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July 2016

敦马的不二忠臣


前首相敦马哈迪对推翻首相纳吉的策略一变再变,如今以其夕阳余晖之龄成立新党并组建在野党联盟取得共识,一对一与国阵争夺中央政权。

敦马推翻纳吉的立场,已扩大到要与巫统一较高下。在此之前,他的目标只有倒吉,但种种动作看来只有声势而无实势,譬如数月前推动人民宣言,试图以人民的力量将纳吉逼退,但搜集的签名虽声称有百多万,但被踢爆灌水造假,人民宣言胎死腹中,他只好组党和反对党结盟作最后一击。

敦马掌政22年的声势此时已中看不中用,如果他要从巫统拉拢势力为新党所用,以其91岁高龄日暮西山,谅无号召力,因此,尚未命名的新党可能由慕尤丁和他的儿子慕克力及沙菲益为领导层的核心人物,基本上,这个翻版巫统是由失意和过气的政治领袖同病相怜拼凑在一起,能发挥的能力有其极限。

可以预见,这个新党若成立,还是兜转在马来群众中争取地盘。但以现状而言,这个市场显得拥挤,伊斯兰党在乡镇拥有30%马来人的铁票不会动揺,该党主席哈迪阿旺断然拒绝与敦马缔造盟约,矢誓以单打独斗的方式与朝野政党一决雌雄。

虽然安华表面上乐见其成,但敦马与公正党的历史仇怨甚深,能否尽释前嫌并不乐观,因为敦马推动人民宣言时,安华警告党内领袖切莫与敦马跑得太近。此外,诚信党至今难成气候,敦马根本不看在眼里。

敦马当前的不二忠臣是行动党的实权领袖林吉祥亦步亦趋。敦马的新党八字还没一撇,他就连忙靠拢,完全不查究敦马新党的政纲和斗争是否有异中求同的合作空间,而可以预料,敦马的马来人至上的种族主义将是新党争取马来人选票的砝码,林吉祥带着行动党跳进锅里被煮是迟早的事。

由於敦马的掌权岁月与现有反对党的恩怨情仇仍存着阴影,他已缺乏登高一呼万山响应的号召力。因此,他的新党最初也许声势赫赫,但其他政党绝不会在他倚老卖老的架势下言听计从,因为一对一的选战策略与国阵抗争,也意味着各党必须拱让席位由敦马新党上阵竞选,相信沒有这样便宜的事。

因此,巫统新山区国会议员沙里尔直批马哈迪拟成立新党和组成的反对阵营的所谓新政治格局,如同“一堆不同种类的垃圾堆在一起”,没有政治原则与持续斗争目标。社会主义党秘书长西华拉占表明反对一切由“前独裁者”马哈迪领导的联盟严以拒之。

林吉祥对马哈迪的效忠令人啧啧称奇,他曾形容敦马是大马腐败、独裁、扼杀民主以及施行各种不公平政策的魔头,如今却捧他为救国之星。林吉祥选择性脱忆,他曾估计敦马任内的国家银行因为涉及炒作国际外汇,损失高达300亿令吉,而另一项估计,敦马涉及的四大金融丑闻,导致国家损失1千亿令吉。而至今华社的经济被政策上的强夺豪取,敦马是始作俑者。

如果新党由慕尤丁领导,林吉祥不知将如何自圆其说。慕尤丁曾有名言谓:马来人优先。於此,行动党是否将哈腰弯背依附在他的领导之下? 慕尤丁因处理养牛丑闻计划和拿捏教育方针失准及种族课题而受到林吉祥狠批得一无是处,林吉祥是否会要求他认错道歉为结盟的前提呢?

严以言之,敦马倾全力倒纳吉,终究是巫统内部的权力斗争,如今扩大到马来族群之中,与行动党的斗争路线扯不上关系。伊党、公正党和诚信党谨慎看待敦马变戏法比起林吉祥更为理智和冷静,在新党的政纲、斗争目标和政治改革宏图大计还没摊开来之前,林吉祥没有理由如此热情拥抱敦马,免得敌人之间他日言归於好,本身无容身之地。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