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June 2016

公投脫欧和行动党公投脱盟

 
英国全民公投以52%多数退出欧盟,即时引发世界上一系列国际金融和经济动荡,并将面对诸多不确定因素的困拢。多数人预测公投脱欧难成其事,但是却成为事实,以致忧心忡忡的英国人想力挽狂澜,350万人联署要求重新公投再表决,脱欧变成脱线。

许多群众变革运动,起初都是追随亢奋激昴的情绪,被喂养种种口号而全情投身,参与者都以为是创造历史的英雄而不计后果。像阿拉伯之春的革命,当年翻江倒海成就了一些人,如今却由人民饮下岁月的苦酒,回头太难。

英国人脱欧显然是受情绪所左右,并非很明确知晓退欧的历史和前景的利弊,其实在做出决定时是盲目的。谷歌(Google)在脫离欧盟之后,发布英国人搜索数据,其中5个问题竟然是:1,脱欧意味着什么?;2,什么是欧盟?;3,欧盟有哪些国家?;4,脱欧之后会如何?;5,欧盟有多少国家?。

上述的捜索查询在在显示,不少人是在一呼百应的激情下先脱欧再去了解背景及追问本身所做决定的轻重得失。民主的确是好东西,好到可以任性而由每个人分摊责任。现在,民主也容许人们翻盘,要作第二次公投决战,但主张留欧派正享受胜利的蛋糕,绝对会以走了一回民主程序回拒这项诉求。现在欧盟的任何成员国不具备英国特殊的政治、经济条件开展这一公投。民主的滋味如何,深尝自知。

英国首相卡梅仑处在乱世下引咎辞职,计划在10月党选推举新任新首相,由他启动料理脱欧之后的繁杂任务。但是,欧盟其他28国面对这场浪涛汹湧的冲击,长痛不如短痛要英国即时落实脫欧,免得其后遣症不断发酵拖累了欧盟。因此,如果卡梅仓按照计划10月才正式脱欧,未来的动荡仍有不可预见的变数。

我国在野党自阿拉伯之春的颠峰期推崇两线制和改朝换代。民联在2013年振奋地要夺下布城的中央执政权时,人民特别是华裔选民涌现狂热而不思量民联是否具备比国阵有更好的条件执政。虽然在野党执政的州属存有贪腐现象,但都认为与国阵比较是小巫见大巫,劝诫支持者以“大局为重” 稍安勿躁。其中伊斯兰党要落实伊斯兰国目标和推动伊刑法,行动党抱持苟且的态度,要进入布城再说。如果民联在505得逞,行动党在上届的大选公投就如愿以偿,如今已达到卖族求荣的大业。

林吉祥藉势藉端,引据英国脫欧借力打力,指这是对砂拉越和沙巴脱离大马的催化剤。林吉祥最近已成为不折不扣的“多言化” 政客,在政治局势上凡事只求多言而不求原则和实效,总是今天的我否定昨日的我,毫无章法。比如与马哈迪拥抱拯救大马只是泛泛之谈,纯粹满足个人的“多言化”。

如果林吉祥对脱欧公投甚为推崇,在目前希望联盟四分五裂的危亡时刻,行动党必须举办党内公投,对雪州政权仍有伊党掌职表决是否退权,以展现彻底抗拒伊刑法的决心。再来,就是对所扶植的诚信党公投脱盟,因为该党也是以建立伊斯兰为治国目标。只有行动党敢敢有此公投证明已洗心革面,才有资格向华裔要票。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8-6-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