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October 2016

对黑工泛监正风反腐





从反贪污委员会调任移民局总监的慕斯达法将以其执法的强悍作风,於10开始取缔聘请非法外劳的厂商,并祭出“囤积”多时的法令包括冻结雇主的资产和银行户,逼使各领域商家自我审度将面对的后果。

政府对社会问题向来都以修订更严峻的法律以达到阻吓作用。然而,“法律工厂” 不断生产的法令并没有坐言起行惩治违法者,以致法令本身成为空置楼阁的笑话。当今法令下,若聘请超过5名非法外劳将判监不少干6个月监禁及不超止5年,也可鞭打不超过6下,但以国内非法外劳的泛滥,却没有雇主因此受到检控。

在法律虚有其表之下,许多外国女郎逾期逗留都可买关出入境,在情色场所逮捕到她们时“涉嫌”卖淫,但有关案件甚少有人因此被提控,只是驱逐出境了事。而经常令民众咬牙切齿的的大耳窿以武力讨债,祸延家人住宅遭泼漆的恐吓行径,多数投报之后没有下文,这也使到大耳嶐变本加厉。此外,引发青少年家变的大街小巷的电子赌博场所,也只是零星受到扫荡,从未连根拔起。

政府以半世纪的精力对付在森林里的武装马共功绩彪炳,但对城镇中的公开犯罪行为却无法彻底歼灭,当中就存在着黑白挂钩,利益授受的贪腐问题。但整冶执法当局向来不是重中之重,只要他们偶尓出动扫荡略表战绩,就当作不遗余力的执法。每个上任的执法头子口径一致,誓不向罪恶低头妥协,但从来没有带来太平的日子。

非法外劳自70年代开始滋长,其中以印尼人从偷渡入境到今天合法入境后滞留不走,使到国内估计有至少300万外劳霸占我国。当年,政府将被捕的外劳或被称作偷渡者以船隻遣返,但在海上半途中又被非法集团转载入境,当然,他们必需支付重新登陆费,这是早期的贪污手法,如今已过时。

现今,各国黑工在各地区安营扎寨,都预算一朝落网时才作计议,因此都不愿意自我纳入合法劳工队伍,其主要原因是避免申清工作准证需负担数千元的人头税和中介费。此外,雇主若先垫支有关费用又怕外劳潜逃,加上申办手续繁文褥节劳心费神,也都因利就使聘请非法客工。即使移民局重申可在网上办证,但雇主更相信中介有神通广大的门路一步到位。

因此,当慕斯达法言之凿凿要厂商遵守法令聘请外劳时,不妨检视內部长期的腐败造成雇主受到诸多潜规则的刁难而不得不另辟溪径聘用外劳。政府上一次由前副首相慕尤丁领导的外劳6P漂白计划曾拨款数亿,人们以为可严谨规划使外劳走上正轨,但却莫名无疾而终,政府也没交代原因何在。

可以预估,此次移民局大举出动扫荡,商团又会喊天哭地将导致需要外劳服务的80%行业面临无法运作或倒闭之危,这是不值得同情的借口,正因为各行各业长期聘请外劳,才造成今天非法外劳四处流竄,构成形形色色的社会问题。

慕斯达法的雄心壮志也许会引起各行业的恐慌,但回溯过去执法向来虎头蛇尾的旧习也只是逞一时之勇,因为个人的意志无法改变现有的执法一曝十寒。问题的症结还是要回到如何拟定全盘计划使合法外劳工作准证不受到刁难和剥削而有立足余地,同时雇主也心无旁鹜乐意配合。只有雷厉正风反腐才能归回原位。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4-1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