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October 2016

双头蛇企业的政治正确



在当前政治争锋对决,输赢难料的情势下,不少企业为了保住未可确定的地位不受殃及,身在国阵朋党体系下获得计划工程合约的商家提高居安思危的意识,同时押注在亲反对党的组织,防备若反对党翻身执政仍可凭藉这层关系,继续享有工程合约的优先特惠。

这种私相授受的朋党文化,在整个政治环境已是企业界求存的智慧。在马哈迪掌政时代,一些看准反敦马的企业老板曾投资在敌对阵营以期建功立业,料不到敦马并没有被绊倒,倒是企业主遭到秋后算账,公司必须重新改组股权易人。政治斗争和商业利益的盘根错节,使到依赖政府合业的商人步步为营。

企业界从别人的惨痛教训,再不敢公然对政治发展的趋势和取向表态,以免一棋错满盘皆落索。因此,尽管反对党对纳吉的26亿政治献金猛轰狂炸,但他们实际上并不认同政治献金透明化,如果金主身份嚗光,他们就吃西北风。

负责掌管经济策划事务的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针对净选盟将於11月19日发动大规模的集会先发制人,下达指令经济策划局(EPU)和政府及私人界合作单位(UKAS)展开调查,把获得政府工程合约,却又支持净选盟的公司列入黑名单。

政府拥有绝对的生杀大权对付双头蛇企业,但把本身的政治意愿,以惩治报复的手段阻吓业界乃胜之不武,在民主的结社自由下,达兰的镇压行径把异见者列入黑名单乃智者所不为。但考虑到槟城和雪州由民盟执政后,同样排斥与国阵关系密切的企业不再获得工程合约,这就是政治现实。

谁做庄就设定游戏规则,谁也不必批评对方不道德而假清高,政治利益输送是由许许多多伪道德堆砌起来而陈仓暗度的。

净选盟第五度搞集会,已从最初旗帜鲜明的非政府组织变质为替反对党议程呐喊的马前卒,藉助群众的力量和情绪与政府对着干,已乖离公正、干净选举的理念,近次集会逐渐暴露真面目,其作为是配合在野党的意愿而动员街头运动。

一个无可罝啄的事实是,当敦马发动人民宣言要倒掉纳吉的相位时,前主席爱美嘉和玛丽亚陈皆伴随在侧以受差遣,而这次倒吉的5.0集会明显是呼应敦马的后续行动。净选盟已从超越政党的中立在政治泥潭中打滚。

净选盟以民间组织之名行反对党之实,这种混水摸鱼的动作已难再掩饰。过去,不満政府的群众都一呼百应与净选盟结合一起,但章法凌乱的街头运动已使不少人因集会疲劳或动机不乾不净抽身而退。在缺乏民众参与时,就需要更多财力去凝聚民力,而净选盟就必须通过有执政权力的政党为他们筹措资金,因此,一些商家为本身的生意的稳妥买保险,资助反对党和净选盟成了政治正确的投资。

在国阵强盛时期,也都走这条路线,因此,达兰要查究企业界与净选盟有挂鈎是经验之谈,只不过是严以责人宽以恕己。

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要达兰拿出证据其实是与虎谋皮,对商家採取制裁和排挤都是心照不宣的黑手作业,谁也交不出所指控的事证,但不论是倾向哪一个掌权的政党,企业界的捐献制造了工程合約的成本增加,由人民买单。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7-1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