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July 2016

闪不成电不着神兵漏电





行动党试图制造闪电州选,拯救林冠英被控贪污面对的危机,至今因为公正党思虑再三不认同闪选,林冠英正为闪不成电不着而发烂渣。

行动党把林冠英的庭案定调为政治迫害,虽受希望联盟伙党为了政治需要而口径一致情义相挺,但公正党和诚信党在行动上并没有像行动党一样哀呼悲号搏取同情,也没有像行动党如丧家之犬,为林冠英“入狱在望” 泣不成声,如今只有行动党一众领袖从政治迫害合理化提前州选的必要性。

由於公正党迟疑不决,行动党单凭19个议席的一步之遥不能获得超过半数的表决解散州议会而卡住。公正党的10个议席按兵不动,就掐住火箭。公正党心如明镜,面对州选颇难保住原有席位,极有可能被国阵倾注大量竞选资源而被吞掉数席,因此拒不闪选。

但江湖盛传,公正党提出条件索求竞选18个州席,比505大选多出2席,如果谈判合拢,当前未获公正党点头就不能州选 的苦困就能解套。行动党若挪出2席给公正党,等同割肉喂养对方换取州选。从一个最大反対党的地位向公正党叩头献上席位,也可解作卖党求荣。
在大马政治现实下,行动党挟持获得80%华裔选民的支持度,为了官禄权势而出卖党尊和原则已历历在目,堪可理解,行动党已靠向前独裁者敦马哈迪就是一例。这位曾剥削华人社会在政经文教领域的权益,以及培植朋党贪腐和侵害民主的枭雄,如今已受到行动党掌权者无条件认贼作父,火箭的光芒照耀着往日的邪暗,并为他们指责的恶魔开路。

行动党推动闪电州选,其基础出於林冠英的贪污庭案已被敲定为入狱在望而必须准备“后事”,但是,无论是演说或是通过媒体传送讯息,行动党一众领袖都避开林冠英面对的控状而只字不提,除了笼统的“政治迫害”的众口一词,也掺杂壮怀激烈和悲天悯人的表述为林冠英披麻戴孝。

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在一篇1669字的哭泣中,把林冠英贪腐案移形变影为“以购屋作为题目” 对他“斩首”, 颇有文艺范儿。并在鼓吹槟州大选上,喝吆“还政于民、正义之师、共建未来”。一宗贪污案竟然可蛻变组成“正义之师”,看得令人醉熏熏。

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的个人州选出师表669个字,也不触及控状。曹“本土”也许深虑别人推测他有觊觎首长之位而表示如驯羊般效忠,把林冠英一个人的事情揽为整个党的灾难,呐喊“槟州行政团队是共存共荣,共亡共辱”,林冠英遭国阵打压,其他人不可能独善其身,大家必须抗争到底,赢回正义。” 一个人的庭案,一个人的闪选,如今变成行动党“共亡共辱”,曹观友若不是有语病,就是弦外之音背后捅刀。

刘天球为林冠英在面书发帖鸣发散炮,在其中一个119个字的帖子,海报式的口号用语是:“反击政治迫害 /保住槟州政权 /反制纳吉國阵 /夺回主动权”。如果有人站在街头喊出上述口号,也许会被误为受冰毒影响而失智。槟州失去政权了吗?“夺回主动权” 是几个意思?闪选其实就是左手交出主动权,右手再谋求的政治权术的游戏,刘天球说要“恢复人民对希望联盟的信任和支持 鼓动和点燃人民对政治改革的热忱”,真是不经意说到重点,希盟和行动党的可信任度要“恢复”如故,就需要一场闪电州选冲刷这股自作孽的霉气。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8-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