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June 2016

刘镇东有胆色与颜炳寿再辩吗?



“没有在补选将选票投给正确的人会遭天谴”, 这狂妄之言出自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一点都不奇怪,因为他把一切都交给上苍裁诀,也是伊党一以贯之的神权治国精神,稍安勿躁。

但是,诚信党江沙国会补选候选人,退休的大学教授阿末达米兹对选民说:“你不选我,就去面对阿拉!” 这就是挟阿拉之名威胁非穆斯林选民。他也许要应对哈迪的天谴之论,而在宗教信仰上一拼高低,但这位被行动党尊奉为开明中庸的诚信党候选人,即使穿上橙衣始终露出伊党的青馅。火箭中人不敢对他偏激的言行有所诟议,这也力证行动党被伊党劈腿之后, 另结新欢扶植诚信党推动伊斯兰化,所言非虚。

在大港,诚信党候选人阿兹哈表明对伊斯兰刑事法没有个人立场,而是以党的政纲唯马首是瞻。该党主席末沙布迎战补选期间推崇伊斯兰法创造幸福和快乐,不言而喻就是立场。末沙布被火箭吹捧为开明派领袖,但去年未叛离伊党之前,全力支持哈迪的私人法案。此外,阿兹哈也估计他的胜算仰赖70%中的30%马来选票,以及他相信行动党助选下可吸纳80%华裔选票,於此,行动党对助长伊斯兰化的罪责难甩。

伊党被视为由行动党养壮的政治鳄鱼,而今与火箭分道扬镳后背负助纣为虐, 出卖华社的罪名。但该党伊斯兰理论专家刘镇东曾说过,伊斯兰刑事法是马华制造用以恐吓华裔的伪命题,也说过,民联三党必须达致共识而点头才能落实伊刑法。而今哈迪阿旺提呈的私人法案为伊刑法铺路,根本无须火箭点头就被砍了头。

刘镇东以伊党於2008年赢取23个国会议席,2013减少至21席这个数据,作为行动党没有扶持伊党的“证据”。但曾於505之前与他公开辩论的马华回教法律与政策专案组主任颜炳寿挑战他辩论,以对这个伪数据抽丝剥茧。

行动党当前只能选择片面和有利的数据为本身漂白,这是典型醉客所为。多数酩酊大醉者脚步凌乱时都抱着街灯的柱头,不是因为需要灯光的照亮前行,而是要支撑本身揺摆的身体。而利用数据强辞夺理混淆视听常是政客抱着灯柱的强项。

颜炳寿挖旧底,指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本身在2013年11月宣称,伊党在西马各州属,皆有国或至少有州议员,已是全国性政党,这是行动党林吉祥自己说的,刘镇东是否不认同?
“刘镇东在居銮马固打州选区的伊党竞选伙伴,在他的扶持下,拿下了近85%的华裔选票,就是铁证。”

他也对刘镇东挥鞭,鞑伐伊斯兰党和巫统过去在华裔选区的对决中只能赢得20%的华裔选票,上届大选却能从巫统手中抢获80%的华裔选票;正是因为行动党在上届大选为伊斯兰党漂白,才会让过去对伊斯兰党存恐惧的华裔选民,特别是老一辈的华人把手中一票投给月亮。

因此,但看刘镇东之流的行动党人既然死不悔改,这场争拗仍需由他接受颜炳寿的辩论挑战才能厘清眉目,如果刘镇东胆怯避战,那些口沫横飞的其他领袖,谁有种上阵为行动党的历史罪责担起漂白的辩解?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6-6-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