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August 2016

传统德士浮沉必须自找生路




传统德士行业正拼着老命,以威胁手段要掐死因应时潮冒起的电子召车UberGrabcar的服务。这场战争无论怎样激烈,看来也只是争一口气但争不到财气,因为电子召车已形成锐不可挡的趋势。

大马德士司机转型协会(PERS1M)因不满内阁和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合法化电子召车服务,集中火力挞伐新兴对手抢其饭碗影响生计,恫言罢驶6天试图逼使政府改变主意。而BIG BLUE高级德士管理公司顾问拿督三苏巴林依斯迈尔声大挟狠,若政府于年底将优步(Uber)及Grabcar召车服务合法化,他将率领全数德士司机,加入由前副首相丹斯里慕尤丁领导的土著团结党。

回顾2014年,欧洲囯家的德士司机面对同样的竞争,採取统一战线展开蜗牛行动,以龟速行驶瘫痪交通作为威胁。2016年一月,中国城市也有德士发动罢驶,东莞7000德士司机集体休息33夜,有的向市政府表现出激烈的抗议,但一时之力改变不了日渐成熟的电子召车服务,不能修成正果。即使今年初,吉隆坡约300名德士司机在武吉免登路拦路罢驶抗议,金三角陷入严重堵塞情况,但也阻止不了政府的决心。

传统德士并没有获得“民意”的支撑,主要是这个行业的运作和服务一路来面对恶评如潮,一些司机仗着独家市场的嚣张,对乘客礼貌不周,任性欺凌宰割,从而产生人们对德士整体的不良印象。在七十年代,初来乍到的本地游人抵达吉隆坡火车站截搭德士前往一英里范围的十五碑这个地方,德士司机以十五碑即十五里,要价15块钱,而如果以表计费,实际上不超过两块钱。虽然这是个别案例,但已可一窥其劣由来已久。

害群的司机集合在火车站、巴士车站和人流拥挤的景点候客,对人生地不熟的问路搭客自行索取超出合理的收费,而对那些短程的乘客拒载,除非愿意额外补贴。这些形形式式的宰客行为,日积月累令普罗大众心生怨气,难有好感。而今,召唤UberGrabcar,收费比德士低,而且服务态度良好,正提供不少乘客遗弃传统德士,改变选择的一种心理报复。

在电子商务层出不穷的时代,传统德士也曾自我应变转型,譬如多数德士公司和工会於20年前提供以电话召车服务,这与当前的Uber形式颇为类似,但这些公司不思改进,道德诚信乏善可陈,以致无法迎接新对手的战略和冲击。

若说手机程序召车是德士的致命伤,在自由企业中必须对竞争的优胜劣汰认命。以前,杂货店哀号霸级超市抢夺他们的生意,但他们不能阻止别人的进步。即使中国大放异彩的网购生意额超过千亿人民币,但实体商店起初有怨言,最终还是“生意各有各做” 面对现实。一个行业的消沉,常是因为在位太久,享受固有利益的安逸而遭后来居上者所取代。曾经叱咤手机业的NOKIA,在忽视中被急速冒起的智能手机击垮,不会埋怨遭抢夺饭碗,只能自叹技不如人。

严以观之,传统德士面临新型竞争,还不致於走穷途末路的地步。交通部长廖中莱说,比起手机召车程序,德士仍有在公路上流动优势随时载客,尤其乘客赶时间的话就会直接乘坐德士,不会召唤优步,因此合法化优步及Grab Car只是在各自的平台争取客源。

在当前的形势下,德士必须洗心革面,提升服务素质以及在业界道德和诚实上彻底改变一些司机的恶性隐患造成的破坏,只有重拾顾客的信心和赏识,才能长活久安。毕竟,使出一切手段消灭对手以巩固本身的地位只是钻进死胡同,已不适合这个年代。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8-8-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