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March 2016

倒吉联盟前路昏暗


敦马哈迪嘴炮轰炸首相纳吉一年无法绊倒对手,如今改变策略号召老臣、在野党和社运领袖共同签署拯救大马的公民宣言,翻转另一波造势和施压。但参与者都是纸上谈兵,并没有拟就行动方略而指望马爷下一步棋怎么走才怎么动,有关宣言若没有后续的力度,很快就变成废纸。

敦马也许放眼3月27日由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依不拉欣发动的推翻纳吉的示威集会,但再益是政治多棲人物,东走西跳没有地盘,也没有获得任何党团及年轻人的追随,独木难支。若要以敦马哈廸的班底辅助声势,实在不忍卒睹,因为这些老臣或失意政客看似有头有脸,但十之八九的名位称呼都有一个“前”字。如“前” 首相或副首相、前部长或前州务大臣和前马华总会长等。政治人物被冠以一个“前“字,是昔日光辉的遗迹,也是到此为止裹足不前。要这个前臣千岁团队上街摇旗呐喊,还得准备救护车以防万一。

马爷若以为当下感召了在野党一众领袖为己差遣就能成其倒吉大业,也许低估了他们狡黠的智慧。公正党由署理主席阿兹敏出马,党主席旺阿兹莎深恐整个希盟投入马爷的计划会被骑劫而预防性闪席,公正党算是一五一十的酬酢这场倒吉宣言,而主要因素是马爷当年把安华踢进监牢的旧恨难消。

伊斯兰党只有二线领袖到场观察形势,但并非党的指示。党主席哈廸阿旺早就拒绝倒吉,声明不与巫统为敌。执着刀柄的党魁的态度也决定伊党的立场,并隐有与巫统合作的议程而铺路, 伊党对纳吉十足情义。而未成气候的诚信党主席末沙布只是誓师大会的旁听助阵角色,不足为患。

林吉祥的国会领袖身份也存有疑窦,他在行动党并没有实质的党职和权位,只是凭人治的手段成为太上皇。如果已故党主席卡巴星有幸出席此会,分分钟会变成秘书长林冠英口中的不代表党的立场,但对老爸例外。林冠英因身在澳洲而避过这尴尬的场合,因为马爷去年言简意赅嘲戏,如果他要写信,就会致函予納吉和林冠英,促请他们“辞职吧”。以林冠英有仇必报的性格,跟马爷杠上自然成为行动党的方向。

马爷的公民宣言只有一根筋,就是要纳吉下台而不考虑由谁接位,甚至开出太空支票,只要人民支持,行动党人也可出任首相,林吉祥对此恩典,胃口自然是“可口可乐”。宣言中附带讨伐纳吉管治下的清廉指数持续下跌、执法和检控单位失灵、扼杀民主和言论自由,但思索起来极具讽刺。

敦马权倾22年,若他现今的指责和改革国家体制在他任期内早已筛选贯彻,且在正轨上运作成为巩固的政策,国家也就不致於腐败至此。今天人们对马爷论功过,无不对他箝制民主进程、打压言论自由、操纵司法存有骂声,而他执着的新经济政策的偏差也制造了难以修补的种族鸿沟。华社在政、经、文、教的权益像洋葱一层一层被剥掉,是敦马的杰作,代表85%华裔选民权益的行动党如今奉他为救国英雄,简直是吃掉良心。敦马不形於色督导别人,实际上纳吉也是延续他过失上的精华。

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劝请人们别再喋喋不休,宽谅敦马的错误。一个漠视史实的社运领袖没有切肤之痛自然可以表现得泱泱大度,但是,她能否以同样的胸怀放过纳吉?大马人权协会主席安美嘉则炒冷饭, 要把释放安华列入公民宣言之内,这似乎偏离此次的战线,再度凸显出,当今一些社运组织领袖明面上追求两线制却暗地里靠边站的私心。

救囯联盟看来气势不凡,然而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以致各方七嘴八舌各怀鬼胎。敦马志在组织核心团队铲除納吉,但当前政党和社运份子起哄的心机乃各取所需自求饱暖,能走多久这昏暗的前路,已可一窥并不乐观。

星洲日报专栏  純属主观  8-3-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