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July 2016

闪不成电不着神兵漏电





行动党试图制造闪电州选,拯救林冠英被控贪污面对的危机,至今因为公正党思虑再三不认同闪选,林冠英正为闪不成电不着而发烂渣。

行动党把林冠英的庭案定调为政治迫害,虽受希望联盟伙党为了政治需要而口径一致情义相挺,但公正党和诚信党在行动上并没有像行动党一样哀呼悲号搏取同情,也没有像行动党如丧家之犬,为林冠英“入狱在望” 泣不成声,如今只有行动党一众领袖从政治迫害合理化提前州选的必要性。

由於公正党迟疑不决,行动党单凭19个议席的一步之遥不能获得超过半数的表决解散州议会而卡住。公正党的10个议席按兵不动,就掐住火箭。公正党心如明镜,面对州选颇难保住原有席位,极有可能被国阵倾注大量竞选资源而被吞掉数席,因此拒不闪选。

但江湖盛传,公正党提出条件索求竞选18个州席,比505大选多出2席,如果谈判合拢,当前未获公正党点头就不能州选 的苦困就能解套。行动党若挪出2席给公正党,等同割肉喂养对方换取州选。从一个最大反対党的地位向公正党叩头献上席位,也可解作卖党求荣。
在大马政治现实下,行动党挟持获得80%华裔选民的支持度,为了官禄权势而出卖党尊和原则已历历在目,堪可理解,行动党已靠向前独裁者敦马哈迪就是一例。这位曾剥削华人社会在政经文教领域的权益,以及培植朋党贪腐和侵害民主的枭雄,如今已受到行动党掌权者无条件认贼作父,火箭的光芒照耀着往日的邪暗,并为他们指责的恶魔开路。

行动党推动闪电州选,其基础出於林冠英的贪污庭案已被敲定为入狱在望而必须准备“后事”,但是,无论是演说或是通过媒体传送讯息,行动党一众领袖都避开林冠英面对的控状而只字不提,除了笼统的“政治迫害”的众口一词,也掺杂壮怀激烈和悲天悯人的表述为林冠英披麻戴孝。

居銮国会议员刘镇东在一篇1669字的哭泣中,把林冠英贪腐案移形变影为“以购屋作为题目” 对他“斩首”, 颇有文艺范儿。并在鼓吹槟州大选上,喝吆“还政于民、正义之师、共建未来”。一宗贪污案竟然可蛻变组成“正义之师”,看得令人醉熏熏。

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的个人州选出师表669个字,也不触及控状。曹“本土”也许深虑别人推测他有觊觎首长之位而表示如驯羊般效忠,把林冠英一个人的事情揽为整个党的灾难,呐喊“槟州行政团队是共存共荣,共亡共辱”,林冠英遭国阵打压,其他人不可能独善其身,大家必须抗争到底,赢回正义。” 一个人的庭案,一个人的闪选,如今变成行动党“共亡共辱”,曹观友若不是有语病,就是弦外之音背后捅刀。

刘天球为林冠英在面书发帖鸣发散炮,在其中一个119个字的帖子,海报式的口号用语是:“反击政治迫害 /保住槟州政权 /反制纳吉國阵 /夺回主动权”。如果有人站在街头喊出上述口号,也许会被误为受冰毒影响而失智。槟州失去政权了吗?“夺回主动权” 是几个意思?闪选其实就是左手交出主动权,右手再谋求的政治权术的游戏,刘天球说要“恢复人民对希望联盟的信任和支持 鼓动和点燃人民对政治改革的热忱”,真是不经意说到重点,希盟和行动党的可信任度要“恢复”如故,就需要一场闪电州选冲刷这股自作孽的霉气。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8-7-2016

26 July 2016

不务正业的政治动荡


国内有两项政治课题在动荡,不甘寂寞的净选盟筹策着5.0集会要推翻首相纳吉,以及因贪腐被控的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倾其全力在槟州闪电州选,以维护行动党的执政优势仍由林家天下所掌控。

美国司法部已发动民事诉讼,对大马富豪刘特佐、纳吉继子里札阿兹及另两人在美购置的产业和商业投资总共10亿美元索取充公权,这些资产被形喻为挪用自1MDB。但1MDB矢口否认有这笔巨款遭到盗窃。一马公司的金融丑弊盘根错节,商业上资金转形变影的魔术戏法,至今还沒梳理清楚。

由於美国方面提到“大马第一官”牵涉其中,纳吉就成为影子涉嫌者,尽管美国沒有点名“第一官” 真实身份,也没有把纳吉列入遭起诉方,但一犬吠影,百犬吠声,矛头都指向纳吉。净选盟迫不及待筹办第5次集会游行向纳吉施压逼他下台,其实是以非政府组织的名义,替在野党扮演摇旗呐喊的角色。

净选盟已乖离监督选举干净的原先宗旨,暗地里変相为前民联及希盟营造声势以绊倒国阵政府,以其宗旨和原则,过度倾斜於政治已不务正业。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最近在前首相敦马哈迪启动的“人民宣言”推翻纳吉的签署运动,毫不忌讳与敦马同一鼻息贴身作战,其实已把净选盟的招牌典押给敦马任由差遣。而这次筹策中的集会,玛丽亚陈开腔,准备让敦马有一席之地参与倒吉,净选盟的情操开始露馅。

事实上,美国司法部的民事诉讼还沒有完全进入耹审阶段,整个事态必须通过审讯才能弄清楚,在还未审决之前就对大马第一官草率下定论,并展开连他们也存有疑虑的抗争行动,颇为不妥。如今,纳吉的政敌起哄围剿也只是从蛛丝马迹立即达致他们想要的结论,这是缺乏理智之举。是的,瑞典名士斯特林堡说过:只有在疯人院里, 人们才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行动党已把林冠英的低价购房的贪污庭案硬咬为政治迫害。一路来,大马朝野政客一旦自身违规犯法就套上政治迫害,以为可以挽回声誉,甚至以为可以豁免受到检举治罪。在贪污方面,每个卷涉者都抱着侥倖之心以为可以避开法律的制裁,但中国早有古训:人见利而不见其害,鱼见食而不见钩,因此,一旦被抓个正着,只能认命,别妄自怨叹。

林冠英已未审自判,认定他将被投入监牢。此话的潜在意思是,由於证据确凿无法脱罪;另一层意思是,当局要煮死他,他已难以倖免。在许多刑事检控中,不少被告基於难以胜诉而与检察署达致修改控状而认罪的协议,林冠英既然自判有罪,他是否将放弃抗辩或期求坦白从宽的判决?说到底,他只是以政治语言作为一种毫无效益的挣扎。

林冠英力图为槟州举行闪电州选,其实是一厢情愿期冀能以州选的胜利,作为人民的公审和公投,不相信他所涉及的庭案,但州选公投并不能改变法庭的最终判决,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不由个人的意志所操控。

但是,如果闪选是行动党为林冠英处理入狱的“身后事”的话,他大可在现阶段谢辞党职官位,并作出稳定行动党执政的措施。林冠英选择大动作的州选,其意图是要摆脱现有19名州议员的团队的权力纠葛。重新洗牌由心腹人马掌控优势,这就必须由他的父亲林吉祥、妻子周玉清上阵角逐才能完成权力转移,但他已否认有此安排。因此,退而求其次,基於陆兆福、刘镇东和潘俭伟可能是接棒者,他们之中也将越州参选夺职,以排挤本土派的曹观友派系崛起。

公正党对闪选不能言听计从,主要是该党无从像行动党拨弄华人情绪号召马来选票,现有10个州席的一些议席随时可被巫统吞掉,尤其是伊斯兰党扬言全面开打,不计胜败的搅局令希盟不得不担忧。

以行动党多年深耕的民粹麻痺了华裔选民,火箭应可保持最多席位的胜算,但经历了林冠英贪污控案,或许会让行动党在州选有所损折,只消在19个已处沸点的议席上输掉一两席,或是总得票比505少了,行动党就威望崩盘。因此,孤注一掷的闪选是林冠英一个人带着整个行动党共赴生死的一战,胜了也只是打平手,稍有差池,前路难卜。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6-7-2016

21 July 2016

退党不退狗粮




丘光耀历史学博士因对南海课题的误判,一言“南海是中国的” 既出,驷马难追,导致他受到党內猛轰而不得不断臂,退出行动党以免再受到究责。这一政治自裁就像燃放的爆竹响声过后,他的学术资格和政治格调碎散一地。

大马 是南海主权纷争中声索国之一。行动党毫不思量把南海九段线的島礁和海域全都拱送给中国,势将冒上媚外卖国之名。其中,九段线的最南端James Shoal曾母暗沙,离砂拉越海岸80公里,距离中国大陆1800公里。我国渔民越踰这个界线,就会被千里之外的中国在门前驱赶。大马捍卫主权理据俱在,但丘光耀昏头昏脑向中国进贡。

因此,有理由相信,丘光耀是延续口不择言的恶习统称“南海是中国的” 而咬到舌头。但他坚持不以爱国主义凌驾其史观而不収回言论或致歉。而事后,这位历史学博士也提不出“史观” 文献, 印证本身的见识。也许,这位行动党的名嘴技止於此不敢辩驳,如今,由一些领袖界定他作为普通党员的“个人意见” 和言论自由,草率解决整个党的窘境。

柔佛州士乃州议员,民主行动党柔佛州宣传秘书黄书琪多日之后上载曾毌暗沙的资讯,虽然沒有与丘光耀的史观直接杠上,但也代表稍有普通历史知识的人对一个历史学博士的利饨互见。

丘光耀一言自毁而退党,被其粉丝吹捧为勇於承担责任,但对本身的言论负责应该自行纠正误判较为直截了当。在政治上,一般退党是不能认同党的斗争路线已乖离或对领导层不满而求去。丘光耀的理由则是为党的大格局和选举利益而退党,并指责党內政敌扭曲他的言论围剿他。但如果没有错误,退党岂非弱智之举?

丘光耀退党其实留有一手,他事后自怨自艾在面书上表明“我爱党故我退党”,如此的深沉哀号不过是要以爱党的忠贞让他的恩师林吉祥有恻隐之心。而他的心机也达到了目的,林吉祥和林冠英沉默是金保持高度的容忍不作评议,其他与丘光耀存有旧怨的领袖也就自我消音。

一般上的退党的怨气是直指对党的厌恶,不惜丢弃党职和官位以展现求退的勇气。丘光耀以一介普通党员的身份退党,根本毫发无损。退党之后还受到他自诩受到礼遇,受邀出席党庆演讲,自感光荣无比。这也透析出,尽管丘光耀在“南海是中国的” 史观与党的立场相撞,但行动党并没有与他彻底切割。

一个人退党的力度,通常以他退党的同时牺牲多少个人利益来审视这个人的骨气和节操。丘光耀近年来已从林吉祥旋转翻跃,成为林冠英的门下食客,出任在槟城光大设立亚洲漫画文化馆馆长,以加强林冠英的形象包装和铺陈选战。按照有骨气的退党,丘光耀也应退出馆长一职以明其志,但看丘光耀虽在台上七情上面干这个人鸟那个人的凌厉之姿,绝对不敢自断州粮或党粮。回想红豆兵广泛指责异议者拿囯阵的狗粮办事,如今丘光耀这位党外超人的做法,分外讽刺。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1-7-2016

19 July 2016

敦马的不二忠臣


前首相敦马哈迪对推翻首相纳吉的策略一变再变,如今以其夕阳余晖之龄成立新党并组建在野党联盟取得共识,一对一与国阵争夺中央政权。

敦马推翻纳吉的立场,已扩大到要与巫统一较高下。在此之前,他的目标只有倒吉,但种种动作看来只有声势而无实势,譬如数月前推动人民宣言,试图以人民的力量将纳吉逼退,但搜集的签名虽声称有百多万,但被踢爆灌水造假,人民宣言胎死腹中,他只好组党和反对党结盟作最后一击。

敦马掌政22年的声势此时已中看不中用,如果他要从巫统拉拢势力为新党所用,以其91岁高龄日暮西山,谅无号召力,因此,尚未命名的新党可能由慕尤丁和他的儿子慕克力及沙菲益为领导层的核心人物,基本上,这个翻版巫统是由失意和过气的政治领袖同病相怜拼凑在一起,能发挥的能力有其极限。

可以预见,这个新党若成立,还是兜转在马来群众中争取地盘。但以现状而言,这个市场显得拥挤,伊斯兰党在乡镇拥有30%马来人的铁票不会动揺,该党主席哈迪阿旺断然拒绝与敦马缔造盟约,矢誓以单打独斗的方式与朝野政党一决雌雄。

虽然安华表面上乐见其成,但敦马与公正党的历史仇怨甚深,能否尽释前嫌并不乐观,因为敦马推动人民宣言时,安华警告党内领袖切莫与敦马跑得太近。此外,诚信党至今难成气候,敦马根本不看在眼里。

敦马当前的不二忠臣是行动党的实权领袖林吉祥亦步亦趋。敦马的新党八字还没一撇,他就连忙靠拢,完全不查究敦马新党的政纲和斗争是否有异中求同的合作空间,而可以预料,敦马的马来人至上的种族主义将是新党争取马来人选票的砝码,林吉祥带着行动党跳进锅里被煮是迟早的事。

由於敦马的掌权岁月与现有反对党的恩怨情仇仍存着阴影,他已缺乏登高一呼万山响应的号召力。因此,他的新党最初也许声势赫赫,但其他政党绝不会在他倚老卖老的架势下言听计从,因为一对一的选战策略与国阵抗争,也意味着各党必须拱让席位由敦马新党上阵竞选,相信沒有这样便宜的事。

因此,巫统新山区国会议员沙里尔直批马哈迪拟成立新党和组成的反对阵营的所谓新政治格局,如同“一堆不同种类的垃圾堆在一起”,没有政治原则与持续斗争目标。社会主义党秘书长西华拉占表明反对一切由“前独裁者”马哈迪领导的联盟严以拒之。

林吉祥对马哈迪的效忠令人啧啧称奇,他曾形容敦马是大马腐败、独裁、扼杀民主以及施行各种不公平政策的魔头,如今却捧他为救国之星。林吉祥选择性脱忆,他曾估计敦马任内的国家银行因为涉及炒作国际外汇,损失高达300亿令吉,而另一项估计,敦马涉及的四大金融丑闻,导致国家损失1千亿令吉。而至今华社的经济被政策上的强夺豪取,敦马是始作俑者。

如果新党由慕尤丁领导,林吉祥不知将如何自圆其说。慕尤丁曾有名言谓:马来人优先。於此,行动党是否将哈腰弯背依附在他的领导之下? 慕尤丁因处理养牛丑闻计划和拿捏教育方针失准及种族课题而受到林吉祥狠批得一无是处,林吉祥是否会要求他认错道歉为结盟的前提呢?

严以言之,敦马倾全力倒纳吉,终究是巫统内部的权力斗争,如今扩大到马来族群之中,与行动党的斗争路线扯不上关系。伊党、公正党和诚信党谨慎看待敦马变戏法比起林吉祥更为理智和冷静,在新党的政纲、斗争目标和政治改革宏图大计还没摊开来之前,林吉祥没有理由如此热情拥抱敦马,免得敌人之间他日言归於好,本身无容身之地。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9-7-2016

14 July 2016

綑绑墓穴风水上下求索




相信是遭受雇杀手一弹夺命的地产经纪拿汀王秀玲的遇害因由扑朔迷离,其家属越是想逃避问题,就更多问题纠纏着这桩命案。一些惯於凭空捏造的网站成为代言人,为她的死因制造了许多臆测,也许这是近年来众多凶杀案中涌现最多动机的命案。但追根究底,只要警方拥有蛛丝马迹,沿着最可疑的线索追踪下去,谅能使案情水落石出。

死者家属从办丧事到举殡都禁闭媒体採访,使到令人同情的凶杀案转化得神秘兮兮,以王秀玲丈夫见过世面的历练何以把亡妻的枉死命案搞得如此阴暗,增加悠悠之口的私议颇令人难解。譬如,逾百亲友送殡时都被安排戴上口罩,以免记者拍下面孔,这通常是罪案嫌疑人被控上法庭力图遮羞的做法,如今却由受害方的亲友所扮演,这是难得一见的怪事。

王秀玲命案将有怎样的发展,留待警方的调查。如今有个题外话,就是王秀玲入土为安的葬穴位於加叻大道路的福报墓园,据报导,家族穴位估计总值不超过20万令吉,而且地处墓园最高之处,可以眺望高速大道和山下的风景,报章说,“堪称最佳风水地”。

华人丧葬,无不重金礼聘请专人视察风水宝地,但每个墓穴虽不适合此家,但总有一家适合,所以所有的坟冢到头来都在不同的风水先生各司各法,各说各话被填满。

一个人长眠为什么要找风水位,这是许多人还很混淆的文化迷思。若为逝世者选择风水穴位是为往生者铺陈千年百载的“福利”,那么,这些风水位涵盖怎样的惠益,相信沒有人能一口说得准。毕竟,受惠的逝者永远无法证实风水先生的说词。

多数人讲求风水的墓位,是期望有利於后代的功名利禄受到以父辈为主的风水墓地产生庇佑作用,让子孙昌盛。也因此,不少兄弟都争相巴结风水师选择对自己可以凌驾其他兄弟更有利的方位。旧时,一些兄弟,父亲躺在棺中除了争夺财产之外,就是为争风水搞到翻脸。

严以言之,为父辈的墓位处心积虑盘算风水,逝者的受惠是表面的风光毫无实益,真正图谋风水的阴庇却是儿子们延续古人的习俗,让子孙分享逝者冥冥之中产生的风水利益,虽然这风水的奧秘不可见不可触摸,但一般人都相信,诸如父亲生前劳碌一生养育儿女的血汗,死后也一样会关照子孙是理所当然的天职。

因此,与其说风水是替离世者铺张,倒不如说是活着的人以风水之名掩饰利己的榨取行为,一个父亲生前为家庭和儿女的幸福拼尽,死后还得面对儿女上下求索,黄泉路上还得肩负在世亲人的托付,以其孤魂扮演庇佑角色,直到有关墓穴因后代子孙不再前来祭拜祈愿为止,才断了这一线之缘。不得不慨叹,风水之链是自私和贪婪之的铁练,使到天下父母生前做人难,做鬼或当仙一刻也不得闲。

中囯报专栏   放眼江湖   14-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