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February 2016

冻结外劳再度虐待雇主




政府一口气冻结输入外劳,包括激起舌战十多天的150万名的孟加拉外劳也腰斩,此举显然是恼羞成怒,对各方反弹的无形报复。人力资源部长里察烈刚与孟加拉以政府对政府形式签署聘用客工的意向书,隔天就喊停,这急速煞车几乎是不顾国家信实和形象。

此一冻结令,不论是为了要探讨外劳准证收费和人头税,但都具有教训的意味,似乎要通过刁难,制造焦虑反应,让许多领域的雇主先尝尝劳工的缺乏的苦头而呻吟,然后当局就可以俯顺民情的需求,合理化三年引进150万孟劳的计划。

副首相兼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公布引进150万孟劳,各方对这个数字颇为惊讶,而他也面对舆论责难的压力。各方评议普遍认为即使是各领域的劳力需要外劳填补,但政府无法以统计数据证明未来三年需要如此厐大的“劳”军。扎希只解释,辛苦、危险和骯赃的3D工作,本国人坚拒多时,所以必须借外劳之力填补。但这已是老生常谈,我国实际上已“囤积”了2百万合法外劳以及4百万滞留和偷渡的非法外劳。

人们对孟劳敏感和抗拒,主要是政府对肃清非法外劳年年都有新的见地,但由始至终无法交出成绩,非法外劳四处流布构成社会问题,执法上走一步看不到下一步。而在多年前,时任副首相的慕尤丁曾掌管6P的外劳漂白计划,当年信誓旦旦耗资数亿令吉展开漂白,以为可以斩断祸根,但是,姿态再多,结局还是一样令人心塞。

最近老调重弹,要漂白黑工,就地合法化滞留的外劳,并提出优惠和宽待条件,但各界反应冷淡,盖因政府不论取缔雇主或外劳,虽有严刑峻法侍候,但多年来剑未出鞘而无镇慑之力,侭管移民厅执法队伍偶有佳作逮捕在工地宿舍藏身的外劳,但这冰山一角的惩治只是象征性的点缀,非法外劳本着人在江湖飘,预了会挨刀,根本不当一回事。

政府管控外劳的种种措施已彻底失败,尤其是近年来面对印尼为其输出的外劳和女傭提高待遇和条件,政府分别从孟加拉、印度、柬埔寨、巴基斯坦、泰国、斯里兰卡及越南七个国家引进外劳,以应对印尼当局动辙就威胁停止供应劳工。而既然已开拓了供应源头,也就具备通过新的机制管理合法外劳和整肃4百万非法外劳,为何政府不趁此良机加大力度逐步驱逐印尼非法外劳 ,令人纳闷。

大马职总和许多非政府组织群起数落阿末扎希引进150万孟劳的夸张手法,但人力资源部长里察烈已否认这个数字,表明所签署的备忘录是按照市场的需求聘请孟劳。而这两位部长南辕北辙各自表述,究竟谁的话可相信和消化,没有一个准。

政府的外劳政策朝令夕改,实际上已没有可资遵循的政策。依赖劳力领域的雇主常因政府部门各施各法的乱拳被整得团团转。像这次没有说明因由让人信服的冻结令,牵一发而动全身,已令业者的正常营运造成冲击,饱受折腾的业者将又再联袂上书陈情,对数十年如一日被虐待的窘境重复申冤。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3-2-2016