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October 2016

行动党助长哈迪法案



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於10月国会再度闯关,这场拔河比赛只待时间一到终有一方倒。如今, 被行动党捧为开明派的诚信党加入宗教竞争, 行将提呈类似的改良精装版法案,非穆斯林社群特別是华社在当前宗教狂热之下受到双重夹击。

行动党为了伊刑法被逼逃离伊党的虎穴,而今又在诚信党的狼窝中助纣为虐。希望联盟三党,行动党、公正党和诚信党已取得共识,认同加强版法案。这也意味着行动党公开斥责马华与民政党应施压巫统阻拦哈迪的私人法案,而在希盟中又暗搞背叛华社的勾当。

法案复杂的问题简单扼要说,修订355条文扩张伊斯兰法庭的惩处权限,哈迪一口咬定与伊斯兰刑事法沾不上边,而且只实施在穆斯林身上,非我宗教族群不要插手干预,但这法案终究动摇囯家宪法的根基,一旦河堤决裂,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远景研究中心联合主席颜炳寿轻轻一点就击中要害,如果对饮酒扩大刑罚,也就会有申请卖酒执照施加更严厉的限制,官僚主义於此滋生滥权,非穆斯林将限制在围墙中饮酒,以免伤害到别人的敏感。最近,有地方政令,商场必须把啤酒和饮料隔离储藏,试想想,非穆斯林怎能在风雨中独善其身?

在伊刑法中,偷窃、酗酒、通奸、抢劫、诬陷通奸(诽谤)及叛教,已在古兰经里明确的阐明这6种罪刑的处罚方式,至今的伊斯兰法庭则斟酌量刑。通常,如果社会治安和道德崩坏,就会审时度势修订法令提高刑罚以产生阻吓作用。但哈迪法案并非出於这项目的,而是隐有动机为吉兰丹通过的伊刑法铺垫,以在各州逐歩落实后,推进伊斯兰国的目标。

哈迪法案仍有争议点,东姑拉沙里认为,宗教律令的权力归属於各州的统治者,未经统治者的审核批示不可越过雷池。如果此议站得住脚,即使国会通过法案也未必有效,但这一论据能否截堵哈迪法案还有待观察其演变。

以林吉祥为首的行动党,在1998年与伊斯兰党及公正党缔结“替阵”(替代阵线),直接向国阵挑战。由於伊党在1999年大选前夕推出一份与替代阵线全国大选宣言不同的伊党登嘉楼州宣言,导致华社人心惶惶。行动党参选46席只赢10个国席,参选88席只得11个州议席。林吉祥与卡巴星两人败北,行动党陷入灾难。林吉祥痛定思痛,于2001年9月22日宣布行动党退出替代阵线,试图挽救火箭的处境。

但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火箭在2008年大选后又与伊党苟合,为了改朝换代而不惜与伊党创建的伊斯兰国目标携手并肩。林冠英在2013年与哈迪签署签署的协议中,发表了书面承诺,允许伊党追求他们的议程,把马来西亚改变成为伊斯兰国。在这份单页的协议中,最突出的内容是“我们,伊党和行动党领袖同意……伊党有权利去追求符合他们概念的伊斯兰国。哈迪经常利用这份协议,表明行动党早已允许伊党有权在吉兰丹州落实伊刑法。

今天的哈迪私人法案能成形,行动党过去种种私通造就了伊党的嚣张,然而,林吉祥不断转移视线要马华和民政党负责,奉行无赖无底线文化,追根究底,是超过80%华裔选票所托非人的自食恶果,只怕酒醒梦已残,细思极恐。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0-1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