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October 2016

以正义之名撕咬华教



关中逾百名初三生初次参加统考引发华教狂犬症,3名自称独中家长挑战关中统考的合法性,寻求司法审核。这些疯咬的华教斗士,如果三年前就出此一招无话可说,在临考之前当搅屎棍居心叵测,引起社交媒体讨伐为华教罪人。董总自1975年举办统考,受到华社坚毅为后盾,把统考界定为内部考试,教育部受到政治环境的压力和权衡利害不敢动根毫毛。董教总也因此能标榜为华文独中的特性。

在叶新田和邹寿汉与现有董总领导层关係撕裂碎满一地后,如今残余势力分别以各种名堂和组织继续纏斗,倾力以倒关中挽救60所独中的正义之名掀风作浪。统考至今还沒有受到任何文件的承认和具备法律地位,若交由法庭裁决,轻则没有司法裁夺权,重则一刀切判为非法,那么,统考41年的功德可能一朝丧尽。叶邹派系也许在法律上找到胜利的位置,但法律的刀锋却直捅统考的心房。

华社对统考文凭受到承认的殷盼一直未能如愿而责怪政府从中作梗打压华教,独中教育在现状下日复一日且行且顾。但近年来由叶邹一拨人扮演“华社教育部” 的角色比政府更加凶狠犹如东邪西毒,自行解读各项法令集中火力排挤关中参与统考,把关中定位在变种独中,危言耸听若让关中进入统考系统将危害60所独中的固有地位。

其实,从现实和客观条件略论统考的实质地位,近年来受到中国、台湾和一些国家承认为深造资格可以耀武扬威之外,统考文凭在就业市场上并不是吃香的文凭。让我们以卑鄙的态度说出真心话,即使华裔厂商录取员工时也不瞅统考文凭一眼,有SPM文凭和华小程度反而受落。在东马,近40%独中生考完SPM后就弃罝统考, 这说明尽管董总把统考视为血脉,但学生未必感恩戴德,只要走进独中星光大道,完成三语并重教育和接受口碑甚佳的校风的薰陶,就如此満足於爱我华教的荣光。

董总历年来都以海外继续深造的一些独中生的学绩和成就,宣扬独中办学的卓越表现。但是,那是以偏槪全的假象,独中只是提供基本的学识和校风严肃见称,到国外大学就不是以华文论高低,不妨研讨一下,独中统考生在中国和台湾有什么扬名立万的表现?

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为抢功讨好华社,竟然面不改色自称承认统考文凭,他以槟州绿色机构总经理邓晓璇作为独中毕业生受聘为例,但邓晓璇持有西方国家的环境科学硕士学位,才是她受雇的专业资格和条件,而非依据统考文凭 。最重要的是该机构只是附属州政府的私人公司,入职时独中文凭不受限制,也可视为可有可无。但是,不少人都认为林冠英居功至伟,粉丝大言不惭,有了林冠英独中就万古长青。再者,为什么董总对林冠英“承认统考文凭”指鹿为马,至今不組团前往查证,难道怕他牙尖嘴利?


砂拉越首长坐言起行,首开各州先例承认统考,提供助学金和录取为公务员,但至今与中央政府尚未全面接轨,而独中生若有意当公务员,也许职位和新酬缺乏吸引力,文凭的价值因此受到贬损。要如何使独中统考生拥有实质和增值的条件,董总至今只是围观群众,并没有与砂州政府研商如何加强和巩固独中生在政府部门的竞争力和提升其地位,令人失望。

董总內部过去三年的权争互耗,各方都荒废了正务,新的领导层遭阴魂不散的野鬼扯腿举步维艰,打着正义旗帜的势力正辱族丧权,只为意气之争而不顾后果。严以言之,当今董总为了捍卫和维护华教的尊严不惜划地自牢,由於坚拒整体教育政策见容於一炉,华小毕业生总数只有约一成进入独中,至今每年就读独中的学生约八万余名,这也显示家长对他们儿女的升学和就业机会有不便描述的隐痛。董总的华教方向若只偏居一隅,只能在泥淖中挣扎争得一时民族光辉,但要再灿烂就必须除旧革新,只是,一旦有新的见地为华教注入新的元素刺激活力,就有狂犬撕咬为出卖华教,疯狗咬走狗,以致董总领导层明哲保身走不出现有框架。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8-1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