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September 2016

华裔选民醒觉的取向




20092月,即将出任副首相的时任巫统副主席慕尤丁在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不否认,掌政50年的国阵在308大选时被人民狠狠教训,是因为它过于傲慢狂妄。

308大选至今转眼8年有馀,巫统大小领袖依然肆无忌惮大搞种族问题,红衫军嚣張跋扈令华社咬牙切齿,而一些激进的宗教主义兴起要“统治” 其他族群,不断伤害及威胁他族的自由。在层出不穷的问题围困下,巫统不思变革。行动党、公正党和伊党都默不作声唯恐猛烈批判驱走马来选票,而马华和民政党作为囯阵成员党承受议席之少的痛点人微言轻,成为千夫所指。

巫统“傲慢得起”,主要是超过八成的华裔选民倾向行动党,令巫统有割切之心。首相纳吉上台初期推动“一个大马”理念,试图打破种族政治主并向华社释放善意,但华裔选民并不领情。三年前国阵领袖伸出食指的“一马”,如今已含羞自废一指武功。

最近由选委会的选区划分,显然是为巫统量身设计,基本上把族族隔离并锁定在重新编排的选区。过去许多混合区,华印选民的取向是关键性的造王者,如今已经失宠。

选区划分被指是以巫统领导的国阵在遥控,这本是在民主制度下的合法操作,任何一个执政党都会制订有利于自己的游戏规则,就像做庄的决定如何派牌。但巫统若以为稳操胜券或许低估未来形势,因为伊党获得三成的马来人作为后盾若再进一步提升,加上新起的著团结党、公正党和诚信党搅局割据选票,巫统也有阴沟里翻船之虞。

在马华、民政党、行动党和公正党等齐声挞伐下,国阵对选委会的选区划分建议退货,打算重拟建议。但是,为国阵政权的考量,相信能纠正和调整的幅度难以乐观。

马华在现有711州议席的危险线,或将因选区划分下的种族“各自为政” 推选华裔代议士进一步有危亡之险,由行动党取而代之。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过去一年来倡议“跨党派救国”,建立跨越朝野政党阵线,要和巫统共组联合政府,野心昭然若揭。当今林吉祥拥抱前独裁首相敦马哈迪,其实是藉骑马寻驴计谋,以让巫统权衡利害下敞开大门迎接入营。如果林吉祥可以容忍敦马执政22年的暴政耻辱,也会寻索千百个与巫统共忱同眠的理由。

问题来了,行动党在华社关注的政经文教的课题一直没有铿锵有力的政纲让华社解忧。马华作为种族性政党,可以堂而皇之为华教的开展动员,可以致力反打伊刑法,可以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商机无限衔接经济脉络等等,行动党在野惯了,也许只能纸上谈兵。

当砂拉越州政府承认统考文凭,独中生可申请公务员,槟州首长林冠英指槟州绿色机构总经理邓晓璇是毕业自宽柔中学的统考生,这就当作槟州政府“早已接受统考文凭”。这就是行动党耍嘴皮的经典之作。

无可否认,马华、民政和国大党在诸多课题上必须屈就和依附巫统独断的政策,成为政冶软肋。它长期被行动党标签的无能,令新一代选民把希望寄托在火箭身上,但以人口结构23%要与马来人政党60%的强势,自命可以平起平坐及制衡,犹如投资30%,要让拥有70%股权者让他当执行长那样天真。

2008年华裔选民的政治取向,从支持民联的改朝换代中陷入深渊,如今又面对希望联盟另起炉灶,选择上处於难定取捨,但又对巫统的傲慢霸权恨之入骨。基本上,选民在投选上都怀恨挟怨,自暴自弃而不顾虑政治现实。

鲜少触及政治问题的企业家杨忠礼表述,任何种族如果脫离主流社会或被边缘化,长远来说,将拖累国家的发展与进步,这对全马人来讲非常不利。此话可臆测华族在政治主流上自我任意放逐,而政府若忽视某个种族的贡献将自食其果。

在当前行动党与马华的竞逐下,事实证明两党之中赢完所有议席未必是华社福祉,行动党的37囯席之强也改变不了政局。因此,华基政党不论在朝在野,华裔选民应赋等量齐观的议席,对执政府“内外夹攻” 产生制衡作甲、以保障政治力量势均力敌换取最大的利益。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7-9-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