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October 2016

水门案疑情不简单





沙巴水务局正副总监不同宗教,在贪污敛财上則有共同信仰,在33亿令吉的基本建设款项上強夺豪取终於落网。由反贪委数日之内掘地三尺发现保险葙藏款、银行存款、海外存款、127张地契、豪华汽车、金饰和名牌包包等总值1亿8千万令吉。预料赃款将会继续高涨“增值”。

这笔发展拨款,据初步调查有大部份发展按乒不動没有用在基建上,意味着在抽丝剥茧之下,有更多公帑静悄悄遭到魔术般的私吞。这次起获的金银财宝是史上最大笔的人赃并获。

两位高官把汚銭放在办公室和住宅,完全颠覆了贪官一贯的作风。因此,这笔现款被视为是为一些政治人物备用於急需,因为东马政治的私相授受是现金为王,或许,代理人充满信心不会遭到调查,但却错误估计形势的遽变。

被首相纳吉罢免的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部长沙菲益在任内批准上述计划,而今他被指控绕过沙巴州政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下达水务局拥有33亿令吉的使用权。沙巴国阵把矛头对准他发难。但他否认认识两名高官,并且不是由他举荐和委任。

沙菲益最近在沙巴自起炉灶搞本土政党欲搗毁旧巢巫统,并先声夺人诱使公正党议员跳槽,而对议员们若不以金銭为诱饵,沒有多少人如此仗义。因此,上述水务局的巨贪大鳄案的剧情使人串联在一起,引起诸多想像空间。而在残酷的现实中,一旦与掌握权力的执政者对着干,往往就得面对惨烈的下场。

另一个破案原因是,总稽查司报告去年点名沙水务局处理滤水站和乡区水供出现问题而被反贪委盯上。其实,过去多年来,政府部门主管超越职权动用公帑以及层出不穷的买贵货,隐有内神通外鬼的弊端早已是公账会每年一度的盛事,这些部门粗糙的手法重复使用令政府的公信力荡然无存,贪腐的強烈印象深植民心,但一直停留在揭弊层次,并没有提控渎职官员。

此次若是对各部门滥权渎职大刀阔斧检举,应是大快人心的事。但政府部门的贪污大染缸要在短期內清洗委实不易,抓大鱼时受到上层庇护,要拖网捕抓各种鱼类又怕动摇根本,因为公务员大军一旦被逼急了,就会酝酿反政府情绪,他们都是大选时的大爷。

水务局的贪案将勾出贪贿利益链,相信除了正副总监决策权一把抓之外,其他如皇亲囯戚代为办理以及承包商的配合的一众人等将浮出水面,到底有多少人在这桩水门案中中箭落马,实是赏心悦目的剧情。

政府即时应对之策,拟定凡是超过5亿令吉的大型工程计划将先交由总稽查司和反贪污委员会审查才能核准。但是,过往的经验是,只要不超过顶额,有关主管就可避开检视,也就是一个10亿工程只要分三次进行就自动越过门槛。贪汚永远是上有决策下有对策。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3-1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