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March 2016

倒吉救国倒权救夫


由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依不拉欣策动的327“拯救大马行动:人民大会”,是敦马哈迪304号召签署“公民宣言” 之后,矢志推倒首相纳吉领导的新一轮造势活动。这个“合唱团”还是人民宣言的原班人马,除了遭去职的慕尤丁和慕克力,还有公正党、行动党、诚信党、净选盟和国家人权协会领袖参与。从2千人出席之数,反映不出倒吉的排山倒海之势。

公民宣言至今获得10万人签署支持。敦马放眼收集100万个签名,扬言若取得响应,将亲自驾驶罗厘呈交最高元首,让统治者审度。马哈迪的驾驶执照是否包含驾罗厘的资格?这就是政治人物讲话不必缴税的习性。

按照宪法,即使再多的倒吉签名,统治者会议若有研商也只能当作是“印象”,不具备宪法基础对付纳吉。敦马只是敲山震虎,希望巫统党内受到感染而对纳吉倒戈,但敦马已费尽一切力量,纳吉仍然稳如泰山。这个国家的政治有理讲不清,权力主宰了所有道理。

敦马在人民大会承认,掌权时期是一名独裁者,用忏疚之心希望稀释人们的责怨。行动党老佛爷林吉祥没有打蛇随棍上,要求他造成国家体制崩坏公开道歉。林吉祥曾把敦马主导巫统时期的恶霸作为抨击得体无完肤,如今,巫统今昔还是一个样,祥伯跟马爷握了手,就走了样。

于此,马哈迪振振有词,在倒吉救国上,声称被他关押的政治人物都不计前嫌与他并肩作战,只差没说出精神上收编了祥伯,让他驯服了。

被革职的慕尤丁也同样忏悔。他悔恨当年与敦马里应外合,结集势力把时任首相敦阿都拉轰下台,扶植了如今的仇敌纳吉呼风唤雨。他的中心思想是,撤掉纳吉,并不是更换政府,也就是说,拯救大马只需砍掉一人,国阵仍然做政府,巫统依然主导国家命脉。但马爷和老慕拿不出理论,倒吉之后由谁任相,倒吉与拯救大马会带来怎样的直接效益。尽管1MDB和26亿政治献金的风暴令人咬牙切齿,但对纳吉政途实行斩立决的惩处并不是救国特效药,尤其是倒吉行动的终极目标只是替巫统清理马桶。

人民大会19个党团领袖轮流上台轰炸纳吉,林吉祥是华裔代表性人物,虽有名气,仍然是点缀品,洋洋洒洒讲得一大堆政见,未必就是以马来人为基础的政党所能听得进去的。反之,不管倒吉是否成功,或是多年以后在野党崛起进入布城,以种族结构分配权位的时候,行动党充其量也只是裤衩,只能忍受比它强势的政党放出的屁,无力反击裤主。

反观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爱恨分明,不与敦马见面,只因敦马的独裁瘫痪其夫安华的政治生命。公正党的拯救大马是以释放安华为首要斗争目标,因此,敦马的倒吉救国,却是旺姐倒权救夫,各唱自己的调子。

许多人把敌人的敌人认为是缔结友盟的大好时机,但是,奉行种族政治的大马,倒吉是巫统的事,释放安华是公正党的家事,但拥有超过80%华裔支持票的行动党,却对华社的经济地位和教育困境避谈体制改革。林吉祥想在马来人政治纷争中为行动党找甜头看来会踫壁。洋谚说:在两个敌人之间小心拿捏言行的分寸,免得两敌和好时你无地自容。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31-3-2016

29 March 2016

你情我愿的政治迫害


林冠英低价买屋的风波的剧情曲折已晋入另一续集,从280万锁定售价的你情我愿的自由买卖,如今在东窗事发后由槟城行动党定调为政治迫害,并且就这个课题研商共识的口径应付社会舆论各种质疑。在反贪污委员会和警方尚未正式介入录取各方人士口证和决定採取怎样的行动之前,行动党把林冠英个人私务揽为党务,这惊弓之鸟的动作未免矫枉过正。

有道是,把事情说得一清二楚,就先解决一半的问题。不知道林冠英思维溷乱还是有难言之隐,上周他说本身不是房产经纪,不懂市值。然而,去年的房屋交易,他缴交12万余令吉的印花税是按照税务局以427万令吉所估值。当网络上流传各种相关文件后,如今帮助他恢复了记忆。这进一步说明,他购买那栋独立式洋房低于市价并非子虚乌有。

林冠英如果坦荡荡交代低价购屋始末,即使捡到便宜也符合自由市场愿卖愿买的规则。但是,藏头露尾的解释,加上以政治表演诉诸悲情,反而令人觉得被他的言行所蛊惑,非要痛快掘地三尺查个明细,满足知情权。

上周,售房业主彭丽君签署一份法定声明替林冠英解套,看来只是蜻蜓点水。警方以怀疑声明内容存有虚假,将传召她录供。作为前业主,彭丽君至今还未现身,她的声明由槟城行政议员彭文宝代读,换句话说,州政府也你情我愿地卷入这场风波。

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把林冠英购买洋房与州政府售卖山竹园土地一事定调为政治迫害。因此,判定林冠英不需停职接受调查。持平而论,大马的问责文化只是挂在嘴头上作为政治光芒,既然国阵没有停职受查的先例,林冠英也就可以合理“豁免”。但行动党廉洁核心理念的透明度和问责文化于此大打折扣。

低价买屋之所以惊涛拍岸,牵扯到吉隆坡国际牙科中心公司(KLIDC)于2010投标山竹园的1.1英亩的地段,以1150万令吉到手,计划兴建酒店、医药中心和服务公寓。而此地段早在2003年已被前朝批准兴建人民组屋,但却遭州政府掳绑及转手给私人公司,有夺取民地之嫌。但身为一州之长的林冠英表示不知道,这首长是怎么当的,人民也不知道。而不计较市价卖出独立式洋房的彭丽君虽然与KLIDC没有直接挂勾,却与KLIDC大股东的另外三家公司有股权关系,如今是否涉及利益交换成为低价卖屋之外的调查重点。

郭素沁还停留在屋价的争拗维护林冠英,指称洋房“风水不好” 才会低价抛售,此一越描越黑,使人戏谑为风水恶转,举出州政府铲山填海、射杀流浪狗、夺民地济私的等等施政导致林宅风水犯煞,郭素沁替林冠英挡箭却招惹添乱的笑话。

从低价买洋房到山竹园一块地皮的转手,其中千丝万缕的你情我愿关系,是否有法律问题正待执法机构查个明白,但这个阶段扭曲为政治迫害,只是政客的惯性词令。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9-3-2016

24 March 2016

林冠英命里福星挺身而出



一个男人位高权重,有时候需要女人的加持或牺牲女人的尊严和名节才能化险为夷。

前台湾总统陈水扁对车祸造成残障的妻子吴淑珍呵护备至,情景令人动容而获得不少选票登位。但他落败后面对贪污洗钱案时,为了自保,把枪口对准太太,庭辩时自称对黑钱都不清楚,“全由夫人吴淑珍一手掌控”。

陈水扁称,两次参选总统时,吴淑珍负责竞选募款的收支及使用,他从未过问她掌管款项的确切来源、金额,吴淑珍也不会主动告诉他。

识者认为,这是庭战策略,把罪状分摊予吴淑珍,陈水扁或可获得不知者不罪的宽谅,而即使吴淑珍必须负上责任,以她坐在轮椅上三十公斤的躯体也会得到同情和轻判。但这对夫妻最终还是难逃法律制裁。

目前身陷以280万令吉的超低价购买市值600万独立式洋房泥淖的槟城首长林冠英,也把这桩交易由其妻承担,辩称280万价格是他妻子周玉清与业主彭丽君的默契协议锁定的售价,似乎要撇清本身仗权议价的嫌疑。但纸包不住火,这栋楼在缴交转名的手续上有他的名字,而且是以427万估值。因此,林冠英声称并非产业经纪不知市价,人们同样也不知怎会有如此弱智的说词。

一个男人要在政治圈打滚,背后的女人举足轻重。2013年5月,周玉清配合林冠英的州政府倡导的廉政,为抗议金钱政治猖獗入侵大选的愤怒和不满,而在极乐寺八角亭观音圣像前落发。本身是基督教徒却选择在佛教地标搞政治噱头颇令人暗赞艺高胆大,毕竟,虔诚的信徒都知道本份和底线。而林冠英的政治斗争的手法看来是没有底线的。

当年,周玉清痛斥不应让新一代被灌输予“吃喝玩乐”的文化,而说出颇具哲理的话:“Today we get something, we have to pay back tomorrow”,意思是今天所得事物,明日将付出代价。

时间如果连线对比这句话的真谛,林冠英夫妇当年低价购屋捡到令人惊叹的便宜,冥冥之中就产生今天的政治诟议,使到得一房之廉价,要承担未可预料的风险。周玉清的至理名言的轮回投射在丈夫身上,可谓玄奧。

虽然危机重重,林冠英除了太太之外,如今跳出“红颜知己” 的 业主彭丽君签署法定宣誓书解除各方对房产买卖的质疑。大气的彭丽君有几段书面宣言,在售房上的过程和决定展现了另一面。

她说:“我在2015年决定出售房屋给首长时,我没有考察市场价,因为我认为那不必要。”

“对我而言,首长是备受尊敬的领袖,我以能够出售房子给他感到骄傲。我认为槟城在他的治理下不错。最重要的是,我将房子卖给我尊重的人。针对我以280万令吉出售产业给首长,我没有遗憾。”

“我以什么屋价卖给首长,那是我的决定。我要强调,我没有承受首长或任何一方的压力或被迫以280万令吉出售房子。我是在一方愿卖、一方愿买的情况下自愿出售房子。”

彭丽君的确是双方情愿达致售楼,但这只能替林冠英廉价买豪宅做出一部份的解套,但”感到骄傲”将房子卖给“尊重的人”,而这个人却是首席部长就有点特殊。而身负公职的林冠英接受几近半买半送的大礼,即使是自由市场你情我愿的交易,还是让人搞不明白这股慷慨豪气的背后深情。只能说,成功男人背后有女人固然重要,危难时刻蹦出另一个女人挺身而出,才是命里福星。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4-3-2016

22 March 2016

对林冠英“有罪推定”




槟城首席部长林冠英捲入以280万令吉的超低价,购买市值介於600万至650万的双层独立式洋房的疑云,这个课题的烈焰翻腾对州政府倡导的廉政和透明度无疑是一把猛火。

巫统打昔牛汝莪国会议员沙布丁揭示这宗产业交易存有猫腻。林冠英即时的反应,否定这栋洋房乃豪宅,因为没有游泳池,房龄约四十年。衡量是否豪宅并非以游泳池作为标准,因此,他过后不提游泳池,而把这宗买卖认定是愿买愿卖的公平易。
林冠英解套:“只要当中没有任何胁迫或产生不良影响,销售房屋的合约就如婚姻一样,是由双方决定哪个才是对的价格或谁才是对的伴侣。”

这个比喻犹如确认一宗交易或建立人事关系只要是你情我愿就是合理得无可罝啄。然而,在道德和法律的范畴之内,情投意合仍然受法制约。比如,跟一位未满16岁的少女发生性关系,即使没有胁逼且彼此同意欢好,将面对強奸治罪。同理,首相纳吉26亿献金至今的调查报告是由阿拉伯金主慷慨捐献,纳吉乐见其成,这种施受关系尽管是两厢情愿,但在野党和民间组织仍可穷追猛打,挖掘里头的故事,你情我愿就站不住腳。

因此,林冠英不能粗糙地在这桩买卖说简单的故事。事实上,房产交易的转名手续都需要由税收局派遣估价官员确认房产的市值以便交付印花税。我们假设有关房产估值若400万令吉,这其中的差额就涉及买家的印花税和卖家的产业税。即使这是自由买卖的你情我愿,也得遵循法规行事。但林冠英并沒有一清二楚交待政府的估价到底多少?到底有怎样的故事,也就催化各方悠悠之口的讨伐。

林冠英挑战沙布丁一对一对质,举证他贪污,这种政治辩论的表演无助於他的清白,也无法让群众有一个具体的是非论断。首长初次以书面文告讲解简单的买楼经过而拒绝媒体的提问,在此关健时刻对他甚为重视的回应权犹如自动缴械,使他努力塑造的清廉形象蒙上阴影。此外,他邀请各语文媒体参观英府,不过是要凸显大神棲小庙,对整个房产交易的疑窦并没有任何信服力。

1996年,新加坡资政李光耀和李显龙购买公寓获得折扣受到评议。时任总理胡作栋展开调查。李光耀向国会交待发生折扣的经过。方知在玉纳园公寓和史各士公寓的房产的买主中,有21%买主获得7%或以上的折扣;在史各士公寓的买主中,则有22%获得5%的折扣,不限于李光耀父子两人。经过各方意见和思想磨合,李光耀和李显龙决定将所获折扣全部捐献给政府,吴作栋以他们在购房中所获折扣并无违法或不公平之处而加以拒绝。于是,李光耀和李显龙又将这笔款项赠给了国内慈善机构。李氏父子买房获得折扣,当年并不是以愿买愿卖挂在嘴头上,画符般地草率了结,而是君子坦荡荡体现了正直无私。

回顾2003年香港时任财政司长梁锦松遭人举报“以权谋私”,由於梁锦松在宣布增加汽车首次登记税之前购新车,而作为财政司他掌握更多的信息资源,就被视为“偷步买车,有逃税之嫌”,梁锦松即使为无心之失再三道歉也不受港人宽谅,车税之疑,导致他辞职谢罪。

当年,南方都市报评论员束学山认为,香港公众对政府官员的“有罪推定”的思维习惯是有必要的一种行之有效的监督。官员运用手中的权力必须谨小慎微,把“公权力”与“私权利” 切割清楚。而“有罪推定” 若对公职人员如影随行,将让他们在权力寻租时有犯罪的恐惧,感觉受到到无数眼睛紧盯着而不致於怀着侥悻之心堕入腐败。

林冠英受到极其优惠的待遇买下豪宅,虽然是自由市场的正常交易,但公众“有罪推定” 的合理怀疑仍拂不去的思维集中在:若他不是槟城首席部长,也许沾不到如此甜头。尤其是他常把廉政政治菜色视为个人品牌,更应受到检验。你情我愿的愿买愿卖的解释无异是把公众的判识智商拉到最低水平。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2-3-2016

17 March 2016

免签证高收费的传说




我国对中国游客免签证的盘根错节,背后似乎潜藏着一股力量不受政府管束,对收费予取予夺。免签证也意味自动取消签证收费,然而,如今瞬即以手续费取代并且加价,从调整前的单次入境普通签证收费约75令吉(人民币120元),暴涨至约251令吉(人民币400元);多次入境签证从约140令吉(人民币220元),增加到约313令吉(人民币500元)。它既然不是内阁豁免签证下明文另立的收费条件,何以驻中国的外包公司仍然以签证中心的名义向中国游客鸠收入境手续费,令人疑惑不解。


对中国游客放宽签证条件,当局曾有 猛母三迁 的变更,三度拟出三项有牵制性条规,其欲纵还擒的捆绑举措对中国游客疑虑重重,不咸不淡的免签不具吸引力。但即使有如此议决也决而不行,一直延误推动。直至三月一日全面落实免签和电子签证,却以高幅度的收费宰割中国游客,引起中国网民骂声四起。一些中国团人争一口气取消大马行。


一直有一种陰谋论在业界广传说,如果免掉签证,中国旅游业的中介人就失去替游客代为申办的收费利益,而更重要的是,大马委托的外包公司一站式处理签证事宜所获取的厐大利润就此截断。因此,签证的私营化也涉及朋党的利益输送,为了维护集团的既得利益,欲断难断,搞得乌烟瘴气。


内政部授权Ultra Kirana 私人有限公司管理大马签证办理中心的业务,此次擅自另立收费制度,大有“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的独断运作。但另有一说,这是内政部点头的收费,然而,台湾游客免签免付,对中国游客却收费的双重标准无异是一种欺辱。


旅游促进局主席黄朱强对牟取暴利的手续费大力挞伐,本区域国家如印尼、泰囯、新加坡、韩国和日本等国落实的免签证,带动旅游业收益大幅度增长,印尼於去年六个月内吸引了100万人次入境,比大马全年的190万中国游客增长40%。他对免签证后巧立名目收费直指为世界級笑话,大马赶走了财神。


根据民间组织统计,去年入境的100万中国游客平均每人贡献35千令吉,40亿的消费额惠泽各行各业。政府若对签证另收费用坐视不顾,将直接打击旅游业的成长,明显将因小失大。尤有进者,这将损折囯家行政上的信实。中国政府虽不致於干预我国的内政决策,但可通过外交途径要求阐明收费因国而异的标准。


内政部外包大马签证事务予Ultra Kirana,是否必须满足受托机构的利益,方不致於毁约而须作出赔偿,协议条款至今未明。但是,即便有隐情也必须以国家最高利益为首要考量,重新检讨免签证之下产生的高昂手续费。而有关当局若不大刀阔斧斩断这种金黄银白的关系,就难阻悠悠之口猜测,这其中存有朋党利益输送的勾结。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7-3-2016


15 March 2016

林吉祥倒吉救囯双轨制




参与敦马哈廸策动的“公民宣言” 签盟的行动党不倒翁林吉祥,采用双轨制在这场政争乱局中捞取政治筹码,果然左右摇摆自成一挌。在敦马这边,尊奉推翻首相纳吉为前啸;走回希望联盟阵营,依附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的议程,即在拯救大马的行动下,释放安华是首要任务,倒吉居次。林吉祥对所谓的“救国” 大方向孰轻孰重态度暧昧,至今游走两头。

近期政途迷茫的慕尤丁放话,公民宣言的首要任务是撤除纳吉的相位,其他改革诉求留到下一阶段进行。这似乎要阻截公正党提出释放安华的议程跑在前头,骑劫原意。而净选盟2.0中央委员会对主席玛丽亚陈的签盟快刀斩乱麻,切割为她是以个人身份参与,净选盟郑重声明将不涉及该宣言,也不会使用资金支助。公民宣言运动正起步筹策如何达致目标,但内部却各有暗病隐疾并且各怀鬼胎,如何整合步伐向前迈进有待观察。

林吉祥面对的苦困是,与宿敌敦马在剪不断历史背景的逼害关系下自动缴械,迎奉了敦马的心计。在此之前,他非要敦马对22年掌权犯下的错误道歉不可,作为加入拯救大马的“投名状”,然而,马爷不瞅不睬,绝不认错,林吉祥最终弃置设下的条件和个人原则,热脸贴住冷屁股。

一股舆论斥责林吉祥自辱尊严,与他数十年口中的政治魔头拥抱,细思极恐。因为敦马曾使用高压法令囚禁他和儿子林冠英,林吉祥表示不再抱怨怀恨,如此一夕之间产生的宽宏大量即使党内也没有人高呼“老佛爷英明”,但都不否定与魔共舞是权宜之计的政治正确。为了表现继承父亲的宽恕基因,林冠英以“个人恩怨” 为由不计前嫌不对敦马究责也令人儍眼,因为林冠英凡事责怨的狭隘气度从不知宽谅,这次的胸襟似乎是隆乳丰胸而成一亮点。

林氏父子遭敦马政治蹂躝,无庸置疑受到华社的同情而予以支持并对抗巫统。林冠英自2008年在槟城扬名立万,仍不忘自称为“铁窗首长” 唤醒人们记忆他为了社会公义而入狱。从政治成本而言,这对父子的牢狱之灾已在华社力挺之下获得补偿,今天的政治地位甚至是荣华富贵,当年同在內安法令遭拘押的109人的政党和社运领袖如今的际遇无人可以攀比。对比所失的“俱往矣”和所得的前程似锦,父子俩都可云淡风轻扮起神圣谈宽容,但华裔选民的多年同情心也都倒入了沟渠。

林吉祥从政的强项在於见缝插针,敏锐地利用似是而非的议题哗众取宠。他玩弄公民宣言,如今再开战线寻求纳吉的合作加入体制改革,并声称国人会原谅他,但他到底代表多少国人宽恕和替纳吉消灾解难,也许他当领袖时日太久,思想膨胀得麻庳。林吉祥布下这个仁慈的政治陷阱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但他志在表演获得廉价宣传,纳吉的智商只能当林吉祥的建议是废话,否则就自投罗网。

一个公民宣言倒吉救国,阵容虽大却是一伙宿敌凑合着起义的情怀,加上各党各自的算计,再加上搞双轨制的林吉祥耍计玩术,敦马要如何行军作战铲除纳吉的相位,只怕是马失前蹄。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5-3-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