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July 2016

退党不退狗粮




丘光耀历史学博士因对南海课题的误判,一言“南海是中国的” 既出,驷马难追,导致他受到党內猛轰而不得不断臂,退出行动党以免再受到究责。这一政治自裁就像燃放的爆竹响声过后,他的学术资格和政治格调碎散一地。

大马 是南海主权纷争中声索国之一。行动党毫不思量把南海九段线的島礁和海域全都拱送给中国,势将冒上媚外卖国之名。其中,九段线的最南端James Shoal曾母暗沙,离砂拉越海岸80公里,距离中国大陆1800公里。我国渔民越踰这个界线,就会被千里之外的中国在门前驱赶。大马捍卫主权理据俱在,但丘光耀昏头昏脑向中国进贡。

因此,有理由相信,丘光耀是延续口不择言的恶习统称“南海是中国的” 而咬到舌头。但他坚持不以爱国主义凌驾其史观而不収回言论或致歉。而事后,这位历史学博士也提不出“史观” 文献, 印证本身的见识。也许,这位行动党的名嘴技止於此不敢辩驳,如今,由一些领袖界定他作为普通党员的“个人意见” 和言论自由,草率解决整个党的窘境。

柔佛州士乃州议员,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宣传秘书黄书琪多日之后上载曾毌暗沙的资讯,虽然沒有与丘光耀的史观直接杠上,但也代表稍有普通历史知识的人对一个历史学博士的利饨互见。

丘光耀一言自毁而退党,被其粉丝吹捧为勇於承担责任,但对本身的言论负责应该自行纠正误判较为直截了当。在政治上,一般退党是不能认同党的斗争路线已乖离或对领导层不满而求去。丘光耀的理由则是为党的大格局和选举利益而退党,并指责党內政敌扭曲他的言论围剿他。但如果没有错误,退党岂非弱智之举?

丘光耀退党其实留有一手,他事后自怨自艾在面书上表明“我爱党故我退党”,如此的深沉哀号不过是要以爱党的忠贞让他的恩师林吉祥有恻隐之心。而他的心机也达到了目的,林吉祥和林冠英沉默是金保持高度的容忍不作评议,其他与丘光耀存有旧怨的领袖也就自我消音。

一般上的退党的怨气是直指对党的厌恶,不惜丢弃党职和官位以展现求退的勇气。丘光耀以一介普通党员的身份退党,根本毫发无损。退党之后还受到他自诩受到礼遇,受邀出席党庆演讲,自感光荣无比。这也透析出,尽管丘光耀在“南海是中国的” 史观与党的立场相撞,但行动党并没有与他彻底切割。

一个人退党的力度,通常以他退党的同时牺牲多少个人利益来审视这个人的骨气和节操。丘光耀近年来已从林吉祥旋转翻跃,成为林冠英的门下食客,出任在槟城光大设立亚洲漫画文化馆馆长,以加强林冠英的形象包装和铺陈选战。按照有骨气的退党,丘光耀也应退出馆长一职以明其志,但看丘光耀虽在台上七情上面干这个人鸟那个人的凌厉之姿,绝对不敢自断州粮或党粮。回想红豆兵广泛指责异议者拿囯阵的狗粮办事,如今丘光耀这位党外超人的做法,分外讽刺。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1-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