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une 2016

行动党只剩下孬样


刚被巫统逐出党的慕克力征求网民意见,是否认同与他同一命运的慕尤丁, 再加上遭冻结党职的莫哈末莎菲益,另起炉灶组织3M新政党。公正党与诚信党释出善意招手,至今还不知沉默是金的3M作何选择,但行动党似乎不想多个香炉多个鬼,不动声色弃置这个机遇。

按照行动党多元种族色彩以及立党以来无法招揽到马来人加入的长期弊痛,能顺手招揽重量级领袖一振党威,将有利于林吉祥以巫统打倒巫统的策略,更能配合敦马加剧倒纳吉的步伐,然而,行动党上下静观其变,一再反映出火箭的格局仍然划地自牢,为林吉祥和林冠英巩固党权不受外来因素影响而防范,因此,行动党要结集多元种族缔造”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只是违心之论,要落实多元还得等牛年马月。

行动党未把握机会招揽双慕,也就分别放弃慕尤丁和慕克力在柔佛和吉打的残余影响力,虽说他俩失去了巫统的风光,但毕竟在年余后的大选仍有声势上的助力。然而,邀请双慕之后要如何安置他们的职位,相信林氏父子把行动党当作家产操控,绝不会让利拱权给双慕。而双慕在投靠各政党之间,也不会首选火箭,因为该党尽管宣导多元种族色彩,但在斗争上仍然充斥种族主义已被马来社群定型,双慕若加入等同自断政程。

在砂州州选和大港及江沙双补选泄气之后,行动党要如何振顿党威确实摸不着路。过去炒作1MDB、政治献金、消费税等课题,由于再无新意,人民开始觉得是疲劳轰炸而厌倦,尤其是纳吉见神杀神,把有关议题逐一清理,虽然许多疑问仍留下尾巴,但反对势力看来也找不到更大的进击力。

此外,林吉祥抛下历史仇恨与敦马合力推动人民宣言,矢志推翻纳吉的政权,对华社而言犹如认贼作父,这做人原则可以不顾耻辱地超越底线,已使华社对行动党引以为“奸”而失望。林吉祥倾注了人格和党格,此次可算是老猫哓烧须,它既不能号召华社共同举事,又让马来人认为外力干预巫统而动摇马来人的既得利益,如今里外不是人。

行动党现在使出乱拳混淆民众视听,在槟城举办的一场辩论会,行动党行政议员林峰成面对民政党的梁德明,以对争议涌现的海底隧道和第三大桥计划存有猫腻越辩越明。但不知道是林峰成的素质有问题还是不敢面对责任,有问不答,反而指责起哄的听众愚蠢,制造紧张混乱的局面使辩论会不欢而散,完成行动党所渭要让人民“拥有知情权的任务”,而实则是做一场歹戏。

行动党至今能表演的戏码不多。前一阵子,伊党主席哈迪阿旺痛斥“行动党猪”,但碍于恐惧,林冠英至今不敢兴师问罪。彭亨州宗教师阿都拉曼指行动党是敌对的异教徒(较后他澄清未针对行动党),林冠英连忙把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拉下水,要他表明立场。宗教师若是针对行动党,那就由林氏父子担起反击之责,而向马华拉帮结派以壮胆色,看来这个党面对马来人的挑衅時,只剩下孬样。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30-6-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