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September 2016

光辉背后的暗伤




充满着激情和感动的里约奥运会和残奥会,大马健儿在金银铜牌的欢庆声中,开始走出群众注目的舞台,逐渐离开人们的视线, 各自回到现实生活中。

这一次大马创下亮丽的成绩, 国人再次把全民团结的精神串连在一起,但是, 当人们须要一再强调团结和爱国的时候, 也就意味着现实中的国民团结是很脆弱的。

国内种族和谐的凝聚力向来薄弱, 所以期望引入这场胜利来为我们的不安气氛一添喜气自我迷幻,当得奖羽球选手清一色是华裔,一些政棍把荣耀种族化,直到 马来脚车选手阿兹祖一鸣惊人夺下一面铜牌, 向煽动种族情绪的政客掴上一巴掌。

阿兹祖夺牌的背后也牵扯出运动员的困境, 他在赛后呛声登州政府在也若练时期不愿贊助赛用脚车, 引起登州大臣阿末拉兹夫喊冤。后来,这起小风波私下解决, 但已显示体育领域向来不受重视,只有胜利才勾出人们的嘴睑。

让大马国歌在奥运场地上首次响起的大马人,却是向来乏人问津的残奥选手赢取了金牌。患脑性麻痹的短跑里祖安为大马赢得历史第一枚金牌, 并打破残奥会纪录,但他早年曾训练到运动鞋破烂不堪, 是一位素不相识的的好心华人送他一双200多令吉的新跑步鞋, 让他跑得更远。日前里祖安回国终于见到恩人,紧紧拥抱连声感谢, 不但教人感动,也让人感慨和羞惭。

除了羽球一哥李宗伟早已名成利就,心无旁骛为荣誉而战, 许多运动员都是十年寒窗无人问,特别是残奥会, 我国都是例行公事派团参加,没有期望过健儿有甚么作为, 毕竟奥运竞争激烈。

过去,奥运和残奥奖牌得主的奖励金额有很大差别, 不过政府经此一役后,一视同仁为残奥奖牌得主提供与奥运同等级的奖励, 金牌奖励金从30万增至100万令吉,这是具有很大意义的创举。

不同等的奖励是在潜意识看扁残障者的能力, 贬损他们的存在价值、自尊和荣誉,实际上残奥奖牌含金量更高, 内裡充满着辛酸、艰苦的自我铸造过程。今年2月一则报导指身为世界技巧锦标赛3项冠军的中国选手刘菲, 2000年退役后因文化程度低一直找不到正式工作。她14岁开始接受魔鬼殴训练而今身负伤痛,最后贫困潦倒, 沦落到没有住房、没有基本生活费,这就是光辉背后的暗伤,辉煌过逝,只能独饮岁月的苦酒。

这次奥运会的得奖健儿受到政府的奖励, 相信能激发更多残奥运动员加倍努力,为下一届在日本举行的奥运会准备, 这些健儿再次征战也会增加精神压力, 承载着人民对他们更大的付托和希望。

残奥选手的胜利能激发国内的残障人士自我激励,发掘自我本能, 使自己的不幸人生迸发另一种光彩。事实上, 残障者的能力不一定输给常人, 残奥男子田径1500T13级赛事, 4名选手的成绩更超越奥运金牌得主。因此,政府有必要安排残奧健儿与残障人士会面和分享经验,对弱势群团作为激励,发挥各自潜能,自力更生。毕竟,激情和掌声过后, 国民团结的精神和发展体育的努力若不让它随之消散,就必须有后续的积极行动。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9-9-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