违抗教育部最高行政人员的指令,其部门并无权管辖独中,不了解独中课题的进展,才会作出违反最高决策的回应,根本没有法律或行政上的地位。

董总新旧领导层多年来就关中的意识形态各执一词,令华社厌倦。陈纹达一小撮人仍然自行解读关中不能参与统考,他扮演的角色犹如官府打压华社。这一次,马华署总魏家祥和副教长张盛闻火速与教肓部总监交涉,撤回教育局长的信才灭掉妖火,那些想看到关中多灾多难的人功败垂成。

关中办华教,由於与叶邹的路线各在一方,现有董教总领导人被文化打手谩骂为卖华、汉奸、走狗。他们坚持关中的办学批文必须纠正,教育部必须纳入承认统考的条文。

独中是在华文中学改制后所产生,其实,不管是在1961年教育法或1996年教育法令下,60间独中都是在私立学校的分类下注册。“独中”这个名称只是“独立办学”自我催眠为,法令之下无可否认就是私立学校。
60所不接受改制的独中,根本没有获得政府承认為独中的批文,也不曾获得参加统考的批文。

在旧的1961年教育法令下,董教总主办统考不必向教育部申请准证,在1996年的新教育法令下,则须获得考试局局长书面批准,才能举办任何考试。董总数十年来不曾要求一纸批文,叶邹在位时也不曾向考试局申请统考批文,如今却主动要考试局批准关中生报考统考,如同把头颅送上去让人宰割。事实上,在现有法令下既然不承认统考,教育部受制於此也不能给予法律地位,除非获得教育部长批准。

叶邹捉着关中的另一个痛点,关中的批文是须要关中强制报考大马教育文凭(SPM),而成为叶邹口中的“变种独中”,按照其逻辑,57间独中实行双轨制,须参加统考和SPM也属于变种产物,而这些独中也没有独中特质的批文。如今却強人所难要考试局批准关中生报考统考,实在匪夷所思。这些被罢免的失意分子只有伤害华教,对华教发展毫无意义。

其实,国內60间独中的堡垒至今毫发无损,在60+1的情势下由关中作为新型独中的起点,将有助於独中开枝散叶,让关中的案例成为华社申办更多华文中学的突破口。当今独中若拒绝政府的课程纲要和参加SPM考试,这是划地自牢,使到学生脱离现实,对就业和深造自筑围墙。

大马华文教育因中国经济实力崛起而迎来春天,尤其关中是在政治时势的顺水推舟下,诞生而成为第61间的独中,这种新模型应被復製和推广,使独中体制趁势雄起,不再只局限于60所独中孤芳自赏。倘若还纠结在过去和对未来惶惶不可终日,使华教停滞不刷,势必成为华社罪人。因此,打着爱华教的一些人,应该收手了。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6-1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