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August 2016

战鼓吹,谁怕谁?


净选盟2.0号召50万人上街第5度集会至今动口不动手,还未敲定日期和地点,似乎保留冲刺力以配合前首相敦马哈迪组织新党的声势功力。这个组织的主席玛丽亚陈声东击西,声明如果红衫军和敦马的理念与净选盟一致,可一起抗争。红衫军被视为巫统的臂膀断不可能与敌为友,但净选盟的公开邀约,已替敦马铺陈组新党营造声势的平台,并进一步合理化让敦马策动推翻首相纳吉给予助力。

净选盟2.0发动Bersih 5.0民众大集会,针对美国司法部兴讼一马公司并充公价值40亿令吉洗钱资产引起许多人的愤怒伺机而起,力主向相关单位施压,调查大马一号官员的真实身分,并将其控上法庭。而所说的“一号官爷”,矛头直指纳吉。敦马过去年余对1MDB的丑弊案件穷追猛打,与这次净选盟5.0集会的打击对象一致,实际上是玛丽亚陈把净选盟以身相许。

自从敦马展开人民宣言运动力倒纳吉,玛丽亚陈一直随侍在侧,利用本身在净选盟的主席身份为敦马効劳。维基百科载述,净选盟于2006年11月23日在国会大厦发表的联合声明,宣布从选举行政事务、政党及候选人提名、 竞选活动、媒体、 看守政府、选民册及投票这八个方面,全面检讨及改革选举制度。这些原创的诉求,纯粹聚焦选举改革。

非政府组织向来自命超越政治,但在安美嘉领导淨选盟时期倾向於安华,而今玛丽亚陈则以敦马唯首是瞻,这种移形换影已难掩饰净选盟以非政府组织之名,行政党之实替在野党加持。如果净选盟因应时局添增“斗争项目”可以被接受的话,那么,近期伊斯兰刑事法由伊斯兰党长躯直入陈书到国会殿堂寻求落实引起各族恐慌,净选盟也应拿出态度搞数十万人集会反对,但玛丽亚陈身为穆斯林就因个人受到束缚而使净选盟动弹不得,人民的权益於此遭到扼杀。因此,净选盟要如何摆脱瓶颈,其理事会应从长计议,否则,多年建立的声势将日渐式微。

浄选盟为在野党搭建桥路的居心逐渐露馅,因此,要举办5.0集会的号召力已今非昔比,至今,国内其他组织按兵不动谨慎观望,而以前社交网媒的狂热响应也未见搖旗呐喊,主要是净选盟此次的社运与敦马里应外合。

敦马与慕尤丁组织新党以马来人土著的斗争为目标,志在招揽在巫统不得志的领袖和不満巫统的马来人齐心一致推翻纳吉的领导,说白了,是因人建党实行政治报复计划,以至敦马和慕尤丁到目前为止,没能有掷地有声的政纲让人看到值得追随的希望。

在野党之中,伊斯兰党沉默观望,行动党、公正党和诚信党迎奉敦马的新党只是想结集对抗国阵的力量的权宜之计互相取暖,一旦第14届大选的关键时刻,为了竞选议席的分配,势必掀开东风起,战鼓吹,这个大选谁怕谁的争拗。

行动党已开腔推举慕尤丁为反对党倒掉国阵后出任未来的首相,林冠英要站着活只能挤入向马来人朝贡讨好的榜首,在还沒有看清楚虛实之前遗弃了公正党,朝秦暮楚好生可怕。慕尤丁是“马来人优先,马来西亚人居次” 的倡导者,而敦马的马来人至上主义早在他掌权22年撕裂了种族关系,而行动党受华人重托却奉承这些侵略者为师为父,令华社不忍卒睹。

尽管净选盟呼号着集会,敦马扬长着新党,但是,一个已乖离原旨的组织和一个作出最后搏斗的新党在这时期挂钩,能否获得民众支持和维持多久的生命力,看来难寄厚望。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9-8-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