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October 2016

不患寡而患不均



敦马哈迪自立门户的土著团结党正分裂关系本已脆弱的希望联盟。他试图以其地位号召各反对党组成大联盟,化解各党各行其是的矛盾,但是,以土团党当前的气势尚欠功力,要指导各党按照敦马的算计以一对一与国阵抗衡,看来知易行难。

敦马和慕尤丁先后前往法庭与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短暂会谈,寻求安华合作。但原则性的认同结盟并没有立竿见影,公正党各领袖对此并没有积极的呼应。伊斯兰党对所谓的合作立场含糊,但则斩钉截铁表明“任何人若要跟伊党合作,就必须舍弃行动党”,这也同时牵连到由伊党叛变而另起炉灶的诚信党。

当前,行动党处在夹缝中,林吉祥坚信反对党步伐一致才有机会推翻国阵政权,因此,对敦马的策略亦步亦趋。但由於敦马和慕尤丁在位时声名欠佳,行动党人都谨慎看待土团党的动静。而由於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数月前曾尖酸表明“宁可要巫统牛也不要火箭猪”,这已断了两党合作的回头路。至今,行动党对猪的骂名逆来顺受,未敢追究。而哈迪的批判也被视为伊党对行动党的指标和态度。

尽管林吉祥有意挽救反对党之间的磨擦关系,但他的儿子林冠英为了做稳槟州首长之位,最近狠批伊党执政的吉兰丹州“不能够交代你的经济表现,你无能、失败、失策,你唯一的办法就是玩种族情绪,这个就是这些失败政党的手段”。林冠英的视野和格局就只有槟州,对国家整体政治并没有高瞻远瞩。

敦马希望看到的是各党抛开成见,寻求共识。但有些重大的课题并不能扫入地毯下当作视而不见。譬如伊斯兰刑事法是行动党的政治死穴,火箭再也不能重蹈覆辙欺瞒华社,而伊党神权治国的立场丝毫不动摇,使到两党已没有商榷余地。

此外,敦马已开口,若大联盟於下届大选攻进布城,他已“钦定” 慕尤丁出任首相,但公正党和行动党仍然寄望保留相位给蹲在狱中的安华。至於伊党向来城腑甚深,认为大选胜负未定,到时才来讲。

因此,即使为了大联盟各党都以大局为重不触及痛点,但要如何妥善分配各党竞选议席,使到大大联盟能达致一对一与国阵拼斗,这个现实利益问题一摊开来就只有撕破脸的结局。当前反对党的强势是在民联时期所建立的,进入希盟已不可同日而言,如今再加入土团党意欲鸠占雀巢,未来的乱局难以预料。

反对党的竞席的死结是“不患寡而患不均”,每个政党都期望竞选多少个议席才认为均匀和公平,这是难以达致的协商。尤其是土团党半路杀出,主要争夺的议席是公正党、伊党和诚信党,其中也可能要占据行动党的议席,而这几个党怎会拱手让人?

伊党站稳立场,凭藉着在乡区拥有30%马来人铁票,他们宁可单打独斗也不与他党结伙,因此,即使敦马出面从中斡旋,也无法改变多角战的事实。这犹如一个合唱团中以唱高音为主帅,而每个人都自认为他是高音人才。

距离大选仍有年余,但反对党对如何整合以与国阵争权,至今八字还没写出一撇,看来改朝换代还很遥远。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1-1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