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February 2016

卸下女装脱掉袈裟 ----记林雪乐



 
虽然挨过多次的手术刀,我的弟弟林雪乐(清吉)挨过60个年头,已因心臟病骤然离世。
他这一生自小因心脏有孔而动过手术,每年按时到马大医院检查,过的是生死交集,前路难料的战战兢兢日子,但他还是从容自在,而且从不自怨自艾,对外文弱,却蕴孕着坚强的生命力。

他高中毕业后,我曾许诺他到台湾深造,但他选择到建国日报当校对,后末升任副刊主任。
我至今还摸不透他生理和心理的变幻,上世纪约七十年代,他突然以发抖的语气向我表明心迹要施手术变为女性,整家人为他一个堂堂男儿外表的内心世界十分惊愕,一时接受不下来。

但是,由於他的坚决,我陪他到马大医院変性专科医生寻求谘询。医生说,一些人切割后一两年想变回原来的我已无可挽救。为了缓冲他一心顺倾向变为女性的渴望,建议他可在服装上有完整的女性特征,作为一种观察和容后计议。因此,数十年前他以女装上班和社交,虽然少不了圈内窃窃私语。我个人置若岡闻,主要是体谅他身心上的挣扎。这也使到我领会到不要轻易去非议别人的性别倾向,当你属於无病状的常态时请自庆幸,但不妨挪出一份关怀之情去看待别人无奈的选择。也因此,我比任何人更谅解近年来风起云涌的的同性恋问题。

20年前,雪乐在双威公寓因脑溢血而紧急进入马大,当天,一位替他动手术的马来专科医生表明这是在马大最后一手术,次日将调离他处。当时我签字认同,知道存活率只有五十五十,即使活下来也有后遗症。在昏迷近一个月后苏醒,他的脑部留下深刻的疤痕,眼珠走位,经过他遍寻中医针炙,才留下一只斗鸡眼。

雪乐一生不断寻求突破,曾出任唱片公司公关,写过歌词,出版散文集讲述与病魔奋斗的历史作为对他人的激励。虽然他外表和言行温和,但内心的自主性强悍,脑溢血过后他恢复男装,多年前他突然剃度出家,一度令我的长兄向我落泪痛哭,但我安慰他,雪乐既然人生坎坷,能遁入空门自寻静心世界也是一种缘份。但不到几个月他就还俗,他对我说,因心脏弱而不堪和尚之间的内斗,毅然脱下袈裟。

近年来,他生活重心落在面子书,与新交旧识常有网聚,最后的岁月留下一群知心朋友,看到汻多朋友为他落泪,心中惆伥,为他活得很有尊严,感到骄傲。

中国报 13-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