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October 2016

选票变成当票

 

上周,首相兼财长纳吉提呈2017年逾2600亿令吉的财政预算案,人民看到枉费养了一批耍猴戏的代议士集体喧嚣之后离席抗议,只因为纳吉迂回挞伐前首相敦马哈迪。除了伊斯兰党囯会议员按兵不动,行动党、公正党、土著团结党和诚信党一众议员藉势藉端离题维护马哈迪的圣洁,群起闹事。他们有备而来举起谁是大马一号官爷的海报滋事寻衅。

1MDB丑闻已发酵多时, 希望联盟要揪出罪魁祸首是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政治纏斗, 但选择财政预算案发难并不是恰当的场合和时机。或许,希盟早预估财案是为明年任何时间举行大选大派糖果而设,难有见缝插针的机会,因此展开另类攻坚之策转移视线。

希盟各党对国家财政状况,一直向民众展现忧国忧民的悲观,尤其是林吉祥伤春悲秋说囯家就要破产,可在这个时候商议囯家大事上选择退席,抖出另一副面具。希盟拟出替代预算案与政府的预算案抬杠,但只是因应时政需要的粗糙产品。其中一个亮点就是把6%的消费税降到0%的底线,透析出民盟一年多主张废除消费税言不由衷,保留这项税务只盼民盟有幸执政后可以借尸还魂。毕竟,估计400亿令吉的税收,任何政党执政都不能潇洒废除。每个人都可以指导别人该怎样做事,但要由本身去执行,就不是那么驾轻就熟。

希盟为了马哈迪出头视如政治契爷,看来也不符合逻辑。对公正党和行动党而言,他们一直奉安华为共主,即使安华身在狱中也推崇为未来首相,力挺马哈迪是否见风转舵,这就要看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如何解释了。而被马哈迪欽点为首相的土团党主席慕尤丁为何在纳吉狠批敦马时没有挺身而出,这也隐有难以臆测的议程。

林吉祥已成为不折不扣的政治变色龙,在2013年6月9日指责:“前首相敦马哈迪令最近在第13届全国大选前后的言行令很多大马人民感到震惊和愤怒,因为他已经成了这个国家其中一名最激进和最种族主义的代表。”,但抛开原则,他如今与祸国殃民的独裁者紧紧拥抱,围绕在敦马的纱笼底下。林吉祥数十年前就嘲讽马华在巫统的纱笼里渡日。如今盘点,行动党有过之而无不及,前后在伊斯兰党、公正党、诚信党和土团党的纱笼游走纳凉。火箭与伊党关系撕裂后,行动党不惜人尽可夫,只好倚靠敦马的势力争取马来人的选票。

伊斯兰党在实施伊刑法和致力伊斯兰国斗争理念上毫不忌讳勇往直前,受到非穆斯林社群排斥,但他们率直的表述却没有乖离初衷,其原则硬朗而不受左右。在希盟退席的问题上,伊党不作随从自有主见,认为希盟无需有不理智和节外生枝的动作,有异议大可在辩论环节提出来,见地令人敬佩。

纳吉的财政预算案,可清析看出增加一马援助金和让160万名公务员的恩惠是为了套取感情争取选票而铺垫。但对国民型华文中学搁置一旁和华小的拨款则是杯水车薪,这也折射出这种倾斜对华裔选票不敢“利诱”,因为505大选吃了暗亏。马华只好在內阁争取不足以抚慰华社的责议,但看行动党拥有超过80%选票支持度,造就了38名国会议员的强势,行动党向来不以华教发展为忧也不向巫统施压,华裔选票如今变成当票,要如何赎回所委托的权益,就看下一回合。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5-1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