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July 2016

对IS恐袭的悲催指望


由本囯IS成员发动,以手榴弹恐怖袭击蒲种夜店的第一爆之后,许多人流拥挤的商场和旅游景点即时处於风声鹤唳之境。过去警方推测性的警诫变为事实。然而,由於爆炸力度致伤8人的严重程度比起外国的恐袭是小巫见大巫,其震憾力和危机意识仍不足以造成人人自危的惶恐。

大马IS的行动此次针对在齋戒月中饮酒寻乐的非穆斯林,这多少透析出今后的恐袭目标和取向。舆论指警察总长卡立挑战IS“放马过来” 而刺激这场夜袭,这种怪罪缺乏依据,因为盘踞各国的IS即使未受到挑衅, 也会进行残酷的恐袭。

IS於2014年强行立国,据说拥有三万名视死如归的成员, 名称分别有哈里发国和伊斯兰国,但为了政治正确,美国等西方国家为避免把它与伊斯兰掛钩产生尖锐的敌对情绪,如今界定为Daesh(达伊沙)组织。Daesh在阿拉伯文的意思就是“一群強迫別人接受他們觀點的偏執狂”。此外,把Daesh拆解,意为“踩在腳下、鎮壓、散佈紛爭的人”。而IS对Daesh这称呼恨之入骨,恫言只要誰說這個字就要割掉他的舌頭。

首相纳吉把IS谴责为“达伊沙”,形容这个极端组织为亵渎回教的新恶魔,并表示政府和警方打击达伊沙的决心和努力不该受到质疑,但安保单位必须时刻警惕,以免出现致命性的疏漏。然而,希望联盟的三个伙党,行动党、公正党和诚信党避开了IS的称呼,此外,一心矢志以神权立国的伊斯兰党也是如此,在心理上是一种屈服和不敢拿出态度冒犯。

不久前,马华为了让华社提高警觉和防范而举办IS讲座会,行动党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嘲讥为这种活动是笑话,随着蒲种夜店恐袭之后,刘镇东当时的嘲弄,而今成为网络上受到围剿的对象,这是刘镇东把伊党的伊斯兰刑事法视为伪命题之后,自己制造的低智错估形势的自辱笑话。

撇开伊斯兰党、公正党和诚信党各自具有宗教避忌和疑虑,也许可以姑且谅解其难言之隐。行动党倡导多元色彩的政纲对IS的威胁竟然视若无睹,对非穆斯林社群尤其是华社的安危置於不顾,令人不可思议,尤其是IS首次恐袭的对象是华人经营的行业而受害者也是华人,行动党袖手旁观的沉默,显然是採取敬而远之明哲保身。

蒲种夜店突袭,警方迅速逮捕15名嫌疑人归案,令人震惊的是落网嫌犯竟然有两人是警员参与其事,而在此之前被逮捕者也包括军人、商人和学有专长之士。IS的的渗透力和洗脑的能力已超乎一般人的想象。过去两年来到底有多少大马人远赴叙利亚为IS效命,至今的数目也只是综合情报所达致。

过去年余雷厉打击之下,警方至今逮捕约200名参与或支持IS的本地人,并将其中70人控上法庭,他们分別要到海外为IS打圣战、经济支援、招募新丁和宣传。可见得,本国IS在水深静流中形成汹涌的力量蓄势待发。印尼回教祈祷团300名成员即将出狱,政府正严密监视阻止他们入境,阻截他们与本地的极端组织共谋起事。

面对IS有组织性的恐袭,或是独狼的行为,人民至今只能仰仗警方的打击力度以堵住悲剧发生,但不能排除有漏网之鱼趁隙恐袭。大马目前处在政治集团醉心於权势斗争之中,在野党并不热衷於IS的危机四伏,只是作壁上观。未来的“国难” 若要靠声称拥有52%选民支持的反对党带动全民齐心一致抗暴是悲催的指望。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2-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