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October 2016

双头蛇企业的政治正确



在当前政治争锋对决,输赢难料的情势下,不少企业为了保住未可确定的地位不受殃及,身在国阵朋党体系下获得计划工程合约的商家提高居安思危的意识,同时押注在亲反对党的组织,防备若反对党翻身执政仍可凭藉这层关系,继续享有工程合约的优先特惠。

这种私相授受的朋党文化,在整个政治环境已是企业界求存的智慧。在马哈迪掌政时代,一些看准反敦马的企业老板曾投资在敌对阵营以期建功立业,料不到敦马并没有被绊倒,倒是企业主遭到秋后算账,公司必须重新改组股权易人。政治斗争和商业利益的盘根错节,使到依赖政府合业的商人步步为营。

企业界从别人的惨痛教训,再不敢公然对政治发展的趋势和取向表态,以免一棋错满盘皆落索。因此,尽管反对党对纳吉的26亿政治献金猛轰狂炸,但他们实际上并不认同政治献金透明化,如果金主身份嚗光,他们就吃西北风。

负责掌管经济策划事务的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针对净选盟将於11月19日发动大规模的集会先发制人,下达指令经济策划局(EPU)和政府及私人界合作单位(UKAS)展开调查,把获得政府工程合约,却又支持净选盟的公司列入黑名单。

政府拥有绝对的生杀大权对付双头蛇企业,但把本身的政治意愿,以惩治报复的手段阻吓业界乃胜之不武,在民主的结社自由下,达兰的镇压行径把异见者列入黑名单乃智者所不为。但考虑到槟城和雪州由民盟执政后,同样排斥与国阵关系密切的企业不再获得工程合约,这就是政治现实。

谁做庄就设定游戏规则,谁也不必批评对方不道德而假清高,政治利益输送是由许许多多伪道德堆砌起来而陈仓暗度的。

净选盟第五度搞集会,已从最初旗帜鲜明的非政府组织变质为替反对党议程呐喊的马前卒,藉助群众的力量和情绪与政府对着干,已乖离公正、干净选举的理念,近次集会逐渐暴露真面目,其作为是配合在野党的意愿而动员街头运动。

一个无可罝啄的事实是,当敦马发动人民宣言要倒掉纳吉的相位时,前主席爱美嘉和玛丽亚陈皆伴随在侧以受差遣,而这次倒吉的5.0集会明显是呼应敦马的后续行动。净选盟已从超越政党的中立在政治泥潭中打滚。

净选盟以民间组织之名行反对党之实,这种混水摸鱼的动作已难再掩饰。过去,不満政府的群众都一呼百应与净选盟结合一起,但章法凌乱的街头运动已使不少人因集会疲劳或动机不乾不净抽身而退。在缺乏民众参与时,就需要更多财力去凝聚民力,而净选盟就必须通过有执政权力的政党为他们筹措资金,因此,一些商家为本身的生意的稳妥买保险,资助反对党和净选盟成了政治正确的投资。

在国阵强盛时期,也都走这条路线,因此,达兰要查究企业界与净选盟有挂鈎是经验之谈,只不过是严以责人宽以恕己。

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要达兰拿出证据其实是与虎谋皮,对商家採取制裁和排挤都是心照不宣的黑手作业,谁也交不出所指控的事证,但不论是倾向哪一个掌权的政党,企业界的捐献制造了工程合約的成本增加,由人民买单。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7-10-2016

25 October 2016

选票变成当票

 

上周,首相兼财长纳吉提呈2017年逾2600亿令吉的财政预算案,人民看到枉费养了一批耍猴戏的代议士集体喧嚣之后离席抗议,只因为纳吉迂回挞伐前首相敦马哈迪。除了伊斯兰党囯会议员按兵不动,行动党、公正党、土著团结党和诚信党一众议员藉势藉端离题维护马哈迪的圣洁,群起闹事。他们有备而来举起谁是大马一号官爷的海报滋事寻衅。

1MDB丑闻已发酵多时, 希望联盟要揪出罪魁祸首是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政治纏斗, 但选择财政预算案发难并不是恰当的场合和时机。或许,希盟早预估财案是为明年任何时间举行大选大派糖果而设,难有见缝插针的机会,因此展开另类攻坚之策转移视线。

希盟各党对国家财政状况,一直向民众展现忧国忧民的悲观,尤其是林吉祥伤春悲秋说囯家就要破产,可在这个时候商议囯家大事上选择退席,抖出另一副面具。希盟拟出替代预算案与政府的预算案抬杠,但只是因应时政需要的粗糙产品。其中一个亮点就是把6%的消费税降到0%的底线,透析出民盟一年多主张废除消费税言不由衷,保留这项税务只盼民盟有幸执政后可以借尸还魂。毕竟,估计400亿令吉的税收,任何政党执政都不能潇洒废除。每个人都可以指导别人该怎样做事,但要由本身去执行,就不是那么驾轻就熟。

希盟为了马哈迪出头视如政治契爷,看来也不符合逻辑。对公正党和行动党而言,他们一直奉安华为共主,即使安华身在狱中也推崇为未来首相,力挺马哈迪是否见风转舵,这就要看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如何解释了。而被马哈迪欽点为首相的土团党主席慕尤丁为何在纳吉狠批敦马时没有挺身而出,这也隐有难以臆测的议程。

林吉祥已成为不折不扣的政治变色龙,在2013年6月9日指责:“前首相敦马哈迪令最近在第13届全国大选前后的言行令很多大马人民感到震惊和愤怒,因为他已经成了这个国家其中一名最激进和最种族主义的代表。”,但抛开原则,他如今与祸国殃民的独裁者紧紧拥抱,围绕在敦马的纱笼底下。林吉祥数十年前就嘲讽马华在巫统的纱笼里渡日。如今盘点,行动党有过之而无不及,前后在伊斯兰党、公正党、诚信党和土团党的纱笼游走纳凉。火箭与伊党关系撕裂后,行动党不惜人尽可夫,只好倚靠敦马的势力争取马来人的选票。

伊斯兰党在实施伊刑法和致力伊斯兰国斗争理念上毫不忌讳勇往直前,受到非穆斯林社群排斥,但他们率直的表述却没有乖离初衷,其原则硬朗而不受左右。在希盟退席的问题上,伊党不作随从自有主见,认为希盟无需有不理智和节外生枝的动作,有异议大可在辩论环节提出来,见地令人敬佩。

纳吉的财政预算案,可清析看出增加一马援助金和让160万名公务员的恩惠是为了套取感情争取选票而铺垫。但对国民型华文中学搁置一旁和华小的拨款则是杯水车薪,这也折射出这种倾斜对华裔选票不敢“利诱”,因为505大选吃了暗亏。马华只好在內阁争取不足以抚慰华社的责议,但看行动党拥有超过80%选票支持度,造就了38名国会议员的强势,行动党向来不以华教发展为忧也不向巫统施压,华裔选票如今变成当票,要如何赎回所委托的权益,就看下一回合。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5-10-2016

20 October 2016

行动党助长哈迪法案



哈迪阿旺的私人法案於10月国会再度闯关,这场拔河比赛只待时间一到终有一方倒。如今, 被行动党捧为开明派的诚信党加入宗教竞争, 行将提呈类似的改良精装版法案,非穆斯林社群特別是华社在当前宗教狂热之下受到双重夹击。

行动党为了伊刑法被逼逃离伊党的虎穴,而今又在诚信党的狼窝中助纣为虐。希望联盟三党,行动党、公正党和诚信党已取得共识,认同加强版法案。这也意味着行动党公开斥责马华与民政党应施压巫统阻拦哈迪的私人法案,而在希盟中又暗搞背叛华社的勾当。

法案复杂的问题简单扼要说,修订355条文扩张伊斯兰法庭的惩处权限,哈迪一口咬定与伊斯兰刑事法沾不上边,而且只实施在穆斯林身上,非我宗教族群不要插手干预,但这法案终究动摇囯家宪法的根基,一旦河堤决裂,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远景研究中心联合主席颜炳寿轻轻一点就击中要害,如果对饮酒扩大刑罚,也就会有申请卖酒执照施加更严厉的限制,官僚主义於此滋生滥权,非穆斯林将限制在围墙中饮酒,以免伤害到别人的敏感。最近,有地方政令,商场必须把啤酒和饮料隔离储藏,试想想,非穆斯林怎能在风雨中独善其身?

在伊刑法中,偷窃、酗酒、通奸、抢劫、诬陷通奸(诽谤)及叛教,已在古兰经里明确的阐明这6种罪刑的处罚方式,至今的伊斯兰法庭则斟酌量刑。通常,如果社会治安和道德崩坏,就会审时度势修订法令提高刑罚以产生阻吓作用。但哈迪法案并非出於这项目的,而是隐有动机为吉兰丹通过的伊刑法铺垫,以在各州逐歩落实后,推进伊斯兰国的目标。

哈迪法案仍有争议点,东姑拉沙里认为,宗教律令的权力归属於各州的统治者,未经统治者的审核批示不可越过雷池。如果此议站得住脚,即使国会通过法案也未必有效,但这一论据能否截堵哈迪法案还有待观察其演变。

以林吉祥为首的行动党,在1998年与伊斯兰党及公正党缔结“替阵”(替代阵线),直接向国阵挑战。由於伊党在1999年大选前夕推出一份与替代阵线全国大选宣言不同的伊党登嘉楼州宣言,导致华社人心惶惶。行动党参选46席只赢10个国席,参选88席只得11个州议席。林吉祥与卡巴星两人败北,行动党陷入灾难。林吉祥痛定思痛,于2001年9月22日宣布行动党退出替代阵线,试图挽救火箭的处境。

但是,好了伤疤忘了痛,火箭在2008年大选后又与伊党苟合,为了改朝换代而不惜与伊党创建的伊斯兰国目标携手并肩。林冠英在2013年与哈迪签署签署的协议中,发表了书面承诺,允许伊党追求他们的议程,把马来西亚改变成为伊斯兰国。在这份单页的协议中,最突出的内容是“我们,伊党和行动党领袖同意……伊党有权利去追求符合他们概念的伊斯兰国。哈迪经常利用这份协议,表明行动党早已允许伊党有权在吉兰丹州落实伊刑法。

今天的哈迪私人法案能成形,行动党过去种种私通造就了伊党的嚣张,然而,林吉祥不断转移视线要马华和民政党负责,奉行无赖无底线文化,追根究底,是超过80%华裔选票所托非人的自食恶果,只怕酒醒梦已残,细思极恐。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0-10-2016

18 October 2016

以正义之名撕咬华教



关中逾百名初三生初次参加统考引发华教狂犬症,3名自称独中家长挑战关中统考的合法性,寻求司法审核。这些疯咬的华教斗士,如果三年前就出此一招无话可说,在临考之前当搅屎棍居心叵测,引起社交媒体讨伐为华教罪人。董总自1975年举办统考,受到华社坚毅为后盾,把统考界定为内部考试,教育部受到政治环境的压力和权衡利害不敢动根毫毛。董教总也因此能标榜为华文独中的特性。

在叶新田和邹寿汉与现有董总领导层关係撕裂碎满一地后,如今残余势力分别以各种名堂和组织继续纏斗,倾力以倒关中挽救60所独中的正义之名掀风作浪。统考至今还沒有受到任何文件的承认和具备法律地位,若交由法庭裁决,轻则没有司法裁夺权,重则一刀切判为非法,那么,统考41年的功德可能一朝丧尽。叶邹派系也许在法律上找到胜利的位置,但法律的刀锋却直捅统考的心房。

华社对统考文凭受到承认的殷盼一直未能如愿而责怪政府从中作梗打压华教,独中教育在现状下日复一日且行且顾。但近年来由叶邹一拨人扮演“华社教育部” 的角色比政府更加凶狠犹如东邪西毒,自行解读各项法令集中火力排挤关中参与统考,把关中定位在变种独中,危言耸听若让关中进入统考系统将危害60所独中的固有地位。

其实,从现实和客观条件略论统考的实质地位,近年来受到中国、台湾和一些国家承认为深造资格可以耀武扬威之外,统考文凭在就业市场上并不是吃香的文凭。让我们以卑鄙的态度说出真心话,即使华裔厂商录取员工时也不瞅统考文凭一眼,有SPM文凭和华小程度反而受落。在东马,近40%独中生考完SPM后就弃罝统考, 这说明尽管董总把统考视为血脉,但学生未必感恩戴德,只要走进独中星光大道,完成三语并重教育和接受口碑甚佳的校风的薰陶,就如此満足於爱我华教的荣光。

董总历年来都以海外继续深造的一些独中生的学绩和成就,宣扬独中办学的卓越表现。但是,那是以偏槪全的假象,独中只是提供基本的学识和校风严肃见称,到国外大学就不是以华文论高低,不妨研讨一下,独中统考生在中国和台湾有什么扬名立万的表现?

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为抢功讨好华社,竟然面不改色自称承认统考文凭,他以槟州绿色机构总经理邓晓璇作为独中毕业生受聘为例,但邓晓璇持有西方国家的环境科学硕士学位,才是她受雇的专业资格和条件,而非依据统考文凭 。最重要的是该机构只是附属州政府的私人公司,入职时独中文凭不受限制,也可视为可有可无。但是,不少人都认为林冠英居功至伟,粉丝大言不惭,有了林冠英独中就万古长青。再者,为什么董总对林冠英“承认统考文凭”指鹿为马,至今不組团前往查证,难道怕他牙尖嘴利?


砂拉越首长坐言起行,首开各州先例承认统考,提供助学金和录取为公务员,但至今与中央政府尚未全面接轨,而独中生若有意当公务员,也许职位和新酬缺乏吸引力,文凭的价值因此受到贬损。要如何使独中统考生拥有实质和增值的条件,董总至今只是围观群众,并没有与砂州政府研商如何加强和巩固独中生在政府部门的竞争力和提升其地位,令人失望。

董总內部过去三年的权争互耗,各方都荒废了正务,新的领导层遭阴魂不散的野鬼扯腿举步维艰,打着正义旗帜的势力正辱族丧权,只为意气之争而不顾后果。严以言之,当今董总为了捍卫和维护华教的尊严不惜划地自牢,由於坚拒整体教育政策见容於一炉,华小毕业生总数只有约一成进入独中,至今每年就读独中的学生约八万余名,这也显示家长对他们儿女的升学和就业机会有不便描述的隐痛。董总的华教方向若只偏居一隅,只能在泥淖中挣扎争得一时民族光辉,但要再灿烂就必须除旧革新,只是,一旦有新的见地为华教注入新的元素刺激活力,就有狂犬撕咬为出卖华教,疯狗咬走狗,以致董总领导层明哲保身走不出现有框架。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8-10-2016

13 October 2016

水门案疑情不简单





沙巴水务局正副总监不同宗教,在贪污敛财上則有共同信仰,在33亿令吉的基本建设款项上強夺豪取终於落网。由反贪委数日之内掘地三尺发现保险葙藏款、银行存款、海外存款、127张地契、豪华汽车、金饰和名牌包包等总值1亿8千万令吉。预料赃款将会继续高涨“增值”。

这笔发展拨款,据初步调查有大部份发展按乒不動没有用在基建上,意味着在抽丝剥茧之下,有更多公帑静悄悄遭到魔术般的私吞。这次起获的金银财宝是史上最大笔的人赃并获。

两位高官把汚銭放在办公室和住宅,完全颠覆了贪官一贯的作风。因此,这笔现款被视为是为一些政治人物备用於急需,因为东马政治的私相授受是现金为王,或许,代理人充满信心不会遭到调查,但却错误估计形势的遽变。

被首相纳吉罢免的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部长沙菲益在任内批准上述计划,而今他被指控绕过沙巴州政府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直接下达水务局拥有33亿令吉的使用权。沙巴国阵把矛头对准他发难。但他否认认识两名高官,并且不是由他举荐和委任。

沙菲益最近在沙巴自起炉灶搞本土政党欲搗毁旧巢巫统,并先声夺人诱使公正党议员跳槽,而对议员们若不以金銭为诱饵,沒有多少人如此仗义。因此,上述水务局的巨贪大鳄案的剧情使人串联在一起,引起诸多想像空间。而在残酷的现实中,一旦与掌握权力的执政者对着干,往往就得面对惨烈的下场。

另一个破案原因是,总稽查司报告去年点名沙水务局处理滤水站和乡区水供出现问题而被反贪委盯上。其实,过去多年来,政府部门主管超越职权动用公帑以及层出不穷的买贵货,隐有内神通外鬼的弊端早已是公账会每年一度的盛事,这些部门粗糙的手法重复使用令政府的公信力荡然无存,贪腐的強烈印象深植民心,但一直停留在揭弊层次,并没有提控渎职官员。

此次若是对各部门滥权渎职大刀阔斧检举,应是大快人心的事。但政府部门的贪污大染缸要在短期內清洗委实不易,抓大鱼时受到上层庇护,要拖网捕抓各种鱼类又怕动摇根本,因为公务员大军一旦被逼急了,就会酝酿反政府情绪,他们都是大选时的大爷。

水务局的贪案将勾出贪贿利益链,相信除了正副总监决策权一把抓之外,其他如皇亲囯戚代为办理以及承包商的配合的一众人等将浮出水面,到底有多少人在这桩水门案中中箭落马,实是赏心悦目的剧情。

政府即时应对之策,拟定凡是超过5亿令吉的大型工程计划将先交由总稽查司和反贪污委员会审查才能核准。但是,过往的经验是,只要不超过顶额,有关主管就可避开检视,也就是一个10亿工程只要分三次进行就自动越过门槛。贪汚永远是上有决策下有对策。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3-10-2016

11 October 2016

不患寡而患不均



敦马哈迪自立门户的土著团结党正分裂关系本已脆弱的希望联盟。他试图以其地位号召各反对党组成大联盟,化解各党各行其是的矛盾,但是,以土团党当前的气势尚欠功力,要指导各党按照敦马的算计以一对一与国阵抗衡,看来知易行难。

敦马和慕尤丁先后前往法庭与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短暂会谈,寻求安华合作。但原则性的认同结盟并没有立竿见影,公正党各领袖对此并没有积极的呼应。伊斯兰党对所谓的合作立场含糊,但则斩钉截铁表明“任何人若要跟伊党合作,就必须舍弃行动党”,这也同时牵连到由伊党叛变而另起炉灶的诚信党。

当前,行动党处在夹缝中,林吉祥坚信反对党步伐一致才有机会推翻国阵政权,因此,对敦马的策略亦步亦趋。但由於敦马和慕尤丁在位时声名欠佳,行动党人都谨慎看待土团党的动静。而由於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数月前曾尖酸表明“宁可要巫统牛也不要火箭猪”,这已断了两党合作的回头路。至今,行动党对猪的骂名逆来顺受,未敢追究。而哈迪的批判也被视为伊党对行动党的指标和态度。

尽管林吉祥有意挽救反对党之间的磨擦关系,但他的儿子林冠英为了做稳槟州首长之位,最近狠批伊党执政的吉兰丹州“不能够交代你的经济表现,你无能、失败、失策,你唯一的办法就是玩种族情绪,这个就是这些失败政党的手段”。林冠英的视野和格局就只有槟州,对国家整体政治并没有高瞻远瞩。

敦马希望看到的是各党抛开成见,寻求共识。但有些重大的课题并不能扫入地毯下当作视而不见。譬如伊斯兰刑事法是行动党的政治死穴,火箭再也不能重蹈覆辙欺瞒华社,而伊党神权治国的立场丝毫不动摇,使到两党已没有商榷余地。

此外,敦马已开口,若大联盟於下届大选攻进布城,他已“钦定” 慕尤丁出任首相,但公正党和行动党仍然寄望保留相位给蹲在狱中的安华。至於伊党向来城腑甚深,认为大选胜负未定,到时才来讲。

因此,即使为了大联盟各党都以大局为重不触及痛点,但要如何妥善分配各党竞选议席,使到大大联盟能达致一对一与国阵拼斗,这个现实利益问题一摊开来就只有撕破脸的结局。当前反对党的强势是在民联时期所建立的,进入希盟已不可同日而言,如今再加入土团党意欲鸠占雀巢,未来的乱局难以预料。

反对党的竞席的死结是“不患寡而患不均”,每个政党都期望竞选多少个议席才认为均匀和公平,这是难以达致的协商。尤其是土团党半路杀出,主要争夺的议席是公正党、伊党和诚信党,其中也可能要占据行动党的议席,而这几个党怎会拱手让人?

伊党站稳立场,凭藉着在乡区拥有30%马来人铁票,他们宁可单打独斗也不与他党结伙,因此,即使敦马出面从中斡旋,也无法改变多角战的事实。这犹如一个合唱团中以唱高音为主帅,而每个人都自认为他是高音人才。

距离大选仍有年余,但反对党对如何整合以与国阵争权,至今八字还没写出一撇,看来改朝换代还很遥远。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1-10-2016

06 October 2016

打压关中应该收手




关丹中华中学报考统考,马来西亚华校生协会陈纹达致函教育部考试局“设定答案”,结果考试局局长娜娃“黑夜吃黄瓜不知头尾” 依章规表明关中不能统考。去年,教育部总监发出“知悉、不阻止关中生报考统考”,给关中的独中地位有所肯定。但董总人事和权斗,归有的叶邹派系残余势力仍痴痴纏,把陈纹达推出台面搅局。

考试局局长根本没有职权违抗教育部最高行政人员的指令,其部门并无权管辖独中,不了解独中课题的进展,才会作出违反最高决策的回应,根本没有法律或行政上的地位。

董总新旧领导层多年来就关中的意识形态各执一词,令华社厌倦。陈纹达一小撮人仍然自行解读关中不能参与统考,他扮演的角色犹如官府打压华社。这一次,马华署总魏家祥和副教长张盛闻火速与教肓部总监交涉,撤回教育局长的信才灭掉妖火,那些想看到关中多灾多难的人功败垂成。

关中办华教,由於与叶邹的路线各在一方,现有董教总领导人被文化打手谩骂为卖华、汉奸、走狗。他们坚持关中的办学批文必须纠正,教育部必须纳入承认统考的条文。

独中是在华文中学改制后所产生,其实,不管是在1961年教育法或1996年教育法令下,60间独中都是在私立学校的分类下注册。“独中”这个名称只是“独立办学”自我催眠为,法令之下无可否认就是私立学校。
60所不接受改制的独中,根本没有获得政府承认為独中的批文,也不曾获得参加统考的批文。

在旧的1961年教育法令下,董教总主办统考不必向教育部申请准证,在1996年的新教育法令下,则须获得考试局局长书面批准,才能举办任何考试。董总数十年来不曾要求一纸批文,叶邹在位时也不曾向考试局申请统考批文,如今却主动要考试局批准关中生报考统考,如同把头颅送上去让人宰割。事实上,在现有法令下既然不承认统考,教育部受制於此也不能给予法律地位,除非获得教育部长批准。

叶邹捉着关中的另一个痛点,关中的批文是须要关中强制报考大马教育文凭(SPM),而成为叶邹口中的“变种独中”,按照其逻辑,57间独中实行双轨制,须参加统考和SPM也属于变种产物,而这些独中也没有独中特质的批文。如今却強人所难要考试局批准关中生报考统考,实在匪夷所思。这些被罢免的失意分子只有伤害华教,对华教发展毫无意义。

其实,国內60间独中的堡垒至今毫发无损,在60+1的情势下由关中作为新型独中的起点,将有助於独中开枝散叶,让关中的案例成为华社申办更多华文中学的突破口。当今独中若拒绝政府的课程纲要和参加SPM考试,这是划地自牢,使到学生脱离现实,对就业和深造自筑围墙。

大马华文教育因中国经济实力崛起而迎来春天,尤其关中是在政治时势的顺水推舟下,诞生而成为第61间的独中,这种新模型应被復製和推广,使独中体制趁势雄起,不再只局限于60所独中孤芳自赏。倘若还纠结在过去和对未来惶惶不可终日,使华教停滞不刷,势必成为华社罪人。因此,打着爱华教的一些人,应该收手了。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6-10-2016

04 October 2016

对黑工泛监正风反腐





从反贪污委员会调任移民局总监的慕斯达法将以其执法的强悍作风,於10开始取缔聘请非法外劳的厂商,并祭出“囤积”多时的法令包括冻结雇主的资产和银行户,逼使各领域商家自我审度将面对的后果。

政府对社会问题向来都以修订更严峻的法律以达到阻吓作用。然而,“法律工厂” 不断生产的法令并没有坐言起行惩治违法者,以致法令本身成为空置楼阁的笑话。当今法令下,若聘请超过5名非法外劳将判监不少干6个月监禁及不超止5年,也可鞭打不超过6下,但以国内非法外劳的泛滥,却没有雇主因此受到检控。

在法律虚有其表之下,许多外国女郎逾期逗留都可买关出入境,在情色场所逮捕到她们时“涉嫌”卖淫,但有关案件甚少有人因此被提控,只是驱逐出境了事。而经常令民众咬牙切齿的的大耳窿以武力讨债,祸延家人住宅遭泼漆的恐吓行径,多数投报之后没有下文,这也使到大耳嶐变本加厉。此外,引发青少年家变的大街小巷的电子赌博场所,也只是零星受到扫荡,从未连根拔起。

政府以半世纪的精力对付在森林里的武装马共功绩彪炳,但对城镇中的公开犯罪行为却无法彻底歼灭,当中就存在着黑白挂钩,利益授受的贪腐问题。但整冶执法当局向来不是重中之重,只要他们偶尓出动扫荡略表战绩,就当作不遗余力的执法。每个上任的执法头子口径一致,誓不向罪恶低头妥协,但从来没有带来太平的日子。

非法外劳自70年代开始滋长,其中以印尼人从偷渡入境到今天合法入境后滞留不走,使到国内估计有至少300万外劳霸占我国。当年,政府将被捕的外劳或被称作偷渡者以船隻遣返,但在海上半途中又被非法集团转载入境,当然,他们必需支付重新登陆费,这是早期的贪污手法,如今已过时。

现今,各国黑工在各地区安营扎寨,都预算一朝落网时才作计议,因此都不愿意自我纳入合法劳工队伍,其主要原因是避免申清工作准证需负担数千元的人头税和中介费。此外,雇主若先垫支有关费用又怕外劳潜逃,加上申办手续繁文褥节劳心费神,也都因利就使聘请非法客工。即使移民局重申可在网上办证,但雇主更相信中介有神通广大的门路一步到位。

因此,当慕斯达法言之凿凿要厂商遵守法令聘请外劳时,不妨检视內部长期的腐败造成雇主受到诸多潜规则的刁难而不得不另辟溪径聘用外劳。政府上一次由前副首相慕尤丁领导的外劳6P漂白计划曾拨款数亿,人们以为可严谨规划使外劳走上正轨,但却莫名无疾而终,政府也没交代原因何在。

可以预估,此次移民局大举出动扫荡,商团又会喊天哭地将导致需要外劳服务的80%行业面临无法运作或倒闭之危,这是不值得同情的借口,正因为各行各业长期聘请外劳,才造成今天非法外劳四处流竄,构成形形色色的社会问题。

慕斯达法的雄心壮志也许会引起各行业的恐慌,但回溯过去执法向来虎头蛇尾的旧习也只是逞一时之勇,因为个人的意志无法改变现有的执法一曝十寒。问题的症结还是要回到如何拟定全盘计划使合法外劳工作准证不受到刁难和剥削而有立足余地,同时雇主也心无旁鹜乐意配合。只有雷厉正风反腐才能归回原位。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4-10-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